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九百四十二章明白了

第二千九百四十二章明白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這事張司令催得緊,我又是負責軍港籌建的。

沒辦法,所以,希望粵東省委能出面給作作葉凡的工作。不然,這事拖下去可就誤了國防建設。

這事,我們又不可能採取強制手段。由地方政府出面還是較為妥當的。」

「你們軍區不是有能人嗎?」趙昌山冒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來。

「能人?」譚司令念叨了一句,看了趙昌山一眼,說道,「這個,範圍太大了。還請趙書記給個明示。主要是時間緊任務重,我們等不急了。」

「紅劍師團嘛,只要那位喬大公子一出馬,什麼事解決不了。你何必到我這裡來兜轉,近水的樓台先得月了不就成了?」趙昌山說道。

譚司令員一聽,頓時一愣,心裡開始疑惑了起來。怎麼趙昌山會專門提到這個呢?

不過,趙書記如此的講了。譚司令也不敢再囉嗦下去,走出省委後一直在琢磨這個問題。

匆匆趕回到了軍區,譚司令直奔軍區司令張成高辦公室而去。因為張司令剛從燕京趕回來,點名要聽彙報。

「趙書記怎麼講?」一見到譚司令,張司令一邊站起來親自給譚司令倒了杯茶,劈頭就是一句。

「提點我說是紅劍師團有能人喬世豪,不過,我們已經試過了。喬世豪同志也在『推』,這條道行不通。他不肯出手總不能叫我逼著他出手。那總後的喬副部長還不跟我急了。」譚司令說道。

「看來趙書記自己是不會出嘴了,不過。指的這條路又給堵了。不過,我在想,趙書記是不是有另外一層意思?」張司令員是塊老薑,敏銳的感覺到了其它的不同。

「另外意思,另外還有什麼意思。咱們軍區的紅劍師團名頭響亮,喬世豪又出身喬家大院,這個,估計整個粵東省委都知曉。而趙家是軍門大家,趙書記會關注著這一點也純屬正常。」譚司令講道。

「我記得以前喬家大院還有另外一位公子爺也在粵東省委工作過,老譚。你還記得住他嗎?」張司令說道。

「你講的是喬報國,沒錯,他以前好像是粵東省委副秘書長。現在不是到南福省的徳平任市委書記去了。這個,好像跟這件事也沒什麼關聯。」譚司令說道,倒也聽說過這事兒。

「呵呵,蘇青雲同志不是跟喬家有親戚嗎?」張司令員笑道。

「我倒把這茬給忘了,青雲同志是喬報國的岳父。不過,這個跟葉凡也沒什麼關係吧?」譚司令說道。

「去打聽一下,沒準兒還有意外收穫。我想。趙書記不會無地放矢。因為,他能想到喬世豪估計我們也能想到。為什麼他還要提醒這個。這其中,可能有別的原因啊。」張司令說道。

譚司令員沒辦法,只好又匆匆聯繫上了蘇青雲。蘇青雲倒是答應出來一起吃晚飯。

當然,譚司令也打聽出了蘇青雲有個親戚就在軍區裡面,當然也是拉上他一起去的。此人叫蔡鴻強,粵州軍區一個中校參謀。

請客的地點就在省軍區招待所,這個,倒不必跟狼破天打招呼。譚司令亮出身份揩油一餐飯還是相當容易的。

而狼破天這個司令員聽說臨時頭有事出門去了,其實狼破天此刻正跟葉老大在一起喝小酒。

兩人在酒桌上你來我往了幾杯過後。譚司令隨口就拋出了話題。

蘇青雲一聽,頓時一愣。

這個神情可是給譚司令員瞧在了眼中,心說莫非還真有些什麼來著?

「這事,有些難辦啊。」蘇青雲嘆了口氣,泯了口酒。

「姐夫,你看,譚司令可是很有誠意的。這事上頭催得緊。而我現在也是軍港籌備組成員之一了。要是拿不下來的話上頭追問起來麻煩就大了。我們籌備組成員全得挨板子的。」譚司令看了蔡鴻強一眼,蔡鴻強心領神會,馬上出口了。他跟蘇青雲的老婆有親戚,也叫姐夫了。

「鴻強。不是姐夫我不出面。而關鍵是這件事很難辦。」蘇青雲皺了下眉頭。

「難道這個葉凡很有來頭?」譚司令心裡更為疑惑。

「來頭,這個,怎麼講吧。算啦,我跟你們講實話吧。這事世豪不好出面。就是我雖說是省城書記,但也不好出面。因為,葉凡是喬家大院的女婿。你們說說,這話叫我怎麼樣開口。到時,喬家大院會怎麼看我蘇青雲是不是?」蘇青雲說道。

「女婿?」譚司令一下子呆住了。

「沒錯,喬委員是他的岳父。這事我真幫不上忙了譚司令,不好意思。」蘇青雲講道。

自然,後邊就沒再談了。匆匆吃完飯譚司令連夜趕到張司令家裡彙報了這件事。

「難怪啊,原來是喬家大院的女婿。我說他口氣怎麼如此的硬朗。」張司令也是有點頭大了起來。不看孫面看佛面,喬家大院總得給點面子。

就在這時候,狼破天居然也趕到張司令家了。其實是葉凡一直在關注著粵州軍區這邊的動靜的,老狼自然是他支使著過來的。

「破天同志,你剛下來,聽說你今天下去熟悉情況了?」張司令指的當然是昌背山那邊了。

「還沒來得及去。」狼破天直言不晦。

「也是,不過,也得抓緊點。」張司令員說道。

「我知道,明天過去。」狼破天看了張司令一眼,說道,「早上的時候軍區後勤部的龍部長過來跟我談了橫空集團的事。

我當時的確很忙,再說了也是剛到,一切不熟悉。當然,葉凡同志跟我曾經是同事,我倒也了解此人。

以前在中辦的時候偶爾還會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