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九百二十一章師傅也撿漏

第二千九百二十一章師傅也撿漏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不要看我,我也不曉得這有什麼用官術。原本是我師傅頭上拔下來的簪,我師傅是個道士,用這個束頭的。

後來師傅快死的時候留給我的唯一的一樣東西。當時師傅也說不曉得有什麼用。

不過,這是師傅在偶爾一個機會下撿的漏。」李嘯峰臉上居然盪出孩子般的笑意來。

「撿漏?」葉凡失口而出,這話李嘯峰居然也能講出來,實在是罕見。

「沒錯,就是師傅撿的漏。二十年前的事了,當時師傅也達到八段頂階了。

有一次到枱曆山採藥,師傅只相信自己採的葯,不吃別人的葯。

對於什麼西醫更是不屑於一成。師傅講了,只有咱們華夏的中藥才是世界上最好的葯。

是講究純然天才的,不像西藥都是化用合成的。所以,直到死師傅也不願意用西藥。

也許是他太固執了,要是當時肯用西藥,中西結合,他還能多活上幾年了。

當年在枱曆山,師傅採藥采累了躺一草叢居然睡著了官術。最後被一陣打鬥聲給驚醒了。

現兩道身影打得正歡,那招式,那內氣,就是以師傅當年的八段頂階身手也是看得是心驚膽顫的。

兩個高人隨手一掌就能劈斷五六十米開外那成人拿抱的巨樹,這身手,估計現在只有12段位頂階才能辦到。

師傅嚇得大氣都不敢出,像這種高人比斗如果被他們現那肯定必死。

不過,師傅通過他們的打鬥以及一些言論才曉得兩人居然在爭一樣東西。

最後兩人打了一天一夜,雙雙都受了重傷而且一起抱著滾下了枱曆山下。

當時這簪子好像是在打鬥中不經意間彈了出來,師傅好久才敢出來,確信沒人時撿了簪也不敢停留溜了。」李嘯峰講道。

「後來太師傅沒回去找過嗎?」葉凡來了興趣。把玩著這簪,

「不敢回去,要是給那兩位高人現了一絲痕迹那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人家倆人搶了半天居然被你撿走了,那人家還會饒了你不成?如果說你騙人裝著不知,人家才不會信。

不然,好端端的你跑這裡來幹什麼?」李嘯峰搖了搖頭。

「也是,不過,李老去過沒有?」葉凡問道,有些不死心。

「沒去過。而且,都過去幾十年了,去了估計也現不了什麼了。

要是惹上麻煩也不值。雖說那兩位高人未必活著,但他們總是有弟子親人。

有些高手的脾氣很怪,安排人守上幾十年都會。這事我本來是不想講出來的。

不過。我時間不多了。讓這個秘密一直跟著著下了地府也覺得有些不值。而且,我認為交給你較合適。交給李龍的話反倒會害了他。

但是,我覺得,如果你沒有突破半先天門檻時最好不要去枱曆山淌這渾水。

不然,我李嘯峰還真是罪過了。」李嘯峰講道,有些擔心。

「放心李老,我不會輕易去涉險的。再說了。我葉凡是小強命,是不容易到『地下』的。即便是命不好僥倖到了,也可以跟李老一起喝茶嘛。」葉凡笑道。

「你小子咒我早死是不是?」李嘯峰貌似不悅的哼了一聲。

「對不起對不起,口誤了。不過。我還真是希望李老到時跟我一起下地府。至少也得再過二三十年吧我再去枱曆山。」葉凡說道。

「別跟我耍嘴,你要慎重。算啦,這簪既然都交給你了。是福會到,是禍也躲不過的地。

你好自為知吧。不過。這簪也許還真是一普通物件。我琢磨了幾十年也沒琢磨出什麼來。

包括我師傅也沒理出個頭緒來。本來是想敲斷看看裡面,不過。他一直沒捨得下手。

直到死也沒有下手。」李嘯峰說道。

「兩大高手在搶,肯定不是非凡之物。只是咱們一時現不了罷了。」葉凡講道。

「也是,到時你什麼時候解開了這個謎團可不能忘了到八寶山來給我說叨說叨這事。我可是在地府天天等著你傳消息。」李嘯峰顯得很輕鬆,講到死他一點不再乎。

「一定!」葉凡慎重的點了點頭,見李嘯峰都如此的豁達,自己何必再兒女情長的惹得李老不高興。

「哈哈哈……」李嘯峰大笑著,突然沖外邊喊道,「李龍你進來。」

李龍微低著頭進來了,問道:「爸,你別這麼笑,要注意身體。」

「醫生管我,護士管我,你小子也管我,別在這裡放屁。」李嘯峰訓著,看了葉凡一眼,收斂了笑,「葉凡,我把李龍交給你了。我李家就這麼一個兒子。不求大福大貴,但求平定無事。」

「放心,李哥有什麼事知會我一聲就是了。」葉凡慎重的點了點頭。

「好好,這聲李哥叫得好。」李嘯峰笑了兩聲。

又閑聊了一陣子葉凡出來了,現龔開河來了,叫葉凡到旁邊的休息室坐坐。

「龔組,你剛才講的粵州軍區那邊有小動作指什麼。我一時給急著,忘了?」葉凡問道。

「還能有什麼,既成事實了。他們先把事搞出來,比如軍區先出錢把土地拿下來爾後搞一些前期的工程。

到時上級看到他們決心如此的大,而且,如果半途而廢的也著實可惜了。

再加上這個軍港也論證了十幾年了,確實具有可行性。這樣一來,既成事實之下不得不批准了。

當然,軍港建設非同小事,關係著國防大業。也不可能你想怎麼搞就怎麼搞。

他們如此的干是要冒很大風險的。搞不好軍區領導班子還要落下個處分。

不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