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九百二十二章這事是你逼我的

第二千九百二十二章這事是你逼我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放心,我說過不會就不會。至於說誰說漏嘴了。呵呵,倒是在談到昌背山組建兵團一時缺少高手的事時王老有講一句。意思是車天同志很適合這個位置。不過,我考慮到你的感受,所以沒有採納。」龔開河說道。

「王老一直在王家谷呆著的,他怎麼可能曉得的。」葉凡失口而出。

「呵呵,這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王老的秘密,我也不能過問是不是?」龔開河狡詐的一笑。

葉老大頓時明白了,忍不住罵了一句:「王仁磅你這個死二貨。」

「我可沒講是仁磅同志講的。」龔開河像個勝利者,似乎是完全拿捏住了全局。

走出軍醫總院,葉老大馬上打了電話給王仁磅,罵道:「你個二貨,背後陰人可是不地道。」

「啥意思了葉老大?」王仁磅這傢伙肯定在裝傻。

「你就裝吧,繼續裝。」葉凡狠狠的哼道。

「我的哥哥也,我真不曉得出了咋回事兒,還請你明示。」王仁磅這貨趕緊喊冤,那聲音震得葉老大耳朵都嗡嗡炸響。

「車天的事你敢講不是你講給你家老爺子聽的?」葉凡冷冷哼道,「我可是有再三交待過,這事不能外傳。你看看,你這破嘴,真是煩死人了。」

「這事……」王仁磅被噎貪住了答不上來了。

「怎麼樣,啞火啦?」葉凡譏諷道。

「我也是被你逼滴。」王仁磅突然撩出一句話來。倒是令得葉老大一愣,問道。「我啥時逼過你了,你這傢伙,講謊話也不打草稿一下。」

「你丫的自己乾的好事還在我面前裝傻?」王仁磅不滿的哼聲道。

「啥?我自己幹啥了。老弟,你可是講清楚。今天不把話講清楚,看我怎麼收拾你?」葉老大可是有些惱了,這傢伙栽髒的本事還真不是蓋的。

「有錯嗎?昨天龔組長到我家裡來跟我家老爺子坐一起喝茶。他見我進來隨口問了問十六。

而且,還假惺惺的賞了兩個破小物件給我的孩子。爾後,老爺子就問我昌背山護洞兵團組建的事。

我說還在籌劃當中。就是能符合A組條件的正式隊員太少了。老爺子臉一板訓叱我不上心。

就一個五段位隊員都招納不進來。我就頂嘴說是要不老爺子出面從羅浮宮挑個把出來。

羅浮宮在古代也是大派,是跟少林武當齊名的大派。只是羅浮宮人作人比較低調,不如少林武當的名氣大。

不過,即便是在現代社會沒落了,但瘦死的駱駝也比馬大是不是?

再怎麼講挑個把五段位低手應該不難。」王仁磅哼道。

「說得也是啊,羅浮宮如此勝名,又出了王老這種高手。五段高手應該一個加強排不成問題是不是?」葉凡也同意。

「說滴比唱滴還好聽,哪知老爺子一聽臉一板,色度都變了。手一揮說是今後不許再提羅浮宮。我一聽,估計這裡頭有故事。只不過老爺子不肯講,我也不便於問。」王仁磅講道。

「那跟你出賣車天也沒屁關係嘛。」葉老大哼聲道。

「當然有關係了,當初說是成立昌背山護山兵團指揮部。你是總指揮。我跟戴成都是副總指揮。

這屁的指揮一點好處沒有,倒是盡惹麻煩。而組裡給我們指揮部下達了招收三個五段及以上高手的任務。

華夏雖大,但五段高手都是有門弟有來處有出處的。哪能說隨便說招就招。

你葉老大陰啊,就把這任務擱我跟戴成兩人身上了。」王仁磅哼道。

「我這總指揮不是也是受害者,也要招一個嘛。」葉凡趕緊說道。其實這貨心裡有些發虛。

當初龔開河把這任務只是交待給葉凡的,並沒有說要分配給戴成跟王仁磅的。是葉凡把這兩位給套進來了的。

「你還敢講,我後來才曉得。這事根本就是你個人的任務。好像是龔頭兒跟你作了筆什麼交易。

最後你倒好,把我跟戴成兩人都給拉了進來。而當初你分配了這個任務後我就把主意打到了羅浮宮。

不過,老爺子一句話把這條希望之路可是全給堵死了。隊員沒有了來處,你叫我去啥地方招去。

而老爺了可是不管這些,勒令我十天之內要招到五段。還說咱們王家世代為國,不能丟了老王家的面子。

好像我王仁磅成了王家的敗家子兒了,真是可氣。」王仁磅是越講越氣了,估計在電話那頭咬牙了。

「咋能這麼講呢?你王仁磅同志可是頂天立地的漢子,現在貴為中警內衛局局長,正廳級幹部,哪點比別人差了。

這內衛局長走出去哪位不給點面子是不是?你看以前老狼,就是副部級幹部人家也沒怎麼擱眼中的。

而且,你仁磅同志外號不是『情刺』嗎?連女人都能拿下,還再乎一個小高手不成?

咱們啊,不能長了別的志氣滅了自家威風。該抖瑟時不必客氣什麼是不是?」葉凡小拍馬屁道,給點甜頭給傢伙。

「屁局長,你怎麼不當?龔組雖說在一旁悶聲喝茶沒講什麼,不過,老爺了逼得緊。

後來,龔組居然還說你葉老大推薦的那個高手有著七段身手,已經有眉目了。

說是在三天之內就能搞定下來。龔組雖說沒講我不得力,但這話可是含有那味兒的。」王仁磅說道。

「誰說的有眉目了,不可能的。還七段,七段個毛病啊。我那個名額到現在也是無處著落。兄弟你可能被龔老頭給設了『井』了。咱們兄弟,都給他套牢了。」葉凡急了,說道。

「還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