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三百四十二章堅決打壓

第二千三百四十二章堅決打壓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結果高成倒下了,葉凡雖說沒受到什麼涉及。但督查室那邊也有提議要求葉凡同志要狠抓幹部的思想教育等。面上講是建議,實則上是要隱晦的批評小葉同志思想上麻痹的。

所以,這件事就是葉老大心頭上的疼。你車軍這個時候提出來,那跟在葉老大傷口上撒鹽巴又有什麼區別。

「我看車書記這提議蠻不錯的嘛,幹部的思想工作要時時抓天天抓才行。

稍微一放鬆就可能出問題。這次海山煤礦的事就是一個教訓。高成作為市長,居然帶頭違反組織規定。

還有吳用同志,這不,受到處理了。這些,歸根到底,跟幹部思想上的波動有關係。

如果能時時抓,狠抓一下思想教育,讓同嶺市的幹部們都牢記黨的教育,時時刻刻的提醒著自己身要正,要按規矩辦事。

我想,可以挽求很多處於懸崖邊緣的同志的。可能讓多少幹部少走彎路走回正道。」想不到孔端搶先冒頭,貌似在議車軍的問題。其實是支持車軍的提議。

「好了,這事我早放在心裡了。而且,年底到了,難道還要在過年時叫同志們到黨校過年不成?

幹部的思想方面是得抓,不過,也要看時間跟時機。也不宜於動作太大搞得人心惶惶。

咱們同嶺市剛接受過政務院來的督查室的同志們的洗禮。這說明同嶺市市委市政府以及各位幹部同志們是經得起考驗的。

同嶺的絕大多數幹部們同志們思想素質是過硬的,還有十幾天就過年了,在年底前就不必要折騰這事了。

一切等年過後回來再講了。讓大家安心過個好年吧。」葉凡說道,自然,這貨是要把車軍跟孔端的勢氣給馬上打壓下去。

不然,這勢頭一漲不壓下去那對於葉老大同嶺市委一把手的權威就是一種嘗試跟挑戰。

「葉書記,這個,恐怕上頭督查室的同志還在關注著咱們同嶺。前次紀委也宣布了處理意見,有提醒同嶺的領導們要注意狠抓幹部思想教育。

如果不及時行動起來,就怕給督查室的領導們留下一個拖沓的不良印象。

這對於咱們同嶺市委班子是很不利的。領導交待的事咱們要及時的把握住,利用這次機會辦幾個班在年底前及時的補充培訓一下。

也能給下邊的同志們敲響警鐘,免得在過年時再出什麼問題是不是?」車軍說道。

「過年時再出什麼問題,車軍同志,你是希望過年時咱們市再出問題是不是?」葉凡口氣開始犀利了起來。

「有防備總比沒防備好,不然,誰敢肯定能不出問題。到時如果再出現此類問題,我怕我無法向上面交待。

上頭肯定會調查,會問咱們為什麼不執行領導的指示,是不是把領導的指示當耳邊風了。

還有,就是在坐的各位同志們也差不多。」車軍堅持自己的主張,大有頭次會議上就跟葉老大頂牛的架勢了。看來,這傢伙還真是囂張慣了,連養精蓄銳都不屑於一顧了。

「好了,辦培訓班的事擱年底後再說了。」葉凡擺了擺手,再次提醒車軍同志你要適可而止。

「葉書記,我覺得還是在年底前突擊培訓一下較好。不然,如果出問題後果相當嚴重。咱們在坐的都負不起這個責任。」車軍還真是不開竅,真頂上了。

「如果你覺得我的指示不是指示的話那就請車軍同志你先出去休息一下,想好了再說。服從組織這一點軍車同志實在不懂的話那就再回省委黨校去培訓一段時間再說了。」葉凡硬梆梆的講道。

今天非得把車軍的勢頭狠狠的壓下去才行了。不然,這一次軟了,下次估計這貨會扯起省委書記的旗子把自己全踩腳下了。

「我……」車軍吶吶著,臉漲得通紅。他實在也沒想到,葉凡如此的強勢。

本來以為自己有省委羅書記在撐著,你葉凡再怎麼講也不敢有多強勢了。

至少也得考慮一下,爾後在常委會上跟各位同志議議。即便是最後沒有結果那也等於自己掙到了面子,初步的墊定了權威的基礎。

所以,幾天就想出成績的車軍同志心急了。當然,車軍也不是傻瓜,能給羅書記當秘書的人哪能是傻瓜,他當然另有意圖的。

他是想提前在市委常委會上喊出自己的聲音來以證實自己是存在。不然,在葉凡跟孔端兩位強勢人物強壓下哪還有自己的立足之地。

「我覺得在年過後再安排最好了。」王龍東出頭為葉老大吶喊了,接著是米月、呂林,玉春風都表了態。

就是一向不怎麼開口的市委副書記兼紀委書記的李韋同志也開口一臉嚴肅的講道:「年底了,還是讓同志們先過個舒心年吧。不然,一進黨校,又是這種性質的培訓,哪位同志心裡不長個疙瘩,不怎麼妥當。」

鳳水玲是曾經的高成的鐵竿,高成倒了,鳳水玲這些天下來日子也不好過。

所以,這女人也懂得夾起尾巴作人了。自然是一聲不吭了。給人的感覺是默認了。

這樣一來,加上葉凡同志的話就有七位同志是這種態度了。而孔端除了開頭漏了一句後就不吭聲了。

而孔端的另外三位盟友,畢雲理、遲浩強及任信天見孔端不開第二槍,也沒琢磨出孔端真正意思,自然也全在觀望著。

「既然各位同志的意見不一,那就到年過後再講這事,不過,我保留意見。」車軍硬著頭皮為自己找了個理由就驢下坡,這貨臉有些黑黑的坐了下來。

「記上記上,車軍同志保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