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八百三十四章葉家真是藏龍卧虎之家啊

第二千八百三十四章葉家真是藏龍卧虎之家啊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他,叫田江。不是在晉嶺,他在京城工作。」葉凡說的全是實話。

「田江,好像沒聽說過。」陳開明想了想搖了搖頭。他這種層次的人自然接觸不到這個了。

葉凡有些尿急,就進衛生間放一把去了。

「吃菜吃菜。」葉辰西招呼道。

就在這時候,外面傳來一道聲音道:「老葉,在家嗎?」

「是楊書記啊,快請進!」葉辰西一聽,趕緊站出來往門外走去。

發現古川現任縣委書記楊晨正站門側外邊,秘書正提著幾個禮品盒子。無非就是些煙酒以及補品了。

「呵呵,今天從老家回來。正好路過,想進來討杯茶喝了。」楊晨笑道,隨著葉辰西往門裡走去。

「楊書記,還記得我嗎?哈哈哈……」陳開明突然大笑著迎了上來。

「老陳書記啊,你好你好!」楊晨一看,也往前一步跟陳開明呵呵笑著握起手來。

「陳書記,不是陳處長嗎?」葉強插了一句,這貨刁著根中華顯得有點弔兒郎當的。

「葉董,你可能不知道。陳處長剛調到德平昌德縣任一把手了。」楊晨一看葉家老大居然在桌子上,趕緊跨前一步上前。

這次伸出的是雙手緊握了過去。倒是令得陳開明一愣,剛才楊晨跟自己握手時卻是單手,雖說握得有力度,但這雙手握過去就有些奇巧了。

像這種情況一般是同級別的同志感情非常好才如此,或者是見到上級領導自然作下屬的要雙手握過去,而領導一般來講都是出單手。

楊晨跟自己只是前次到省政府開會時正好坐在一張桌上吃飯所以才認識的,感情算不上好。所以,雙方出的都是單手相握。

而葉辰西的大兒子不就一個擺『餛飩』攤子的地攤貨色,怎麼可能勞動楊晨堂堂一個年輕有為的縣委書記出雙手?

陳開明以為自己眼花了,還眨巴了一下雙眼,千真萬確,兩人居然還在笑,聊得還挺親密的。

而且。反觀葉強,好像還挺大條。居然只伸出了一隻手跟楊晨在握著。

這什麼狀況,陳開明想破頭也難以理解。

至於陳家幾個子弟也早站了起來一旁陪著笑臉。陳生明雖說有傲氣,但自家小叔都這般熱情了,自個兒還坐著也不像話。總得給小叔一點面子不是?

而且,楊晨好像剛才還是稱呼葉強啥『葉董』滴。這地攤貨色也能稱『董』的話天下誰還不是全『董』了。

爾後。楊晨又跟陳家子弟們都握了手。

就在這時候,葉凡從衛生間出來剛走到大廳。

楊晨眼尖,早就笑著大步迎了上去,雙手老遠就伸了過去,似乎擺了個空中往前撲開的架勢笑道:」稀客啊,想不到葉助理也回家了。真是沒想到,葉助理也回來了。」

「呵呵,是楊書記。你好,昨天晚上剛回來的。還沒給楊書記拜年,不好意思。」對於古川的父母官葉老大還是相當尊重的,而且,楊晨對父親也不錯。也頗為照顧著在古川的葉家親戚。

不過,葉凡也曉得。這一切自然要看實力說話了。而楊晨如此的熱情還不是因為去年自己為古川從財政部弄回了幾千萬。

為此楊晨還受到過市委書記謝國忠的點名褒獎。說是楊晨同志會幹事兒,把錢都用在了刀刃上。

而楊晨對葉老大如此的熱情甚至恭敬著。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楊晨有個親戚在省委工作。

也打聽過葉凡的一些能量。就是省委的段海天書記都跟葉凡稱兄道弟的成了『忘年交』。

而葉凡跟以前的齊家可是相當的要好。

自然,對於自家親戚要到古川任職,頭件事就得把葉家給介紹一下才是。

不然的話隨隨便便得罪了葉家那豈不是搬石頭砸自家腳玩兒。葉老大著實沒想到葉家在古川這般的有聲望。

「哪裡的話,是我來晚了。不好意思。」楊晨笑道,葉辰西招呼他一起坐下喝兩杯,楊晨雖說吃過了,但也不願意錯過這個跟葉老大套近乎的好機會。

自然要坐下來。不過,不管葉辰西怎麼樣想讓楊書記同志坐自己身邊,也就是上首位置。不過,楊晨一根筋就是要坐在葉凡的下首位置。

令得陳開明又納悶了一次。

當抽到好煙喝上好酒後楊晨也是吃驚了一下。不過,想想估計是從段海天或去晉嶺的齊大佬或者是中辦工作時淘來的。

他們那個級別的幹部倒也能享受到這種待遇。

「好酒,還是五星的。應該是京城淘來的?」楊晨笑著贊道。

「葉助理講是京城一個叫田江的同志送的,不曉得楊書記有沒聽說過他。」陳開明對於楊晨叫『葉助理』部不能釋懷。

所以也想拐彎抹角的掏點東西出來。陳開明不是傻子,從楊晨的態度中看來,好像對葉凡比對葉強還要熱情得多。

楊晨對葉強是熱情,對葉凡似乎還夾著一點恭敬味兒。陳開明腦袋瓜再僵硬也畢竟是官場出來的人。

自然開始起了懷疑。心裡想這位田江莫非是京城某部的司長什麼人物。

「田江同志,莫非是中辦的田主任?」楊晨因為先人為主的緣故,自然把葉老大往上面想。而且,葉老大也在中辦工作過,自然想到田江主任頭上了。

「呵呵。」葉凡笑了笑。

卟……

陳開明居然失態了,酒給嗆著了。一口不小心給噴了出來,幸好老傢伙轉臉得快,把酒給小噴在了桌子相反的外側。

而且他及時伸手蒙住了嘴,才讓葉家正堂的背後那面雕藝品沒有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