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九百五十九章打娘胎里就練功

第二千九百五十九章打娘胎里就練功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這鬼沒準兒還真是橫空集團死的同志變的鬼了。」孔意雄哼哼道,自然不信。

回到總部,宋誠信還是把『撞鬼理論』給葉凡彙報了一下。孔意雄自然在旁插嘴說是不可能。

「呵呵,這個也難說嘛。繆大基等人干出的事就是鬼也不能容下他們。這是活該的報應啊。」葉凡笑道。

心說老子的高級門衛車天大俠的傑作,用空氣隔空修理這三十來個傢伙那是不用費多大力氣的。十段頂階高手嘛,這就是跟普通人的不同之處。

「葉……葉書記,你還真信這個啊。這怎麼可能?」孔意雄說著直搖頭。

「老孔,我真的就看到這樣的,絕對沒發現任何人在作怪。我當時又沒暈,看得清清楚楚的。不信的話等下包局長審完後你問包局。」宋誠信有些急了。

不久包毅進來了。

彙報的結果居然跟宋誠信講的差不多。

「包局,真是如此啊,怎麼可能啊?」孔意雄還是難以相信這種逆天的現象了。

「呵呵,這世上啥都有,這誰也不能證明沒鬼是不是?我問了他們三十來號人,一個個都是驚恐得不行了。」包毅笑道。

他還向葉凡眨巴了一下眼睛。因為包毅也是五段位強者,自然也琢磨出了一點味兒,估計有高手在隔空施展內氣打人罷了。

不過,包毅也是差點佩服得五體投地了。

「咱們的繆鎮長醒了沒有?」葉凡貌似關心的問道。

「早醒了,而且,不聽人勸,愣是從醫院跑了。」包毅笑道。

「你故意放的吧?」葉凡笑道。

「抓他也沒意思,讓他去搬救兵算啦。反正這事都要解決,不如讓他們的身後人出馬過來解決。」包毅說道。

「呵呵呵,估計不久皇崗縣的領導或項南市就有領導出面來了。」葉凡笑道。

「那是肯定的。」包毅笑道。

葉凡把包毅帶進了辦公室。

「葉書記,厲害啊,這高手是您安排的?」包毅一進來就說道,「能不能讓我見見那位神秘的高人。佩服得不行了。」

「呵呵呵,該讓你見到時自然就能見到。你還是先出去,準備著他們『反撲』吧。」葉凡笑道。

「怕個卵子。」包毅眼中突然閃過一線寒光。

包毅出去後葉凡打了電話給車天,大笑道:「你玩的這手很玄乎啊,搞得人人都以為撞鬼了。」

「撞鬼。啥意思?」車天問道。

「你這傢伙。自己玩的噱頭差點把我們橫空鎮鎮長嚇尿了居然還裝?」葉凡哼道。

「我真不清楚啊葉大,你給講講到底咋回事兒?」車天急著問道。

「你真不知道?」葉凡心裡一驚,問道。

「真不清楚怎麼回事。」車天說道,葉凡於是把事說叨了一遍。

「高手啊。至少跟我同一個層次。不過,此人大白天的連人都看不見,一般來講是躺在大樹中。不過,能把內氣動用得如此的嫻熟,厲害。」車天佩服道。轉爾說道,「葉大,對不起。我現不在朱雀山莊。」

「沒啥,你有事出去一趟也正常。再說了,我難道還會怕了什麼不成?」葉凡笑道。

「不是,是雪丫叫我回紅葉堡,說是有事商量。我一急著就收拾東西坐車了。現在還在路上,早上剛走的。剛才一急忘了給你打個電話。」車天講道。

「怪了,不是你到底是誰幹的。這通天山裡有高手啊難道?」葉凡頓時訝然。想不到弄了半天居然不是車天乾的。那此人就神秘了起來。

「我在想,以前這山莊是國民黨那個雲雄將軍的。這山莊後來一直鬧鬼,會不會跟雲雄有關係。這鬼我們相信肯定是沒有,肯定是有高人在作怪。其目的就是不讓其他人住進山莊來。那這位高人肯定跟雲將軍有些關係了。」車天分析道。

「看來,我晚上搬過去還得『與鬼相伴』了。」葉凡笑了起來。

「先生也得注意著點。就怕睡著了的時會遭到暗算。此人功底子有多高誰也不能肯定,我看最好還是叫包毅安排幾個公安在外邊守著。就說是抓鬼就是了。不然,我馬上轉回來。」車天講道。

「呵呵呵,不必了。這鬼一般不害人。只是嚇唬人,我倒真想見見他了。」葉凡笑道。「如果他比我厲害,最多就是把我給扔出去罷了,不會要我命的。」

「說得也是,那你小心點。也不曉得雪丫要講什麼事,居然搞得如此的神神叨叨的,煩人啊。」車天說道。

「煩個毛病,人家想你了不是。你小子可得好好善對雪丫。不然,我是不答應的。」葉凡笑道。

「我可不像你這麼花心。」車天一句話出來,差點噎著葉老大了。

「好好,你這傢伙感情專一。」葉老大有些悻悻然掛了電話。不過,也暗暗高興,車天跟以前相比也活躍了不少。

一個小時過後,葉凡居然意外的接到了費棟的電話。說道:「葉凡,最近我有種奇怪的感覺。」

「感覺,什麼感覺?費老您請說。」葉凡問道。心說莫非是費棟感覺大限將至了。

心裡不由得有些悲涼,人之生死老天註定,費棟也一百出頭了,要死也正常。即便是半先天強者,也不能逃脫『輪迴』。

「有時候感覺好像有人進了圓圓的房間,不過,總是看不到那人。

後來我就費心了,有幾個晚上還專門蹲著守著,不過,那人好像還是來了。

只是像一道影子,一閃就沒了。不過,我講的是一種感覺,並不是講我看到人了。

那人給我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