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八百二十五章這老傢伙是誰

第二千八百二十五章這老傢伙是誰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葉凡家裡人就來了大哥葉強,妹妹本來是要來的。不過,葉凡怕把二老都給逗弄來那就麻煩了。所以,沒讓他們過來。

葉子奇帶著老婆回京城老岳丈家裡過年。

不過,很遺撼的就是葉子奇的生母的情況並不樂觀,還是瘋瘋的樣子神智不清楚。

葉凡專程回了一趟水州,想用金針刺穴之法打通她腦部經絡。不過,限於功力不足最終於葉老大還是放棄了,主要是怕對子奇的母親造成更大的傷害。

這過年在京城過,葉子奇乾脆把母親接到紅葉堡跟自己一起過年了。

在年夜飯還沒開始前葉凡又接到了母親的電話,自然又是在電話裡面關於跟喬圓圓的婚事問題又嘮叨了一陣子才擱下了電話。

奇怪的就是李龍也來了,還講是老爺子叫他過來一起過年的。不久就接到李嘯峰電話,說是把李龍交待給自己了。

葉老大暗暗吃驚,李老這意思可就相當的玄妙了。似乎有叫李龍加入葉系圈子的意思。

李龍對葉老大顯得很尊敬,一直大哥大哥的叫著。連狼破天在一旁都感覺肉麻。

估計嘴裡在腹誹著你丫的歲數比葉凡還要大上好幾歲,居然大哥大哥的叫個不停。也不嫌寒磣著了。

齊振濤跟葉凡的交待就是「好好管管齊天這小子,不然要翻天了。」

至於盧偉,她姑姑盧明珠也打了電話過來問候。

陳軍自不必講了。因為岳父段海天本來就是葉系最核心的骨幹之一。

他跟鐵占雄是目前葉系最高級別的兩位幹部。

因為,晚上能到紅葉堡的全都是葉系的骨幹成員。

晚上,紅葉堡擺上了滿滿的一大桌子。

雖說不是十分的瘋狂,但是,大家喝得很親密。就像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喝酒似的。

估計是喬圓圓的緣故,氣氛搞得太活躍也不大好。所以,大家都是在有克制性的吃著年夜飯。

「老狼,今後有什麼打算?」葉凡泯了一口茅台,隨口問道。

「現在想也沒用,不過。那邊的工作肯定得移交出去了。只是一下子找不到合適的人選。

所以,暫時還閑掛著的。不過,年過後應該上頭有交待了。這樣一直下去也不是個事兒,我還真是煩了。」狼破天有些鬱悶,對於這種練武狂人來講。

由十段位一下子跌到了三段頂階境界,連a組的門檻都跨不過去,實在是令人難以接受這種殘酷的打擊。

幸好狼破天心境還不錯,不過,葉凡曉得他是怕自己難過。在硬撐著裝給大家看的。

「總要作好最壞的打算。我看,換個工作也就換個口味。整天吃一樣的東西也會膩著了。」鐵占雄安慰著看了狼破天一眼。笑道,「你的這種心境我最能體會到,因為我是過來人嘛。

當初我也一樣跟你焦燥不安甚至惶恐迷惑。有一段時間一點都提不起勁頭,覺得生活都沒多大意思了。

那段時間消極到了極點,甚至有種脫出紅塵出家為僧的打算。現在想想真是有些可笑得很。」

「那倒是,不過,你現在公安部跟原先的工作大同小異,倒也能說得過去。這種區別不是很大的工作能很快的適應過去。」狼破天講道。

「老狼的話如果去干其它的估計是不行,比如政府部門。就他那性格估計處理不了許多事。生氣起來把人給整殘了可不大好。比如群眾事件是不是?所以,還是公檢法或者是軍隊比較適合老狼過去。」張雄講道。

葉凡看了看張雄跟狼破天,突然一震,有些呆住了。

「我說葉老大,咱這臉上可沒長花兒,又不是大大的花姑娘滴,你盡瞪著俺發傻幹嘛滴。這裡美女可不少。要瞪也得瞪蝶舞妹子是不是?」狼破天居然會打趣,朝著剛端著菜進來的費蝶舞就開起了玩笑。

費蝶舞一聽,臉蛋兒頓時就紅了,白了狼破天一眼。笑道:「狼哥盡拿小妹開玩笑,我這平庸之姿哪能入人家葉哥的法眼。人家啊,要的是天上的仙女兒。」

哈哈哈……大家全都瘋笑了起來。

葉老大有些尷尬,不好意思摻和進去。不然的話也不曉得會被大家編排成什麼樣子了。

那估計會越描越黑,因為,狼破天齊天等人從雪紅的嘴裡曉得了費蝶舞是過來照顧喬圓圓的,一個個眼神都有些怪怪的。

對於雪紅的口無遮攔葉老大也無奈,不過,這小妮子其實懂事,不該講的那是一個字兒都不會吐的。葉老大甚至懷疑,這小丫頭是不是沒安什麼好心。

「人家蝶姐姐可是咱們的左娘娘。」雪紅果然吐話了,一句話出來,差點把葉老大嘴裡的酒給噴了出來。

這廝趕緊說道,「別亂講雪紅,這個可不能開玩笑。」

「我是右娘娘,可沒亂講的。」雪紅一臉認真的講道。

「什麼左娘娘右娘娘的,葉老大,你這可是有納後宮之嫌啊?」齊天開始來了。

雪紅這妮子居然還搶著解釋了一番,頓時,大廳里里的笑聲震得牆壁都嗡嗡震響。先前的剋制現在早飛到瓜哇國去了。

「我這哪有錯,葉哥哥可是大能人。古代的皇上還有三宮六院七十二妃,葉哥哥就納上東南西北四宮也不算多的。誰叫你們沒那本事,葉哥哥就不一樣了。我們都願意的是不是蝶姐姐?」雪紅一臉正經,說道。

鐵占雄等人想笑不好意思笑,怕費蝶舞下不來台,互相古怪的看了幾眼,肚皮差點給憋得發痛了起來。

費棟倒也坐在大圓桌的上方,不過,他不苟言笑,坐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