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九百六十一章灰溜而走

第二千九百六十一章灰溜而走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笑話,暗中下手,你看到我們的同志對你暗中下手啦?朱縣長,說事是要拿出證據的,沒證據的東西全是誣衊。

這誣衊可也是在犯罪。你們的手下太囂張了,按治安管理條例,全得拘留十五天,而且,這邊還要罰款。

我希望你要識大體,馬上帶人回去。不然的話,我們不得不按治安管理條例連你們一併收了。」包毅皮笑肉不笑,說道。

「包局長,就是橫空鎮的某些同志有犯什麼事兒也是由我們崗皇縣地方公安機關處理,什麼時候也輪不到你們橫空集團公司的公安局來處理這事。我希望你能認清事實,把他們交給我們。」蓋飛找出一個理由來。

「蓋飛同志,你可能忘了一點。如果是橫空鎮上發生的事當然該由你們地方公安機關來處理。

不過嘛,他們攻擊的是我們橫空集團公司老總的住處。砸壞的是公司的財產,難道我們橫空公安局是一擺設,看著公司被砸了還蹲在一旁看戲不成?

那省廳叫我們下來幹什麼,叫我們下來就是為了保護橫空集團財產不受侵犯,橫空一萬多名職工幹部們不受傷害。

這件事發生在我們橫空集團公司,天經地義由我們出面處理。」包毅氣勢更勝。

「哼,你們這種行為我們會向上級領導控訴的。我們走!」朱縣長見討不了什麼好,而且再呆這裡反倒是更為丟人,氣得甩下一句面子話轉身就走,蓋飛一看,自然也是緊跟著溜了。

一大片『潮水』在短短的半分鐘之內全退了。來時氣勢如宏,走時如喪家之犬。

而趕出來助陣的橫空集團的幾百名工作人員全都拍掌叫好。

「葉書記氣蓋山嶽,嚇怕了『鬼子』……」

「包局長威風,包廳長厲害……」

「呵呵呵,散了吧,別亂叫。又得讓人叫我包毅什麼的了。」包毅這貨像個將軍還擺了擺手。

這場鬧劇不到十五分鐘就收場了,葉凡也有些索然無味。跟這些傢伙斗,有點掉身份。

「這些傢伙還真是扶不起的阿斗!」『黑面閻羅』鄭一天擱下電話後氣得一巴掌就拍在了沙發旁邊的護手上。

不過,這貨馬上就反應過來。這裡可是蓋老虎的辦公室。這貨相當不好意思,看了蓋老虎一眼。說道。「對不起,我給氣壞了。」

「你還以為崗皇縣那些傢伙能幹出什麼事來嗎?他們跟葉凡斗什麼,不是同層次的人,檔次相差太多了。人家一個大帽子扣下來就能嚇尿他們。」蓋老虎倒是淡然的吐了個煙圈。好像早知有這種結果似的。

「蓋書記講得沒錯,朱一旦充其量一個正處,蓋飛還沒兼政法委書記。

一個正科跟人家省廳副廳長斗,玩不起。這次盲目去估計這些傢伙本來是想掙點面子回來,想不到居然臉丟得更大。

你們看人家崗皇一號劉標成同志那是穩坐魚釣台。人家早知道朱一旦會灰溜溜回來。自已不下去湊這熱鬧。

這叫什麼來著,這就是領導的眼光。朱一旦這眼光還是差了些啊。」笑裡藏刀曾雲閑同志貌似一高深的大師樣子扭了一下屁股,說道。

「早知道我直接下去就是了,我看他包毅熊啥?」鄭一天冷哼了一聲。

「你去有用嗎?」蓋老虎冷哼了一聲。

「有用不有用總比蓋飛這軟蛋子強些。」鄭一天底氣也有些不足,你是副廳,人家包毅也副廳,人家還兼著省廳副廳長一職,你鄭一天這個項南市政法委書記還得稱他一聲領導,自然不頂事兒。

「要不交待他們把這事往上捅。用處不是很大,但是,至少能折騰那位姓葉的傢伙一回。

要是搞大了省里沒準兒會派出個調查組下來,這裡頭涉及到的人手可是相當的多。

這橫空鎮派出所跟鎮政府工作人員幾乎被橫空集團一鍋端了。

人家還怎麼開展工作,要是此刻鎮里出了亂子。那葉凡也脫不了干係。」曾雲閑陰聲的笑道。

「妙計啊,不如咱們在鎮里弄些事出來。到時,鎮派出所空虛,鎮政府又沒人。這下子還真有得玩了。聽說橫空鎮的混子頭頭可是不少,到時追究起責任來。有得沾了。」鄭一天心裡一動,說道。

「呵呵……」蓋老虎只笑了兩聲並沒有吭聲。倒是弄得曾雲閑跟鄭一天都估摸不透這老狐狸的心思。

「其實,這些,不用你們出面。」

「不用我們出面朱一旦那傻b能想到嗎?」曾雲閑有些拿不準。

「你們啊,有的時候就是缺了點筋。這種事都發生了,難道作為崗皇一號的劉標成書記會坐得住嗎?

人家開始不動如山,真要動時就是『動如脫兔』。你們太小看劉標成了。

此人城府極深,就是我蓋紹中有時都佩服這傢伙。是個人物。」蓋紹中對劉標成的評價很高。

「嗯,劉標成此人從來都是不顯山不露水的。不過,好像崗皇縣也給他治得服服貼貼的。沒點手段,沒點魄力是不可能在無聲就全面掌控大局的。」鄭一天點頭說道。

「此人是直接從省里空降下來的,聽說在省裡面後台很硬朗。不然,也不會由省政策研究室一個副處級的主任一下子就提拔到咱們皇崗縣任縣委書記。

一般你省政策研究室的同志下來不要講副處級到下邊能弄個常務副縣長乾乾就不錯了,一步下來就是縣委書記,後台不硬自己怎麼可能硬朗。

不過,不曉得這傢伙的後台到底是誰了?」曾雲閑講道,看了蓋老虎一眼,他認為這事蓋老虎應該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