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八百三十章你才是農夫

第二千八百三十章你才是農夫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葉哥,由政務院的國資委或其它部委直管的央企全國也不過一百多家。

而其中大多數的企業老總只是參照的是正廳級別。而一部分是明確為正廳級別,享受的是副部級待遇。

而真正的參照副部級別的央企業全國不會超過六十家。在天雲省境內就三家。

它們分別是華夏重型機械集團公司,紅鋼集團公司,西南電氣集團公司。

華夏重型機械集團公司位於天雲省陽雲市,距離省會榮城市也不過就七八十公里路程。

該公司始建於1965年,1982年投產。截止2005年末,總資產近130億元,在冊職工一萬三左右。

2002年,該集團公司被國家列為「關係國家安全及國民經濟命脈」的48家重要骨幹企業之一。2002年1月起資產財務關係上劃財政部。

2004年1月由政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管理……

而紅鋼集團公司位於天雲省柳新市,建於「三五」時期,是我國戰略後方最大的鋼鐵聯合企業之一。

紅鋼集團所在的柳新市蘊藏極其豐富的釩、鈦磁鐵礦,釩、鈦儲量居世界前列。

與其共生的鈷、鎳、銅、錳等十多種稀有金屬元素的儲量也十分驚人。

這裡還有著巨大的水能和焦炭資源,為發展鋼鐵工業提供了便利的條件。

該集團公司也是由政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直接管理的中央企業。

四十多年來,紅鋼集團依託柳新市豐富的釩鈦磁鐵礦資源優勢,依靠自主創新推動鋼鐵釩,實現了產業的跨越式發展……

西南電氣集團有限公司從1963年第一個企業騰州水力發電設備廠建立起。

經過50多年的蓬勃發展,已經成為華夏最大的發電設備製造和電站工程承包特大型企業之一。

是黨中央確定的涉及國家安全和國民經濟命脈的58家國有重點骨幹企業之一。

是政務院國資委批准改制設立的國有獨資企業……」藍存鈞一邊把材料遞給葉凡一邊詳細的說道。

看來,對於葉老大交待的事他頗為花了一費心思的。這些材料居然牢記於心。

「老弟,資料如此的齊全,你費心了。」葉凡一邊接過材料一邊說道。

「葉哥,這三個大型企業效益都不錯。你了解他們到底是為了什麼。這個,我琢磨了許久了。難道葉哥真要到天雲省過來了。莫非是擔任省長助理,分管這三大企業不成?」藍存鈞問道。

「老弟你糊塗了不是?」葉凡笑道。

「糊塗,是我猜錯了。」藍存鈞居然有些失望。

「這三大企業都是政務院下屬部門直管,我即便是到天雲省任省長助理也無權管得了他們是不是?」葉凡淡然而笑道。

「倒是我著相了。」藍存鈞點了點頭,突然眼神一僵,說道,「對了。葉哥你可是講省長助理,莫非你真要到天雲省任省長助理。那敢情好了,咱們兄弟又可以聚在一起開創一番大事業了。」

「別瞎猜,天雲是大省,這省長助理很可能是正宗的副省級別。你看我有這資歷上去嗎?老弟,你有些糊塗了。」葉凡說道。

「也是。的確是不可能的。去省委任副秘書長還有可能的。寧書記在天雲,倒也有這種可能。那也不過是一個過渡階段,幹得幾年就能順利扶正了。到那個時候葉哥可是天雲大省的幾大巨頭之一。還得多照顧著老弟我啊。」藍存鈞笑道。

「你老弟還真是太抬舉我了,就我這年齡,資歷,想坐上天雲那幾把交椅,那只能是痴人說夢罷了。別瞎猜了,這事一點著落沒有,先恕我賣個關子。」葉凡神秘一笑。更是引得藍存鈞心裡火急火燎了起來,說道,「咱們可是兄弟,有好消息提前讓老弟我分享一下這年過得也舒坦是不是?

再說了,我去天雲也大半年多了。對於那個地方肯定比葉哥要熟悉。

葉哥真能過去,擔任什麼職務的話我也能把這個行當或部門的東西多打聽一番。

到時搞份更詳細的材料過來豈不是更好?」

「別折騰了,這事過段時間自然會告訴你的。」葉老大是堅決不講,藍存鈞只好鬱悶的回去了。

爾後,葉凡打了電話跟鐵占雄。倒是把打算都給講了一遍。

「這事還真有些邪門啊老弟。這三大企業效益都不錯。你過去能給你一個什麼位置。

我想。想坐上一把手交椅那是不可能。上頭不會放心讓你這個沒在企業呆過的同志去掌握這麼重要的大型企業。

如果說是二把手的集團公司總經理也有些玄乎。很可能會給你安排一個副總兼黨委副書記。

這樣一來也是參照副部級別。不過,那日子就成了混了。想建功立業跟政府部門比可就差得多了。

到時。我怕你老弟自個兒就呆不住了想換地兒。可是一旦栽進去想立即就抽身那也是不可能的。」鐵占雄畢竟眼光獨到,講的話倒還真有些可能。

「是啊,原本想寧書記會不會搞個爛攤子給我接手。到時干出成績來寧書記面子上也有光彩。

而寧書記還『代』著,他推薦的人能有大成績對於他由『代』轉正也能起到一點錦上添花的作用。

如果去效益好的企業而又擔任副總,還有什麼搞頭。只是,不是去這三家也不可能。

天雲省又僅這三家企業是副部級別的。部不可能折騰個正廳級別的企業給我干。」葉凡講道,也是十分疑惑不解。

「那是絕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