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九百一十章你個強盜

第二千九百一十章你個強盜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拿去,強盜官術!」王仁磅氣得罵了句,無奈的把柔極刀給拿了出來。

「你這柔極刀能開啟這麼神秘的古棺槨,那是它莫大的榮幸。別這樣情刺同志,你應該為它感到高興才對。」戴成興哉樂禍的在不遠處笑出聲來。

「榮幸個屁!我說老大,下手輕點,別把我的給弄壞了。」王仁磅可是怕這寶貝當橇棍給橇壞了。

「放心,橇壞了我賠你把更好的。」葉凡頭也沒回把柔極刀給伸了進去。

這邊內息逐步加大往上橇了橇,沒動。

直到這貨把內息強度加大到九成之時棺槨才微微的動了動。

「有反應了。」張隱豪叫道。

葉凡昴足了十成力勁往上一橇,咔嚓,這次一聲脆響,嚇得四人是狠命的退到了十幾米開外全都身子貼地注視著那棺槨。

良久並沒有其它動靜,葉凡現,棺槨已經被柔極刀給橇出一個可以伸進去一隻手的縫來。

「啊……娘啊……有……有手?」王仁磅這二貨這般膽大的同志叫起來也是聲音在顫慄著。

大家看去,現一隻黑青色的手從縫隙里伸了出來就擱在縫邊。那手還在往外拚命擠著,似乎是想把棺槨的縫隙弄大些自個兒想跑出來似的官術。

「不會遇上粽子了吧?」戴成說道,張隱豪一聽趕緊,那是很麻溜的把黑驢蹄子給拿了出來,據說這玩意兒對付棕子很靈念的。

這東西現在好像也縮水了不少,就巴掌的一半大。

「你這玩意兒能行?」王仁磅描了那麻溜溜的黑驢蹄子一眼,顯然不信。

「這黑驢蹄子是我家祖讓傳下來的,聽說有著一千年歷史了。這粽子如果是在一千年內形成的都有辦法。當然,也不敢保證。有些粽子有特殊能力。」張隱豪說道。

「一千年外呢?」王仁磅緊追著問道。

「那就聽天由命了。」張隱豪雙手一攤。

「你怎麼不整些年份久的不就解決了。比如說整個三千五千年的。」王仁磅哼道。

「我也想啊,整個一萬年的更好,可惜咱的祖先在那個年代估計還沒有出世。」張隱豪哼聲道,感覺這傢伙有些胡攪蠻纏。

「出手。」葉凡下了命令,張隱豪在黑驢蹄子撒了下些白色的粉末狀物質,一邊往那伸出的手上砸了去一邊說道,「這白色藥粉也是專門能腐蝕屍體的。是用祖傳秘方製成的,如果屍體粘上不到幾分鐘就能腐蝕了。當然,這東東對人也有影響。使用時要小心別給粘上。」

王仁磅一聽,趕緊退得遠遠的。

「也不用如此的害怕,這東西一沾上屍體很快就鑽進去了,你就是用手摸也摸不到了。」張隱豪鄙視了這位怕死的同志一聲。

「誰怕了,老子是嫌臟。」王仁磅嘴硬道。

滋啦……

果然有點用。那隻手上突然騰起一股黑煙。而且,手掌亂七八糟的掙扎著好像動作更劇烈了起來。

「好像你這東東沒用?」戴成問道,因為黑煙過後現那手根本就沒有什麼傷痕。

「完啦,遇上一千多年前的了。」張隱豪臉色一僵,相當的難看。

「不用怕,讓它出來,咱們有槍還怕它。」葉哼道。乾脆拿起一合金橇棍來伸進去往上一橇。

「槍不能用,粽子其實是沒能腐化的屍體。一旦被你用槍開爛,那屍毒可就散開來,那危害性更大了。」張隱豪說道。

「咱們有防毒面罩。」王仁磅哼道。

「有的時候也不頂事兒。」張隱豪搖了搖頭。

滋嚓一聲。

那巨大的石頭棺槨的蓋板往裡面滑開了一個大口子。一個人都能鑽進去了。

四人一看,頓時全都皺緊了眉頭,噁心得要死。現一具屍體全身黑青之色在往棺槨壁上爬。

「幹掉他。」王仁磅叫著拿出一錘子樣東東就要砸爛這屍體。

「別動,這具屍體好像不是自已在動。」葉凡突然出手擱住了王仁磅。

眾人仔細看了一下。才現了端倪。在屍體周遭都爬滿了一種像甲殼蟲樣的噁心東西。原來就是這東西在推動著屍體作出掙扎的動作的。

「你們看,這具屍體是二手二腳。跟守門洞的四腳六手不一樣。這具屍體看上去跟我們差別並不大。不過,很奇怪,這只是棺槨的第一層,這屍體怎麼會在第一層里。」葉凡講道。

「嗯,裡面也不曉得還有幾層。你們看,這第一層裡面填充了許多能防腐的材料。

這種像木渣樣的東西我們祖上叫他『木寶』,這東西吸水性強,能讓屍體保持乾燥,而且能不斷的吸收屍體身體內的水份。

而這種像紅色的石粉有防蟲蛀的功效,我們祖上叫他蛀石。不過,這些蟲子倒是不曉得是什麼來頭的。

而且,這些蟲子既然存在於密封的棺槨內,為什麼不會把屍體給啃了?至於屍體存於第一層,估計是陪葬或別的什麼原因了。」張隱豪也是緊皺眉頭不知所理。

「這蟲子有沒危險?」戴成問道。

「暫時它沒動作,不過,誰曉得這東西是個什麼玩意兒。」王仁磅哼道,突然打了個噴嚏。

「不好,快閃!」葉凡現,那蟲群好像給驚動了,嗡嗡叫著紛紛從棺槨里飛了出來。眾人掌勁掃出,卟卟卟蟲子頓時就落了一地都是。

不過,這蟲子太多了。四人不斷的揮掌但還是弄不完。

「不能這樣子干,不然累死了最後還得被它給啃了。」葉凡說道。

「用火試試。」王仁磅叫道,戴成掏出一枚小如乒乓球大的火雷彈往空中一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