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八百四十三章這邊居然也升

第二千八百四十三章這邊居然也升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葉凡打開一看,發現了一串鑰匙,好像有一把還是車鑰匙。一看牌子,還不錯,奧迪a6。至於其它鑰匙葉凡看不明白是啥地方的了。

不過,裡面一本證件翻開後葉凡卻是愣神了一下——公安部部長助理,警務警察局副總督察長。正廳級別,享受副部級待遇。

「這個,郭部,我有些糊塗了。這些我不是有一本嗎?」葉凡問道,有些納悶。

「原來的那本只是副廳級別時給弄的。現在的是正廳級別的。而且外加上部長助理一職。

部里還給分了一套房子給你,配輛車子。這一切都是你應該享受的待遇嘛。2843

以前都沒給你,這一點部里後勤部門沒把事辦好,我已經嚴肅的批評過他們的了。不要看這是小事,講大些也是大事。」郭天明笑道。

「郭部,這個,無功不受碌。」葉凡趕緊拒絕,其實這傢伙是在玩欲擒故縱的把戲了。

以後有了部長助理這個噱頭,全國哪個警察見了不向自己敬禮。

而且,更重要的就是自己可是部長助理。是九巨頭之一的那位的助理。

憑著這個職位能見到『那位巨頭』的幾率就大了不少了。當然。

直到現在葉老大也沒見單獨過國家政法委一號人物那位大佬。電視里倒是經常看見嘛!至於『本尊』,葉老大還沒那福份見到。

「這是組織上經過討論決定下來的,而且在中組部有備過案的。葉凡同志。希望你能接受組織上的安排。當然,我們也明白你的事多,所以,你不用擔心什麼。除非是必不得已的大事才會叫你過來。一般時候我們不打攪你。」郭天明這話說得很透,但也有些怪異。

「堅決服從組織決定。」葉凡站起來一個莊重的敬禮,既然人家都講到這份頭上了,再裝b的話會遭雷劈滴。

「好好好,坐坐。」郭天明笑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其實,我早就認識你了。」

「認識我,不會吧郭部。我好像還是頭次碰上你了。」葉凡再次掃了他一眼,問道。

「呵呵,我還是你曾經的手下呢。」郭天明笑道。

「手下,我……這個,我真給搞糊塗了。」葉凡一幅丈二和尚樣子。這貨還真是不明白。

「唉,幾年前,撒哈啦之戰。我跟老嚴其實是一起的。我配合他一起。只是我當時改變了面部一些特點,所以你認不出來。也因為那一戰我也受了重傷。只能痛苦的選擇了退役。其實,對於我們來講,都是不願意離開a組的。

就像是占雄同志也一樣,開始的時候可是痛苦過一段時間的。不過,時間是治療創傷的最好良『葯』。

後來到檢察院干過,再後來就進了政法委。到現在剛調到公安部。

關於你,我早就聽說過了。這事,龔組長並沒有瞞過,死神同志。能跟你一起共事,我郭天明很榮幸。」郭天明說著站了起來,伸出雙手跟葉凡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原來如此,難道了。」葉凡恍然大悟了。

哈哈哈……

公曆2006年3月1號星期三晚上,葉凡怏怏告別暈『迷』著的喬圓圓,坐東航的晚班飛機直飛天雲省省會榮城市。2843

到達榮城市已經是晚上10點了。

張強早就在機場外邊候著了,旁邊停著一輛軍吉。自然是相當寬大。可以作臨時頭的指揮用的那種大號的加長軍吉。

張強現在xx摩托化步兵師任師長,軍銜也提為了少將。他們師就駐守在天雲省。

「葉哥,聽說你要到天雲來,我激動了幾個晚上。」一進軍吉。張強樂呵呵笑道。

「我又不是娘們,你激動個卵球?」葉凡沒好氣的瞪了這傢伙一眼,其實心裡也挺高興的。

而且,張強現在功底子也恢復到了四段頂階,看趨勢好像有恢復原狀的可能。

葉老大良心上也舒坦了不少。

「哈……」坐前面一個上校軍官沒忍住,笑了一聲,果斷把剩下的『哈』笑給憋在了心裡。

不過,對於張強對葉凡的親熱,也使得開車的勤務兵跟那位上校相當有震驚,馬上就把葉凡定位為某太子黨之流這個階層了。

不然,其人看上去比張強年輕得多。憑什麼讓咱xx摩步師堂堂的的少將師長如此的恭敬和親熱著。

「齊化成,你笑啥?」張強耳可不聾,瞪了他一眼,訓道。

「沒笑啥,不過,師座,你還沒介紹這位葉哥是哪裡來的尊神啊。化成我可是久仰不已啊。」齊化成笑道。

「久仰,沒聽過名居然久仰了?你這話講得也太假了吧同志?」張強鼻腔里哼了一聲。

「呵呵,我嘛,你叫我葉凡就是了。準備去橫空電機集團公司上班。」葉凡淡淡笑道。

「那地兒,這個……」齊化成參謀長那臉『色』一僵,有些吞吐了起來。

「你也聽說過橫空機電?」葉凡饒有興趣的看著他。

「橫空機電都不曉得還在天雲混啥?」張強『插』了一句。

「看來,在天雲省這橫空機電集團還頗有名氣啊。」葉老大自嘲般說道,自然曉得這名氣估計是倒著的意思了,臭名嘛。

「那廠子特別的困難,我一個親戚就在那廠子上班。以前聽說還行,現在不行了,連工資都發不出了。我那親戚三天兩頭跑我這裡來蹭飯吃。趕都趕不走,煩人啊。」齊參謀講著嘆了口氣。

「你給出手換個工作不就成了,別跟我說你齊大參謀在這天雲一點門路都沒有吧。那小子我還見過,好像是你的小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