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九百三十九章哥們,你給頂缸吧

第二千九百三十九章哥們,你給頂缸吧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你丫的也太『逗』了吧。」葉老大笑得差點上氣不接下氣了。

「後來我問老狼,到底咋回事兒。你這好像不是跟兄弟我找樂子而是真打啊。老子就這初階哪能打得過你。別玩了,老子認輸了。」王仁磅講道。「老狼怎麼說?」葉凡追問道,倒是好奇得很。

「還能怎麼講,他乾脆一屁股坐在了我辦公桌上。那屁股就在我頭上,而且,兩條腿還一晃一晃的在我臉前不遠處晃蕩著。那腳真臭啊,差點熏死我了。他一直罵我『不地道』,說什麼『兄弟背後一刀』什麼的屁話。

我當然不承認這些了,不過,後來老狼說你丫的,我功力恢復並全突破到10段頂階的事可是你講的。

我當即馬上堅決否認。不過,老狼有的是狠招子。說這事是龔組說的。

我一急氣得大罵龔老頭不是個東西,居然出賣我。哪曉得這話居然是老狼在套我話,我當時也是給急糊塗了,才中了老狼的招子。

這下子脫口了這話也收不回去了,老狼那個氣啊。一巴掌就把我的辦公桌給拍散架了。

並且,看那架勢,我不被他打個半死是不會『收兵』的。我一看不妙啊,老狼這熊人狠起來還了得。

估計是誰講都沒用滴,到時即便是老狼給我賠償道歉什麼滴可這頓打可是白挨了。

好漢不吃眼前虧,我只好。對不起了,只好是……」王仁磅講到這裡居然不好意思的看了葉老大一眼。

葉老大一愣,心說這貨莫不是把我給供出來了吧,嘴裡卻是問道:「只好怎麼?」

「唉,死貧道不如死道友了。沒法子啊……」王仁磅估計在苦瓜著臉嘆氣了。

「啥,死貧道不如死道友,你丫的真滴把我給供出來啦?」葉凡那個氣啊,聲音猛地一下子就粗了不少。

「沒法子葉老大,你總不能看著我被老狼打成殘廢人兒是不是?而且,你武功比老狼高。他即便是知道了也沒辦法。到時。嘿嘿,他如果還想撒氣的話,你只要一捏拳頭,他不照樣子老實了。這年月沒辦法,拳頭大就是硬道理。」王仁磅估計是乾笑不已。

「你丫滴,倒是把自己摘得乾乾淨淨。這事明明是你泄密給龔組的,我可是啥事沒幹。到現在還雲里霧裡的。並且,老狼如果被供出來,那他的去處很可能會重新調整。本來我是希望他到天雲省軍區來支持我的。這下子一換地兒,我可是憑白地又丟了一個大幫手。」葉凡哼道。

「沒辦法。地兒肯定要調整了。聽說龔老頭行動迅速。馬上把老狼叫去問話了。

老狼也頂不住這政策攻勢,最後只好繳械投降承認自己現在是10段位頂階了。

這樣子一來,龔老頭可是高興了。所以,為了昌背山之事,龔老頭馬上去了唐的辦公室。

唐也迅速,立馬指示特事特辦,因為昌背山不能缺了高手護衛。這帥不能確定昌背山不安全。

所以,今天早上老狼又被叫去談話了。其實算不上談話,軍界委員會那位副主席同志當場宣讀了上頭的決定——任命狼破天同志為粵東省軍區司令員。粵東省委常委。

駐昌背山XXX團最高指揮官……而且,指示,要求老狼今天晚上務必到位,不能有絲毫拖嗒。

估計老狼也快到粵州了。所以,這個,沒法子了。這樣,這次的事算我王仁磅欠你一個人情怎麼樣?

下次有機會了肯定補上。」王仁磅笑道。

「你想求我辦事吧?」葉凡譏諷道。

「嘿嘿。沒法子,估計老狼一到粵東就會過來找你。到時在他面前還希望你能承認這事是你乾的。跟兄弟我是一頂點關係都沒有。以你葉老大的氣魄,老狼也只能自認倒霉是不是?」王仁磅乾笑不已。

「中啊,你可是欠了我一個大人情。到時需要你小子的時候給你頂上。」葉凡心裡一愣。轉爾又喜上眉梢。

老狼過來了也許還能相助自己把燕月灘這事給搞定下來。有支持者總比沒支持者滴好。

而且,飛空廠以後在粵東要大發展,有老狼偶爾在其省委裡頭發出點聲音來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沒問題!」估計王仁磅在電話那頭拍胸脯了。

「嘿嘿,我要找你的事肯定不是容易擺平的事滴,到時你丫的敢賴賬的話,我這拳頭可不是泥捏紙糊的。」葉老大也是乾笑了兩聲。

「啊,這個……完啦,我完啦……」王仁磅鬱悶得很,那笑聲也沒了,估計代之的是苦瓜了。

「沒啥,死貧道不如死道友嘛。咱們是兄弟,你就是貢獻出來也是為了好兄弟是不是?」葉凡乾笑道,自然要打擊這傢伙一下,不然,被他耍了還要自個兒捂嘴巴不成?

「你怎麼不頂上,話講得好聽。」王仁磅嘀咕了一句咔嚓一聲掛了電話。

晚上的時候譚司令員正坐家裡沙發上看報紙,不過,龍部長又匆匆來了。

「我說老龍,怎麼還是一臉『菜色』。」看了龍學進一眼,譚司令眼中閃過一絲訝然,有些疑惑。

「真是邪門得很。」龍部長一屁股坐了下來,順手把公文包往旁邊桌上一擱,給氣著了。

「是不是喬師長沒給面子?」譚司令問道,覺得有些怪。

「話講得還是好聽的,估計是不敢過於得罪我這個軍區的財神爺。

畢竟他們的錢掌握在我們手中。不過,話雖說講得好聽,但是,沒一句落到實處。

我剛講了飛空廠的事,這傢伙就開始七推八擋。反正就是拖,說什麼最近軍區又要大比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