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九百零二章三道門

第二千九百零二章三道門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還跟我裝,你就裝吧葉老大官術。你敢說不是你出賣兄弟我滴?還屁的好兄弟,一遇上事就把我給頂上去了。葉老大,你這事做得可不地道。兄弟難道是用來出場的?」王仁磅可是氣著了。

「啥意思,我葉老大這人品可是沒得講的。你可不能胡亂的猜忌什麼,別受了別人的鼓惑冤枉了兄弟我。」葉凡繼續裝傻到底。

「倒真有人鼓惑的我。」王仁磅承認了。

「這不就結了嘛,既然你知道是鼓惑了還講這廢話幹嘛沒是不是,咱們兄弟齊心,可不能亂了這些。」葉凡哼道。

「是啊,我家老爺子居然鼓惑我。說你這次機會難得,那是人家小葉同志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你給推薦上去的。

別以為有點小身手就牛逼哄哄。人家組裡還是看在王家跟小葉同志的面子上才讓我頂替了狼破天的班。

這中jing內衛局局長崗位是何其的重要滴。不是什麼人就能隨隨便便接這個班的。

還是老王家面子大,當然小葉同志的面子也不少官術。」王仁磅譏諷道。

葉老大一聽,頭頓時漲大了,有些訕訕然,問道:「這事,真是你家老爺子講滴,你小子別來騙我,想套我話是不是?」

「不然你去問問他,我王仁磅啥時敢拿老爺子開『國際玩笑』。」王仁」」磅講道。

「呵呵,這個嘛,也是為了你好是不是。」葉老大再裝也裝不下去了,只好承認了。

「所以嘛,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不過,既然你這次出賣了兄弟。就得把我這考驗擺平了。不然,你推薦的人連這小考驗都擺不平還能是人才嗎?那豈不是說明你葉老大眼瞎了。」王仁磅開始跟進了。

「算啦,你小子也別埋汰我了,啥事直接講,囉哩叭嗦的煩人。」葉凡哼道。

「你馬上到昌背山來。」王仁磅拋主題了。

「昌背山。難道你的考驗就是解開昌背山之秘?」葉凡問道。

「對頭。他們那些傢伙破解了幾十天了居然沒破解開。所以嘛,組裡把這小任務交給了我。怎麼樣,葉老大,你啥時到。」王仁磅問道。

「還小任務,小任務個屁。組裡幾十天都解不了,說明這謎的確難解。科能組那些專家可是解謎高手,不是常人。」葉凡哼了一聲。頭有些大了。自己可是沒空啊。

「我不管,你馬上趕到。」王仁磅耍賴了。

「算啦,幾個小時後必到。」葉凡也知道拖不開,乾脆光棍著答應了。

「怪了,你幾個小時怎麼可能會到。這飛機可是都要轉上幾次的。」王仁磅有些奇怪。

「老子現就在粵州市,怎麼滴。不行嗎?掛了,我馬上到。..」」」葉凡哼了一聲。

「慢著,我叫粵東省國安廳的人派車送你過來,度更快些。」王仁磅叫道。

「你還真是催命鬼了,不過,我得打了藥水再過來。估計,現在的昌背山有許多外國『友人們』都盯著的。」葉凡講著,對孔意雄說道。「你跟吳林現在就去港九市。先聯繫一下正河集團。我這邊有急事先處理一下。」

孔意雄答應著帶著吳林先走了。

三個小時後,變了臉的葉凡同志到了昌背山。

外邊早拉起了jing戒線。全幅武裝的駐守部隊都荷槍實彈的把整個昌背山圍住了。

就連重機槍火箭筒這些玩意兒都每隔一個山頭的架設著。為了防止意外。

粵州軍區又增派了一個正規團過來維持外圍的jing戒任務,葉凡的車子剛到外圍給攔了下來。

不過,一個少校剛走到葉凡車門前時那邊前線指揮部的戴成將軍身佩少將服大步而來,少校趕緊敬禮,戴成講道:「他不用檢查,直接進去。」

少校趕緊又是一個敬禮揮手放行。

「頭兒,這什麼人啊,這麼牛,都不用檢查。我們軍區副司令員過來都要接受檢查的。」一個上尉看著遠去的車子湊少校旁邊小聲嘀咕道。

「他來自那邊,你小子別囉嗦,這是紀律。看到沒,少將還要出來為他講話。你想想」官術第二千九百零二章三道門」,這是什麼級數的長?」少校伸手指點了點京城的方向,上尉身子不由得一囉嗦,不敢再講話了。

車子直接開到了軍綠色的一個很大的野戰帳蓬搭建的指揮部面前。

「敬禮!」科能組組長吳光寶扯著那有點沙啞的嗓門喊道。唰啦,指揮部里全體同志馬上站起整齊的行了個標準軍禮。

「長好!」全體同志齊聲問候葉老大。

「同志們辛苦了。」葉凡擺了擺手,說道,「都坐吧,馬上把你們破解開的一些相關的情況跟我講講,我很忙。要抓緊時間解決掉這事兒。」

唰啦一聲大家都坐了下來,不一會兒王仁磅也過來了。這傢伙雖說打過藥水變臉,但葉老大的鷹眼可不是吃素的,還是能認出來。

「長,我們已經打開了兩道門。就是用女人身子跟骨雕的那兩把鑰匙打開的。

只不過第三道門就沒輒了,我們試過用那女人的胸房,但是,我們根本就找不到門上跟這胸房相似的一些比如小坑之類的機關。

把這胸房隨手按在門上也不頂事兒。而我們也用機械直接試過,不過,裡面很緊,開不了。

據px光掃描,裡面很複雜,居然看不到反射的波紋。因為一掃描咱們最新成果的px光線就紊亂了。

估計門內或門上有什麼能干擾這種特殊光波的物質,只是我們一直找不到干擾源。

」官術」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