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八百一十五章莫非是『生』了

第二千八百一十五章莫非是『生』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葉凡琢磨了一陣子,問道:「專家您好,你們的ct掃描以』及x光片上是否有發現她的腦部經絡中有著許多的黑色斑點?」

「沒有發現,片子我們已經拍過好多張了。只是感覺到她的腦部被什麼堵塞住了。

不過,腦部是人體最複雜的部位,這個地方不好動刀子。院里分析過後覺得會出現兩種情況。

動手術的話可能會讓她能走,但是可能從此後會失去意識,說清楚點就是傻子。

不動手術的話她長時期內就是將處於這種狀態。什麼時候醒轉完全不可預測。

結合一些武學常識,我們想,是不是遭到了暗算。如果是如此的話我們就無能為力了。

不過,病人已經有幾個月身孕了。如何的保全孩子也是一個相當棘手的問題。

如果病人一直就如此的話,恐怕孩子無法順利降生。而且,病人這種狀況對孩子是相當的不利的。

胎兒在母體內的成長發育跟母體有著莫大的關係。只是現在情況就這樣了,只能是盡最大努力保住。

要不,如果從病人安全方面考慮能否考慮流了胎兒。只是胎兒太大了,就是人流也太危險了。

因為病人處於無意識狀態。」老專家詳細的跟葉凡分析道。

「你也是哪裡面的人?」葉凡恍然大悟。我葉老大的孩子當然會不一樣,圓圓又有身手。

「嗯,我是科能組的專家,是專門研究病理學一塊的帶頭人。」專家走過去關閉了監控設備,小聲的講著點了點頭。

這重症監護室是隔音的,而現在就剩下葉凡兩人,倒也不怕什麼人聽到。

「我檢查過了,以我的能力無法解開那種暗算。對方實力非常的強大。強大到令我都顫慄的地步。」葉凡點了點頭,因為剛才試著衝擊了一下,發現那斑點居然會反射回一些煞氣來。

反倒把自己的內息給刺得隱隱作痛。因為在腦部,葉老大又不敢逼得太緊,怕傷著喬圓圓。

而且。葉凡發現。在逼過內氣之時,喬圓圓居然皺緊了眉頭,好像很痛的樣子。所以,強行打通裡面被堵塞的經絡這一點是行不通了。

因為自己功力層次還不夠。如果是比暗算者功力高,在打通的時候還要保護就能順利解開這些了。

「保住胎兒,更要保住大人的生命。我想,病人雖說處於無意識狀態。

但是,營養方面我們每天有調理好。對於腹中胎兒的成長並不會造成過大的影響。

而且,已經九個月了,差不多快生了。還是堅持住。老專家,他是我葉凡的孩子。請您們多費心。」葉凡嘆了口氣。

「我們明白,吳組長跟龔組長都專門交待過我們了。我們每天都有一個專家過來隨時觀察情況。

既然將軍您不贊成成人流,哪咱們就保吧。我相信將軍這樣的福將老天都會眷顧著你的。」專家說道,「而且,我們發現了一個怪異的現象。

似乎喬小姐肚內的孩子跟普通人孕育發生了些差別。按普通人的進度,下個月差不多可以降生了。

不過。我們專家組研究過,可能你的孩子會不會懷孕上11個月都難說。

這在醫學界來講簡直就是個奇蹟。不過,我們只是猜測,到現在時間沒到我們也無法判斷真假。就讓事實說話吧。」

「是男孩子還是女孩?」葉凡問道。

「將軍喜歡男孩還是女孩?」專家問道。

「都喜歡。」葉凡講道。

「那恭喜將軍你了,龍鳳胎。而且。胎兒長勢喜人,個頭不小。」專家說道。

三天後,軍醫總院在紅葉堡把葉老大的卧室給改裝了一下。其實也沒多大必要。無非是安裝了氧氣瓶以及一些應急等設備。

當然,房間的改裝更趨向於有利於病人健康方面了。至於錢。軍醫總院說是那邊給全額報銷。

自然指的是a組了,而且。軍醫總院派得有兩個經驗特別豐富的護士長輪流守著。而婦產科方面專家隨時待命。

喬遠山全家都過來過了。他把葉凡拉到了書房。准岳父跟葉凡喝了一泡茶。

「今後你有什麼打算?」喬遠山問道。

「只能等待了,不過,我會想盡一切辦法。但是,我也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圓圓的情況很複雜,急不來,慢慢來。」葉凡態度堅決。

「唉……」喬遠山嘆了口氣,沉默了一陣子,說道,「圓圓這邊你有請專人看著,問題不大。而且,我們也會經常過來。男兒以事業為重,可別把工作給荒廢了。」

「不會的,年過後我就返回同嶺。那邊的事還很多,也走了大半年了。也不曉得風州引資搞得怎麼樣了,還有那條路建好沒有,天風渠搞好沒有……」葉凡說道。知道急也沒用,要解決喬圓圓的事就必須請到高手才行。

自己雖說都12段位了,但還是不行。看來,這下手之人功力高到何種地步,葉老大想起來都頭大。

而且,葉老大首先懷疑的就是華山的蕭瑟一。此人是半先天境界,他暗算圓圓的話自己還真是解不開了。

因為,那人問到了盒子。估計就是丑無端搶走的那個盒子,丑無端還死在了那盒子上。

至於蕭瑟一怎麼樣追到自己這裡來,估計那傢伙有什麼秘術,估計當時在跟他動手時給他下了手腳才追到了紅葉堡的。武林中一些古老門派有些秘術不為外人知曉也正常。

一啄一飲當由天定。

「你還不知道吧,你現在已經被解除了同嶺市委書記一職,而風州那邊也不用兼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