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八百九十八章牢記葉書記指示

第二千八百九十八章牢記葉書記指示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當然,也曉得這些傢伙心裡不服氣官術。估計都在嘀咕你總公司現在處境比我們還慘,你有何臉面在這裡囉哩叭嗦的。

「我們會牢記葉書記的指示的,一切聽從葉書記的指揮。葉書記大捧往哪指我們緊跟上。

既然葉書記下來了,我們請葉書記給我們指出一條明路。如果葉書記覺得我們可以轉換思想。

把機械製造廠逐步的轉變為造船廠,我們馬上規劃,從今天起,飛空將完全按照葉書記所指明的方向大步前進。葉書記指東,咱們絕不會往西的。」宋廠長一臉恭敬,甚至說是卑恭,說道。

葉凡曉得,這家貨肯是想戴罪立功官術。因為昨天的表現太差了,這種套路又給自己輕易的揭破了,估計這傢伙昨天晚上一晚上都沒睡吧。

「葉書記,其實,這個構想我早就跟廠里提過。您看,咱們面對大海,這裡水深度剛好合適建船塢。

只要延展出去一條堤壩就可以建一個小碼頭。把廠子往外沿伸出去就行了。這裡的地理位置簡直就是一個天然的造船廠。

而且,我們飛空建廠已經二十年了,廠里這麼多年積累的經驗以及技術也是相當強的。

只是我們廠子失去了很多次的機會,咱們廠走出去的高端技術人才有的同志已經做到了某船廠總設計師的位置上。可惜啊。」這時,副廠長」」朱冒勝一臉痛心的說道。

「朱廠長,你什麼時候跟我們黨委班子提過這事兒?」宋廠長一聽,臉差點綠了,冷哼了一聲。

「六年前我就提過,當時班子沒能通過。而我當時並不是副廠長而只是大型機械組裝車間的車間主任。

後來為此我還專門打了報告給總公司,只是總公司也沒批。主要原因在於沒有錢,要把飛空機械廠改造成船廠那需要大筆的資金。

我是眼睜睜的看著老吳和老李倆人遺憾而走。不到五年時間,人家老吳跟老李兩人已經是別的船廠的工程師了。

不過,他們倆個一直沒有忘記飛空廠。有時碰上喝點小酒聊天時還相當的唏噓。」朱廠長說道。

「說得比唱得還好聽。當初我們並沒有趕他們走。是他們自己想出去。無非是人家給了高價。

我看他們全是沖著錢去的,咱們是國營企業,這工資福利都是有一定的規定的不能亂來。

而且,咱們這廠子的確效益一般。而那邊可是出了五六倍的價格的,人往高處走,自然讓他們動心。

這下子倒好,走出去了還會講閑話。愛廠,愛廠他們真肯離開嗎?無非還不是為了一個錢罷了。這大話誰不會講?」宋廠長略顯怒氣,哼聲道。

「我看也未必如此,咱們廠當時對他們倆個也有些不公平。這個,估計才是..」」倒致他們倆離開的真正原因。

前段時間碰到他們,講起這個淚都冒出來了。說是現在雖說是有錢了。但是,總是沒有在咱們廠的感覺。

這說明什麼,說明他們倆對咱們飛空機械還是有感情的。」這時,飛空機械總裝車間主任唐一山在一旁添話說道。

「不公平,唐一山同志,話不能亂講滴。講話要有證據。」宋廠長大為光火了,不過葉凡在面前他也不敢太過於激烈。不過,話里口氣還是相當的嚴厲的。

「何必講證據。吳工李工的為人全廠幾千號人哪個不曉哪個不知。最後人家會走。為什麼,隨便抓位同志問問都能講出來。宋廠長難道還真要把這事擱檯面上講是不是?」個子很高的產品部部長趙多冷冷看著宋廠長哼道。一看此人就是個直爽人。

「要不隨便找幾位同志問問宋廠長?」這時,朱副廠長淡淡一笑,大有逼宮架勢。

葉凡一看心裡頓時明鏡似的。看來,宋廠長估計是激起了眾怒。以前這些人不敢如此,那是因為沒逮到機會。

估計是昨天晚上吃飯時的事傳到廠里某些有心人耳里了。所以,馬上糾結一伙人要『圍擊』宋水洋了。

「好了,這事以後再說。」葉凡擺了擺手,而且,昨天宋廠長的表現太差,葉老大早已決定要拿下這傢伙了,看了眾人一眼,問道,「如果我們現在請吳工李工他們回來他們還肯回來嗎?」

」官術第二千八百九十八章牢記葉書記指示」「會回來才怪,人家倆人現在年薪七八萬,咱們廠的五六倍,怎麼可能會回來?」宋廠長說道。

「那也說不定,就老吳老李那感情,如果廠里真的重視他們倆個,而且把前次對人家的不公平給解決掉,沒準兒他們還真肯回來。當然,在工資待遇上要適當提高,畢竟人家倆人有技術,適當提高待遇也正常是不是?」朱廠長講道。

一口咬著『不公平事件』。這裡頭貓膩估計較大,估計是朱廠長攻擊宋廠長的殺手鐧了。

「我宋水洋什麼時候對吳工李工不公平過,朱冒勝同志,今天總公司領導葉書記在,你把話擱檯面上講清楚。

不然的話領導還真以為我宋水洋對他們倆怎麼樣了?如果不能講出個所以然來。

我宋水洋要馬上招開廠領導班子會議處分造謠者。咱們廠剛恢復些原氣,我不希望有不些人故意搗搞得內部不合。

你這種窩里斗的想法是要不得的。對於咱們廠,這比外來的攻擊損傷性更大。」宋水洋再也忍不住了,臉氣得紅了。

「搗亂,宋水洋同志,你講誰搗亂了。既然今天你把話講到這個份頭上了,哪咱們就擱檯面上講了。」朱冒勝冷冷哼道。

「好了,要講到會議室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