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八百五十一章鎮場子

第二千八百五十一章鎮場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這張卡里有六千萬,是我來的時候暫時以集團公司名義從別的公司借來的。

利息五厘,借期一個月。你馬上去銀行提款,叫保衛部安排人手一起過去。

拿回來後馬上補發給大家。」講到這裡,葉凡一指姜軍那十幾個人說道,「至於這十幾個人暫時就不要發了。扣著,我要看他們今後的表現再說。如果表現不好,我還要嚴肅處理他們。」

姜軍那十幾個人明顯的一愣,不過,轉爾姜軍大笑道:「障眼法罷了,葉總,你這卡里有屁的錢。

是忽悠,我看你能忽悠大家到什麼時候。老少爺們,咱們不要走,你們就在門外站著候著補發工資。

總不可能咱們站總部門外等發工資也犯法是不是?到時咱們新任葉總裁如果拿不出錢來,咱們合力砸了公司大門。

咱們不違法,因為他們騙了我們,騙人者就要會出代價,你們說是不是?」

「好好,砸了大門。」

「還得把這小屁孩子給砸進醫院才是,滾回去小屁孩子。」

「葉總,這?」寧玉紅也有些不信這卡里有這麼多錢,而且,哪有講得那麼容易,別的公司現在一聽說橫空機電那是閃滴閃躲的躲,誰還願意把錢砸進磺空個『屎坑』中去。那豈不是臭不可聞了?

「你過來,密碼我告訴你,帶上我的證件證明材料等相關手續,馬上去提。」葉凡沒二話,不久把材料都準備好了,這方面寧玉紅還是輕車熟路的。

而這邊武裝保衛部的一個負責人親自帶了十個武警隨車去押運錢去了。

這麼大筆巨款可是苦了項南市的某家銀行了,接到電話後馬上緊急從各地調運巨款過來。

「走,有什麼事咱們會議室里再談。」葉凡沖姜軍哼道。

「去就去,我姜軍今天這一百八十斤不要了。」這傢伙也硬氣,帶著十幾個人跟著葉凡往辦公大樓而去。

葉凡不曉得,他的後背至少有上千雙眼睛在盯著,在思索。在猜測。在作決定……

「葉總,好氣魄!我陳庭很少服人,不過,今天,服氣!」想不到陳部長居然很直白的直接在現場加以表揚。

直到現在,蔡強也沒露面。葉凡只能在心裡暗罵了一聲『老狐狸』。

估計這老傢伙早知道這裡發生大事了。自然是要拖著不肯過來擦屁股了。

「陳部長過獎了。當時也是糊里塗的就那樣子了。其實也是趕鴨子上架,給逼出來的。現在想想這腿肚子都有些抽筋著了。」葉凡謙虛的說道。

「陳部長,還是你講得不錯。年輕人,就是有衝勁兒。我這老骨頭老腿的可是不行了。」衛玉強添了一句話,貌似在誇葉凡。不過,葉老大總感覺這老傢伙話里好像有股子淡淡的『餿味兒』在。

「薑是老的辣嘛。」陳部長似乎也聽出了一點,給了個『安慰獎』。

「陳部長,我們去休息室先休息一陣子。這邊的事就交待給葉總處理了。」衛玉強說道。

「那好,聽說你們通天山背後有道泉眼的水相當的不錯。咱們喝茶。」陳庭肯定也不想摻和進這種麻煩事中去。自然就驢下坡跟著走了。

「老吳,老龔,你帶幾位同志協助葉總處理一下剛才的事。」衛玉強跟身側一個大鼻子的老傢伙和一個中午瘦子交待了一番,又給葉凡貌似客氣了一下轉道走了。

老吳就是黨委副書記吳洪山,老龔估計就是集團公司常委兼法律總顧問龔長喜了。這兩位都是橫空機電集團黨委班子成員。

不過,剛才事發突然。葉老大還沒來得及認識自己的手下。不過,幸好先前搞來了這些人的資料以及照片,初略下來也能猜個大概。

並且,看衛玉強如此的信任他們,估計這兩人跟他的關係走得較近了。

兩個人點著頭分別叫了二個人跟著葉凡往會議室而去。

「葉總,我叫幾個人過來一起過去。」這時,武裝保衛部部長戰雲剛同志過來。跟葉凡說道。

「不必了,他們是咱們公司職工,不是階段敵人。」葉凡擺了擺手。

「葉總,既然戰部長都來了。還是叫幾位同志陪著一起也不錯。」吳洪山在一旁講道,老傢伙看了看姜軍那塊頭,估計還是有些發怵的。

要知道姜軍同志可是擔任過野戰團團長的同志,那身手,估計一個人能幹倒一片。到時爭吵起來那拳頭可是不長眼的。

老吳同志倒不怕葉總被干倒,那個跟他也沒啥關係。而且,干倒了老吳同志心裡還更痛快著。

老吳同志主要是擔心自個兒也被干倒,那就虧大發了。

「我早說過,他們不是階級敵人。不必了,就戰部長留下來就是了。」葉凡臉一板,冷哼道。

覺得你吳洪山也太不把自己這個總裁當回事了。才來頭天你居然要反嘴,這股『歪風邪氣』堅決要拿下。

其實葉凡先前在項南市時拎小雞一樣的掐了蓋紹中脖頸,也是為了立威。無威而不立,這就是葉凡的主政概念。

戰雲剛一聽,只好作了個手勢給身邊幾位同志。葉凡明白,估計這些人是不會撤走的,應該會離會議室遠些。

這總裁會議室還是相當氣派的,一面全是落地玻璃,透過玻璃能看到外邊的大草坪以及噴泉等。

更遠些帶個望遠鏡的話還能看到通大河那咆哮的水流,端的是好景在眼前。

這裝修也顯得高檔豪華,高檔實木貼了一半牆壁,上面掛著幾幅大氣而庄雅的國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