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八百二十章厚著臉皮先整過去

第二千八百二十章厚著臉皮先整過去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這貨心裡叫道「太快了吧!這手快得,要是攻擊人還真得小心點了。」

雪紅對這玩意兒不感興趣,因為她有童子臉,小妮子又重提舊事了,問道:「蝶姐姐,你剛才還沒解釋清楚呢,我講的左貴妃怎麼又錯了?」

「當然錯了,古代是分四宮的。也就是東宮西宮南宮北宮,稱為四大娘娘。而東宮娘娘就是皇帝的正妻。而妃子的地位可是比娘娘們要低一個層次了。」費蝶舞一講,雪紅馬上叫道,「不行不行,那就是娘娘了。

我是右娘娘,你是左娘娘。圓圓姐是正宮娘娘。哈哈哈,那個壞人鳳傾娍咱們不讓她第三者『插』足。

她真要來的話咱們給她一個『丫頭』名位就是了。到時給我們端端洗腳水泡泡腳也好。」2820

雪紅一席話出,葉老大心裡扒涼扒涼。鳳家那公主給你洗腳,再給你編排下去我葉老大豈不成了你們的搓澡男。

三十六計,溜為上策。

「你們忙,我有事先走了……」這傢伙趕緊是溜了,這次還真是抱頭鼠竄的。

後邊傳來裡面幾個女子那咯咯如母雞下蛋樣的聲音來。

「一千五百隻鴨子,真是吵死啦。」才停下腳步,又傳來梅天傑的聲音。

「書生中文網對了!」葉老大點了點頭。

既然寧志和回來了,那就得抓緊。再過三天就過年了,到時恐怕來拜訪人家寧代書記的達官顯貴們多如過江之鯉。

晚上的時候,葉凡先通過寧和和打聽到了寧志和就在家,那是馬上提了兩瓶酒直奔寧志和家裡而去。

來過二次了,小葉同志也是輕車熟路。寧志和住的是以前單位分的房子,現在雖說調到天雲省了,但中組部並沒有收回他以前住的地方。

「是小葉啊,進來進來。」寧和和跑來開的門,門一開就聽到了寧志和那熱情的招呼聲。寧和和朝著葉凡比了個手勢,意思咱給你『美言』過了。

葉凡作了個明白並且感激的意思。

寧和和又比了個『抹臉』的架勢。葉老大差點直翻白眼。心說這妹滴還真是貪啊,剛才要了二顆居然還要,不過,這貨馬上比了個暫時沒有『葯』丸了的意思。

最後,換來寧和和一張『白眼』才放過了葉老大。

「費姨。這裡還有幾顆。就是前次給你的那個。這次的品質比前次的更好。」葉凡一邊擱下手中的五星茅台一邊笑道,這邊又從皮包里掏出了一個盒子。

「這怎麼使得,都是自家人,不必要送這麼珍貴的東西。」寧志和的老婆費香玉還要假意的推託一下。

因為葉凡的師傅費方成的關係。以及葉凡也為費家出戰打敗了橫斷家,因此,寧家對葉凡還是相當不錯的。把他當親人後輩一樣的看代。

「都是一家人了費姨還講這個就見外了。」葉凡笑道,把盒子輕輕的擱在桌上。

發現費香玉的眼神卻是盯著那盒子。知道這『女人必殺』還真是有用。居然連四十多的費香玉都能『滅殺』了。

「媽,你不用我用。」寧和和像兔子一樣跳過來就要搶走盒子。2820

「誰說的。前次隔壁的劉姨看我有些變化就問了這事。我當時嘴一大還講要送一顆給她試試呢。你這丫頭就別再添『亂』了,放開手。」費香玉輕手輕輕的拍了拍女兒的手背。

「是劉司長是不是?」寧志和擱下報紙,『揉』著眼睛,笑道。

「慢著,寧叔,我來給你『揉』一『揉』。」葉凡突然起身到了寧志和身旁。

「馬屁蟲!」寧和和在一旁不屑的哼了一聲。

「咱這是盡些孝道,師傅還沒回來,我給寧叔『揉』『揉』又怎麼成馬屁蟲了?不能盡孝道於師傅,本來心裡難過。不過。這孝道我暫時轉給寧叔又有什麼錯?」葉老大這臉皮堪稱厚過大鐵鍋。而且,打滴自然是悲情牌了。

「唉,方成還沒消息。」果然,寧志和一聽,嘆了一口氣看了葉凡一眼。眼中閃著一絲絲疼愛,說道,「好好乾,方成回來能看到你有成就他心裡肯定會特別的高興的」。

這葉老大的效果也就到了。

葉凡把蛇膽製成的粉末抹於掌上隔空『逼』向寧志和。然後輕輕的『揉』拿了幾下。

因為,葉凡發現。用大蛇的蛇膽磨成的粉末塗於人的眼睛上居然能起到清新明目的特殊功效果。並不一定要服下去。

而且,直接塗於眼睛處效果馬上就會顯現,並且,葉凡試驗過,沒有一絲幅作用。

果然,葉凡一收回手掌。

寧志和一張開眼,訝然道:「你這一『揉』效果好久不錯嘛,這難道是你們這些高手的一種『揉』『穴』的手法?」

「寧叔講對了一半,其實,剛才我是用了蛇膽合在內氣上給你『揉』的。不過,這種法子有點局限『性』,那就是要高手隔空用內氣塗抹,因為,內氣能中和『葯』『性』並且使得『葯』『性』發揮到最大境界。普通人幹不了。」葉凡說道。

「這做一次效果能保持多久?」寧志和興趣得很。

「大概一個月吧,當然,有的時候也要因人而異。比如你的身體狀況好的話保持的時間就長一些。不過,大體來講就一個月左右。而且,用得越多效果當然就越好了。」葉凡談起了養生之道。

對於這方面寧志和知道葉凡是個高手,倒也贊同其觀點。當然,要拋話題就先下出點『『葯』引子』才行,不然的話直接講『擦邊球』的事也不太生硬太功利了一點。

這就是講話的『硬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