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八百七十四章連降兩員大將

第二千八百七十四章連降兩員大將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講得對,我煽你一巴掌一個是你態度的確很臭。二來,我就借這事想操作出去搞大些。到時你必不依不饒,一折騰開省里想按下來也按不下來了。咱們是殊途同歸,只是,對不起了伍紀檢,讓你受苦了。」葉凡表示歉意。

「葉總,我……」伍紀檢有些激動了,人也站了起來。這時,四隻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不過,你們今天晚上怎麼會相信我而出示這個。還有,你們這合同原件怎麼弄到手的。看架勢應該是周棟要毀了這個的。怎麼可能到了你們的手中。而這合同你們又是怎麼發現的?」葉凡問道。

「完全相信你是不可能,不過,我們也是想試探一下。就其原因主要是你最近做了幾件大事讓我們覺得你這人有可靠性。

特別是把周棟從醫院綁了回來,這可是需要大智慧大勇氣的。從這事上我推斷,葉總是個想干實事,而且敢於得罪人的好同志。咱們三方聯手,豈不是更能早點把這案子查清楚。早一點查清楚也能早一點追回些錢款。

國家不能再損失了,咱們這廠總不能眼見著它倒了。」伍紀檢講著嘆了口氣。

「嗯,你我,包括姜軍同志,咱們三勁往一處使。」葉凡微點頭。

「至於怎麼樣發現的,其實,從劉海平後來的言行中我就感覺這其中是不是有問題。

為此我也提醒過周棟,不過。他被即將能到手的龐大的政績迷花了眼,執意不聽了。

而且警告我少管閑事。後來我也就沒再講了。周棟此人也是一心狠手辣之輩,不過,我一直在盯著的。

後來發現出事了,估計周棟會毀滅證據。所以,我請了姜軍出手時刻盯著他。

這份材料就是從周棟的情婦張潔手中搶下來的。當時姜軍因為身手好,搞了點小手段才保下了這份寶貴的材料。」伍紀檢講道,「我們搞到手一看,頓時差點呆住了。

居然是1.2個億。這還了得?後來我們就著手調查這錢哪裡來的,才曉得其中另外的六千萬是上頭給通天山公路的拓寬整修款子。

周棟膽大到如此的地步,為了政績,居然敢把這筆款子挪過來。」

「周棟通過什麼方式能從項南市政府挪走六千萬?」葉凡問道,其實也有些納悶。

這事藍存鈞好像是並不怎麼清楚。這麼大筆款子沒他這個市長簽字,怎麼可能挪走。難道藍存鈞真的全面被常務副市長牛建國架空了?

「我暗中調查過,這款子是直接從交通部弄下來的。而到了省里之後在交通廳。

本來是還要先到項南市交通局的。不過,人家周棟的親戚在省里,估計是他運作了一下讓這筆款子直接繞過項南市到了橫空集團。

這路估計就交待給橫空電機集團負責拓展了。因為這並不是開先例。

通天山到橫空鎮這條路本來原先的雛形就是為了橫空機電集團而建起來的。

在橫空機電集團公司發展鼎盛的那些年月里,這條路的維護都是交給橫空機電。

那個時候公司有錢,也花了許多錢整修過,這路原本是很小的。才八米寬,現在都拓寬到了12米多。

後來橫空機電不行了,沒錢維護這條路了。所以,省交通廳拔錢下來時有時還是照老樣子直接把錢給了橫空機電集團。

當時集團還設得有個公路部。專門負責的就是這條路。那個時候集團需要這條路運輸產品。

不過,為了政績。周棟直接把這筆錢弄到了自己跟正河集團新成立的公司,並沒有經過集團財務部門。

周棟的打算估計是先弄過來。等新成立的公司賺到錢後再還給公路拓整這一塊。

不過,只是他運氣不好,居然遇上大騙子劉海平等人。」伍紀檢講道。

「光憑這份材料雖說可以整治周棟甚至會波及到一小批人,但是,對於我們公司來講並沒有多大的好處。」葉凡講道。

「的確如此,只要抓住劉海平等人追回臟款才行。不過,不調查就不可能把事往劉海平身上扯去。

光靠項南市公安局根本就沒用。這些傢伙根本上就在敷衍了事。幹起來給大家看的,直到現在什麼線索都沒有,這麼多詐騙份子居然沒有抓到一個。

我估計不是抓不到,而是他們根本就沒有用心。因為,他們在觀望省政府的態度。

而且,估計公安局的某些同志早給別人打了招呼了。」姜軍相當氣憤,講道,「他們不抓我們抓,所以,我暗中聯繫了一批工友們在暗中找著這些蛀蟲份子。

不過,我們的力量畢竟有限,而且一無經費二無糧草三無裝備。

而且還見不得光只能暗中來,所以,難度比公安局查人還要難上百倍。但是,為了公司利益,再難我們也會堅持下去。」

「葉總,你可能還不知道。其實,姜軍這個重工業園區的副主任一職就是被周棟他們給搞掉的。

因為跟劉海平合資的事姜軍一直不怎麼服氣,也不配合。所以,自然被周棟等人當作眼中釘肉中刺了。

爾後隨便羅列了一個理由就把姜軍的職務給撤了。現在姜軍給他們撂到集團環境衛生保專管衛生去了。

連副主任位置都沒保住。他們這個完全是打擊報復。而這事估計衛書記也是暗中點過頭的,至少是默許過的。

畢竟,姜軍在工人中也相當有威信,工人們都拿他當老大哥看待。

為此也跟集團搞過幾次小摩擦。自然衛書記他們心裡不怎麼痛快著。

表面客氣,暗中下手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