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九百三十一章譚笑笑的妖嬈

第二千九百三十一章譚笑笑的妖嬈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他怎麼處理?」查彼此看了又跳又咬的查切爾一眼。

「唉,先送精神病醫院吧。估計是受刺激過猛真的瘋了。這也是他的報應,唉……」查董事長痛苦的揮了揮手,兩個保鏢過來架著查切爾走了。

「安排兩個保鏢看著他。」轉爾,查董又哼道,對於查切爾的瘋還是不放心,盯著他。

不過,當葉凡走到樓下時卻是愣神了一下。原本熱鬧的場面此刻冷清清的就見幾個查家的保鏢。

而地下更是狼籍一片,到處都是些瓜果食物以及酒水碎瓶子等,這豪華的大廳都快變成垃圾場了。

而讓葉凡愣神的並不是這個,這個正常。而是發現田一刀那個傢伙居然此刻一臉麻黑之色斜躺在一張桌子上。

這傢伙中毒了,怎麼回事,難道他去惹『痴子』那傢伙了,葉老大心裡打了個問號,感覺好笑,走了過去。

「別動他,他受傷了。」想不到背後傳來查枝青的喊聲。

「他怎麼了?」葉凡問道。

「剛才有幾個人下來,他們很兇。見人就踢打,有個人要攻擊我。他撲上來救我就跟那人打了起來。結果他受傷了,而且,表面上也看不出什麼傷來,不過,他說是全身無力,很痛苦。我準備送他去醫院。」查枝青指著田一刀說道。

「呵呵,他這傷醫院治不了。」葉凡甩出一句話後看了田一刀一眼,玩味似的一笑。轉身大步而去。

「這什麼人,講這種話。真是的。什麼傷醫院治不了。」查枝青頗為有些不滿的沖著葉老大的背影哼了一句,那邊兩個保鏢過來抬起田一刀出去了。

走出來後葉凡才發現,這鴻邪灣還真有些邪乎。一個灣很小,海水從這裡拐了個彎又過去了。因為拐彎的緣故,這裡的水流非常的激。

海水拍得岸邊是嘭嘭震響,而且,水花濺起足有三四米高,居然形成一道天然噴泉。在查家別墅的彩燈映照之下顯得相當的迷幻。

好久了都沒見警察過來,看來,查家人並不想讓警察摻雜進來。這事,估計是內部自行處理了。

這個挺正常,家醜不可外揚。特別是對於查家這種名門。不過,保鏢卻是一下子增加了許多。

從外邊開進來一中巴的保安。個個都拿著電棍之類的。

「唉,人多有什麼用。哪能攔住像『痴子』這樣的用毒高手。」葉凡嘆了口氣。當然。相信『痴子』這傢伙也嚇破膽了,不會再來了。

一間民房裡,剛才被嚇破膽的『痴子』露出了本來面目。臉上有道很深的刀疤。彷彿一條蚯蚓橫在痴子的臉上。

此刻屋裡坐著幾個人,痴子並沒有坐主位,主座上坐著的卻是一個扎著兩條羊角辮子的女孩子。

女孩子看上去很嫰樣子,似乎就十八九歲樣子。一身黑色的連衣裙。脖頸上戴著一條白色石頭串成的鏈子。

面相只能算是中上水平,不過,其人有一股子獨特的氣質在。給人一種妖嬈中不失清純,清純中又有著妖嬈顯現,反正很是獨特。

而痴子這幾個人好像有些怵這姑娘。一個個講話都非常的恭敬著。

「你是說他真的直呼著『教主』的大名?」姑娘居然嫣然一笑,問道。

「沒錯。他們幾個都聽見了。還說龔秋什麼什麼滴。譚公主,如果我講假話你可以任意的處理我。」痴子講道。

如果葉凡有聽見的話就能猜想到此女就是五毒教百年來第一次煉出的毒人譚笑笑,也是教主龔秋的關門弟子。

在五毒教中地位奇高,差不多有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感覺。

「此人真的很年輕?」女子又問道。

「嗯,看上去的確年輕。不到三十歲模樣,也許是保養得很好,其實不年輕了。我們馬上調查過查家晚上請的客人名單,並沒有此人。不過,後來我們抓了個人問問,才知道此人叫葉凡,是大陸那邊橫空機電集團公司的總裁。一個生意人。」痴子說道。

「一個生意人,他怎麼可能知道教主大名。會不會是亂叫出來正好撞中唬人的?」譚笑笑眉毛一抬,問道。

「應該不可能,他彷彿知道我的身份似的。而且連講了三次。這應該不是偶然。而且,他又是怎麼會知道我們教主大名。」痴子搖了搖頭。

「這傢伙難道出身於華夏某個名門大派,或者說是某個底蘊特別豐厚的大家族。此家族肯定會武,而且相當的不凡。能知道教主大名的大家族不多了。教主已經幾十年沒在外邊露面過了。知道他的也就那些同層次的高手。」譚笑笑哼道。

「會不會是此人家族是高官,而華夏有個特殊組織小特勤a組。

而政府某些高官是曉得這個秘密組織的。所以,有交待後輩們在外邊要注意一點。

而此人也是從家裡人處得來的龔教主的大名。而a組不可能沒有備案。

前次華夏軍方不是派了個叫什麼蘭遠金的傢伙來過咱們教里。

最後被我們搞的蛇蟲嚇得差點尿了褲子。這說明咱們教一直在a組的關注之下。」痴子講道。

「嗯,也有可能。不過,他怎麼會知道你是五毒教的人。這個,你們還經過化妝過。

面上又沒寫著的,此人不可能是普通世家子,絕對是有武功的家族。

華夏有武功的家族不少,好多家族都隱姓埋名的不對外公布。也許你看到一個飯館老闆就是那家族的族長。」譚笑笑說道。

「不管他是誰,也太囂張了。他不可能跟教主是同層次的人。而如此的囂張,估計是認為自己家族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