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八百一十八章費家的安排

第二千八百一十八章費家的安排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24x7小時不間斷快發此小說「從那位神秘高手先前的做法來看,他並不想傷及無辜。而他的目標是想找到葉凡要什麼盒子。

即便是下陰手暗算了喬圓圓,無非她就是一個籌碼的作用罷了。

而且,我還真想會會那位高人。即便是傷在他手下也值了。青山,人活一世,總得有個盼頭跟念想。

我都一百來歲了,還有幾年活頭。這把老骨頭能在最後些日子裡能發生點什麼,也不枉來人世一次是不是?」費棟很豁達,看得很開。

「我有些著相了,大伯住這裡也好。我也會時常過來走走。跟小葉隨時切磋一下也能有進步。」費青山講道。

費青山其實並不是特別的老,不過剛到七十齣頭罷了。以他的身體狀況,再活上三四十年應該不成問題的。那當然,關鍵是不要受危及生命的重傷。

不久葉凡飛奔而來,手中拿著一盒子。

「太師伯,這是我當時從蛇身上弄回來的。是先前殺的一隻,那隻蛇小一些,就小水桶粗大。

不過,在它體內也發現了這枚東西,就兩粒黃豆大,您現在剛好跟我比試過。

正是身體機能全面鋪開的時機,服下它效果估計會比平時要好得多。」葉凡恭敬的把盒子遞了上去。

費棟也沒客氣,接過盒子打開了。看了看那枚像蛇膽的東西,突然搖了搖頭,說道:「葉凡,這不是蛇膽。這個,我聽師傅講過,這應該叫『蛇寶』。

這種東西太珍貴了,至少得500年活頭的蛇才有這種。它們活得太久了,日積月累,天天吞吐日月之精華。

比如喝露水也是一種積蓄的好辦法。500年才形成這麼比跳棋珠子還小的一枚蛇寶。

很不容易。你想,有幾條蛇能活到500年。其實,像這種東西,長壽的動物身上都有。

比如烏龜。如果活了500年以上它的體內肯定也有這種東西,那就叫龜寶了。

聽師傅講,這個,有點像是古代神話傳說中的修練金丹大道的道士們身體內出現的金丹。

不過,那些只是傳說。師傅講也從沒見過神仙。這世上應該沒有神仙,只是神秘傳說罷了。

比如。古代倒是有先天再上去的高手。叫什麼我也不清楚。估計是古人把這些高來高去。一滑空就能去到幾里之地的人當成陸地神仙,認為他們會飛了。

其實不是飛,只是內氣運用到極致的表現罷了。」費棟講著,把盒子遞向了費青山,講道,「青山,你要去那神秘島,把它服了。

雖說這枚蛇寶不大,但是。有我跟葉凡相助,沒準兒你還能上一個小台階。

你現在是11段第二個層次,如果能一舉衝到頂階,這對於你怪島之行也有幫助。」

「不行不行!還是大伯服了。我這身體沒事,就是多一兩個小層次也影響不大。」費青山是堅決不接盒子。

「你想想,你去後如果能殺到蛇不就能為我找到更好的了嗎?青山。你可是要挑起費家大梁的人。不能有任何的閃失。」費棟一臉嚴肅。

「大伯,您不用講了。這蛇

寶我絕對不會吃的。還請大伯馬上服用。葉凡講這蛇寶已經放了幾個月了,就怕再放下去會壞了就可惜了。」費青山還是直搖頭,堅決不肯。

「那好,我吃了。」費棟知道自家這個侄兒的秉性,他決定的事八匹馬也拉不回來,乾脆往嘴裡一送就吞了下去。

不久。費棟有反應了。

臉色變成了紫色,費青山緊張得很,小聲問葉凡,當初是不是也是這種狀況。

葉凡搖了搖頭。說是當初自己是迷迷糊糊的那曉得自家是什麼樣的狀況。

費青山更為擔心了起來,不過,也沒辦法。

費棟全身都變得有些紫了起來,不久,他整個人在樹林里轉竄了起來,當然是帶著輪椅的。一會上一會下一會左一會兒右的。

搞得費青山跟葉凡的心也跟著七上八下的,要是把費棟給弄死了那費家還不拔了自己人皮,葉老大更為緊張。

有些後悔自己太魯莽了。也許這蛇寶跟自己吞下的那個不一樣,沒準兒有毒。

或者說自己身體有抗毒能力所以沒事,費棟就不行了。

整整五個小時過去了,費棟終於消停了下來。而那特製的輪椅也給他撞得成了一堆廢鐵。

費棟盤腿坐於地下,不久,頭額處居然有絲絲淡淡的霧狀東西冒出來。

「難道是五氣朝元,太師伯達到三花聚頂的境界了?」葉凡一時大驚,鷹眼掃描著費棟頭上冒出的一些淡淡的氣感覺實在是怪異。發現這氣好像有三種顏色,葉老大也搞不懂。

「聽說三花聚頂,五氣朝元就是先天的表性。」費青山也拿不準,不過,此刻擔心倒是沒了,剩下的就是喜氣了。

如果費棟真能成功邁入先天,那對於費家來講還真是一大福音了。

「這不是三花聚頂,倒是五氣朝元有得一講。不過,我頭上的氣只能算是三氣,還沒到五氣。一旦五氣朝元的話就能真正的達到先天境界了。」這時,費棟睜開了眼,笑道。

「太師伯什麼感覺?」葉凡有些緊張的問道。

「不錯,剛才一瞬間居然讓我摸到了突破到真正的先天境界的一點門檻。

別看只是一道門檻,但對半先天武者來講太重要了。我估計,在你的蛇寶相助下,我已經到了半先天大圓滿境界。

就差一步了,我很有信心啊,沒準兒這輩子還真能踏破先天的門檻。

而且,我已經有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