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八百三十八章現成的太子黨

第二千八百三十八章現成的太子黨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金陵不好去,不過,我想,龍東同志再呆晉嶺估計心有所不甘。聽說他一心追隨著你是不是?

要不到京城部里去鍛煉鍛煉,一個幹部,要上得部里下得鄉鎮,酸甜苦辣都去嘗嘗,有利於自身的成熟。

便於今後走向更高層次的領導崗位。你既然如此的看重他,肯定有打算把他培養成自己的左膀右臂。

那就得花大力氣培養他了。而他自身能力還行,不過,就缺了一個『背景』。

所以,全得靠你栽培。相信他對你也不錯。」張衛清講道。

「嗯,為了我他可以掉帽子。在晉嶺就證實過了,他追隨我的心思很強。雖說我們是老同學,但他從來不越位。從來就是把自己擱在下屬的位置上的。我很滿意他這個人。對朋友真心,對領導尊重。」葉凡說道。

「最近倒有一個不錯的空缺,政務院辦公廳行政司的副司長老譚同志退休了。」張衛清講道。

「政務院辦公廳行政司是幹什麼的?」葉凡倒真不明白,問道。

「主要是負責政務院領導同志的服務事務和機關的後勤管理工作。雖說是干服務的,但是,跟領導接觸的機會可是不少。這個位置相當的關鍵,比哪些其它部門都要強得多是不是?要是哪天給哪位領導瞧中眼了,他的機會就到了。」張衛清講道。

「這個位置估計相當的關鍵,好去處。」葉凡說道。如果能讓王龍東去的話,那上頭一些大的方向什麼滴也能隨時給自己說說。當然不會是涉及一些機密的東西了。

「嗯,很關鍵。在領導身邊的人,看似只是服務於他們。其實,對這種人領導很關注著。

不過,就是難度相當的高。像這種同志一般都是先從政務院各科室干起,一步步提上去的。

因為在同單位里一層層幹上去的,所以領導也會對這些同志有個基本的認識。

使用起來一個順手。二個也放心。放心才是最關鍵的,因為,這項工作面對的可是黨的高級幹部,涉及到的領導都是正部級及以上級別的高層次幹部。

不要小看一個副司長,政審特別的嚴格。而且,要懂得領會領導心思。

不然,哪位領導願意整天在自己身邊晃悠的人使用起來不順當著。

而龍東同志沒有這方面經驗,在某些方面他是能手。但在這方面他卻是只『菜鳥』。

更主要的關鍵就是要頂上這位置的同志可是不在少數。因為,這個位置幹得幾年了,讓領導心裡舒坦了,看順眼了。

一旦下放到地方副司長一下去就是提到正廳位置。而且,一下去估計就能擔任某市市委書記這種重要的職位。

所以,才有那麼多人盯著。」張衛清講道。

「那當然。不過,雖說龍東同志沒幹過這類工作。但並不等於他干不好,而且,在待人接物方面龍東同志處理得很得體。我想,到時張哥再面授一些機宜,以低調工作為主,他應該能勝任這項工作。」葉凡講道。

「對了,你跟田林好像還折騰過?」張衛清問道。

「還不是江都省的事,而且。主要不是田林。張哥也知道,田林跟張向東委員關係不錯,而張的兒子跟我很不對付。所以,一扯就扯出一大堆糾葛出來了。張委員倒沒會,就他那個兒子討厭得很。」葉凡講道。

「張委員你現在倒是可以放心了。」張衛清講道。

「放心,怎麼放心?他好像就是主持政務辦公廳工作的主任吧。也就是國務委員外加政務院秘書長。如果他曉得龍東是我的朋友的話就有得樂子找了。」葉凡有些鬱悶,想不到轉來轉去的居然轉到張向東這老傢伙眼皮子底下了。

「呵呵呵,無妨。」想不到張衛清突然笑了。

「怎麼?」葉凡盯著張衛清可是相當的不明白。

「他前段時間病得厲害,再加上歲數也差不多了。所以。現在到國家政協那邊『休息』去了。」張衛清笑道。

「走得還正是時候啊。及時雨哪……」葉老大自然開懷笑了,「不過。現在是什麼人上去,這大半年我都不在,對這方面還真不清楚。」

「現在是候志光同志。」張衛清說道,「不過,田林同志可是還在。」

「不管他,如果他真要翻舊賬的話那我葉凡也不是吃素菜長大的。」葉老大哼了一聲。

「也是,防要防,但是,也沒必要怕得連去都不敢去了。這辦公廳領導多著。

除了政務院務秘書長之外還有10名副秘書長,這些都是正部副部級別的高級幹部。

而司局級領導還有四十幾位。龍東同志能進去的話充其量先搞個副司長,這職位低些也許不會讓田林同志盯上。」張衛清淡淡笑了,看了葉凡一眼,說,「不過,龍東同志因為是副司局級,所以,他的任命並不屬於辦公廳人事司的範疇了。

這事,還得中組部通過才行。而且,辦公廳這邊的意見也相當的關鍵。

所以,要多頭並進才能弄下來。中組部那邊估計你沒多大問題,關鍵就是辦公廳那邊的負責領導了。」

「張哥在中辦幹了也不少年頭了,政務院辦公廳那邊應該有不少熟人吧?」葉凡乾笑了一聲。

「那邊熟人有,不過,因為這個位置的特殊性,所以,候志光這個秘書長的意見最重要了。

對於他,我可就沒辦法了。直到現在,我只見過他二次。連句話都沒來得及擱幾句。

至於老弟你自已,肯定更不可能認識他了。倒是個麻煩事。」張衛清皺起了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