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九百四十六章服了

第二千九百四十六章服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怎麼啦張局長?」葉凡問道。

「沒什麼,失理失理了。」張隱豪恢復了平靜。不過,這貨心裡可是震驚得很。

因為,當初去的四個人中就自己職位最低,其實就是一個跑龍套的角色,他們三個看中的是自己那祖先『倒斗』的經驗。那三個人中隨便一個都是自己的領導。

「這事,我希望張局長跟我袒誠相告。」葉凡講道為。

「我會如實向葉總彙報的。」張隱豪居然如此講道。葉凡一聽,笑道,「這個倒不必要,我可不是你的領導。算起來你今天下來還是我們橫空的上級領導嘛。」

「呵呵,葉總如此講的話那就沒把我張隱豪當自己人看待。我的意思你懂。我希望葉總能從其它方面袒誠一些。」張隱豪講道。

「有些事不必要說出來,你知道就是了。我看你現在就六段身手。

這在組裡想上更高一個層次難度還是相當大的。雖說組裡的入門門檻是四段,但是,我已經向開河同志提出過了。

估計在不久的將來,進入組裡的門檻會提高到五段。你這六段差不多就跟剛進組裡的情況也差不了多少。

你還年輕,再不奮起的話就要被時代淘汰。」葉凡語重心長了,「還有一點,我的身份在組裡是不能對你講的。

但是,我的身份是秘密。所以,你就把我當一個練過武的高手就是了。」

「我張隱豪這張嘴就是鐵嘴,葉總請放心,我也明白組裡的規定。

只是對於我的身手,我也很為難。這個,急也急不來。一時之間沒有路子可找了。

本來聽說組裡有位高手能製作雷陰九龍丸的,我們組裡科能組還曾經研究過這種葯,只是無法複製。

試了幾次都失敗了。吳組長很喪氣,也明白了,只有那位高人才能製作出來。

這就是高人的手段,並不是光靠技術就能整出來的事兒,還需要強力的功底子和對頭的方法才行。」張隱豪有些鬱悶。

「呵呵呵,別急,希望還是有的嘛,我看你也不過三十齣頭樣子嘛。沒關係,沒準兒什麼時候好運就降你頭上了。」葉凡笑道。

「葉總有辦法?」張隱豪一驚,趕緊問道,「我今年34了,這個,歲月不饒人,越年青的時候反倒是越容易取得突破。這時機一過就有些麻煩了。」

「辦法嘛,算啦,先談談你們調查組的事。不然這事兒煩著也沒心情去想其它的。我總得把眼前的事先解決掉才是。」葉凡說道。

這意思你張隱豪懂的,你能把這事擺平,那咱也幫你想辦法。

「唉,這事,說起來我也是無奈,想必葉總也看出一些端倪來了。」張隱豪嘆了口氣,似乎有隱情。

「是不是有人暗示過你?」葉凡心裡一動,明白了。果然有人在搗鬼。

「沒錯,臨來的時候部里分管領導有交待過。這事,我想,估計是華夏機械公司那邊跟部里某位領導關係不錯。」張隱豪露出了實情。

「是哪位領導?」葉凡追問道。

「這個……算啦……就是分管我們監理會財務一塊工作的於先理副主任。他也是國資委黨委委員之一。雖說他不能直管著我們,但是,有些事總是邊邊角角的牽扯著。而且,於副部長在部里也是老牌了。」張隱豪講道。

「嗯,不過,他跟華夏機械集團那邊的關係你清楚嗎?」葉凡問道。想不到扯出一尊神來。

「這個我不清楚,其實,這件事你們也沒什麼錯的。只是手段有點『餿』罷了。

要真論競爭來講也不違法。這事,葉總你放心。我會如實往上反應的。

只是有些方面我也作不了主。到時惹得那位同志生氣了估計還會換人過來折騰。

而且,一直以來,你們橫空集團都被華夏機械集團打壓著。實際上這個弊病天雲省也要付一定的責任的。

畢竟,在一個省內搞兩個生產類似產品的大集團,這個,明顯的是產過於求了。

而以前是計劃經濟時代,那個時候可以把全國的資源經過國資委,當然,那個時候還沒有國資,我們可以講是相關的部門把資源調配過來給你們兩個集團生產。

所以,這產品根本就不愁銷售。現在完全不一樣了,而在計劃經濟時代。你們橫空集團在指導姓方針,用人方面出現了一些問題。

才倒致了你們出現了決策姓錯誤。一舉被人家華夏機械集團給落下了許多。

而在爭取上面支持方面你們也明顯的落後於華夏機械集團,使得他們現在還是國家獨資,相當部分的產品還是國家給分配的。

國家給了他們更多的優惠,而你們卻是沒撈到這方面好處。結果是越搞越差,直致落到今天這種快倒閉的地步了。」張隱豪倒也很直白。他知道葉凡不會生氣。

「是啊,一條破船我現在要硬撐下來。從政策支持姓方面來講我們搞不過華夏機械集團。

而人家幾十年下來都在發展壯大,而我們的情況恰恰相反。是越來越差,這十年下來一直都在走下坡落。

直致到了今天連倒閉破產都沒辦法辦到的地步。在如此的窘境之下,華夏機械集團作為這個行業的老大,居然不念兄弟情。對於我們爭取到的一筆產品合同居然也要提出意見。而國資委相關領導居然還支持他們。

我知道,他們把華夏機械集團當寶貝,我們橫空集團是後娘養的。這個,有個輕重的問題。」葉凡講道。

「這是個不爭的現實,你們後來被降格之後國資委那邊更沒有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