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九百七十五章省長孫子出事了

第二千九百七十五章省長孫子出事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我還不想去找抽。」費一度有些鬱悶,看了葉凡一眼,問道,「怪了,你叫我過來幹嘛。

而且還火急火燎的。我明白了,肯定又要我去幹什麼騷包事了。

連你葉老大都幹不了的事我可是估計也沒辦法。並且,前次金都的事我已經被老頭子狠批了一頓。

要不是為你葉老大辦事,估計我現在會被關禁閉的。」

「這次沒你什麼事,只是請你吃一頓飯罷了。」葉凡笑道。

「不會吧,千里迢迢叫我從京城趕過來就是為了請我吃一頓飯,你葉老大什麼時候如此的大方過。這個,這頓飯肯定不好吃。沒準兒還是鴻門宴。」費一度可不笨,馬上嚷叫道。

「鴻門宴你是不是也得去,難道我葉老大的面子都不賣啦。」葉凡笑道。

「你狠,說吧,請什麼人?」費一度『光棍』了起來。

「你也知道,我們橫空集團在粵東這邊有著一大塊業務。我需要跟汪省長多接觸。不過,人家省長架子大,我怕他不會賞光。」葉凡笑道。

「就這點事?」費一度是從鼻腔里哼出來的,一雙眼神在葉老大身上溜滑著,好像在看一小賊似的。

「你說呢?」葉老大幹笑了一聲。

「絕對不止這點事,葉老大,做人要厚道。既然把我叫來,是不是也得讓我明白一下其中的什麼。不然,下回你再叫我可是不來了。這糊里塗的真難過人了。」費一度哼道。

「好了,跟你講講吧……」葉凡把董然的事搗鼓了出來。

「這事估計就難了,汪省長肯定不會賣我面子。這個已經不是個面子問題了,而是參雜著一些圈子之爭了,這是大事。要是給老頭子知道了還不拔了我人皮。這個,可是典型的吃裡扒外行為啊。」費一度果然苦瓜著臉了。

「只是陪吃一頓,咱們隨口提提,成不成就看汪省長的態度了。不成也就算啦,也不是說硬要成是不是?」葉凡講道。

「這個。很明顯啊。我坐哪裡,這味兒可是大不一樣了。即便是汪省長賣我面子給辦了。但是,估計這後遺症不得了的大了。」費一度還是不想干這事兒。

「怕這怕哪的你丫的乾脆躲被窩裡抱老婆生孩子去,還提功,提個屁功。」葉老大可是生氣了。臉都板了起來。那架勢還是相當唬人的。

「我又沒說不幫。只是在考慮一下,怎麼樣出口才能讓這事既讓董然的事成了,又讓汪省長面子過得去是不是?」費一度還真些發怵,趕緊說道。

「那你好好想想。我先睡一下。」葉凡瞪了這傢伙一眼,乾脆躺沙發上假眯了起來。

「你也幫著想想輒啊,這可是你的事啊。」費一度急了。

「一點頭緒沒有叫我想個毛病。」葉老大不理他,自個兒睡了。

「不如你抬出喬家大院的身份來,沒準兒還管點事兒。董然不就是個小副處嗎。提個正處有啥難事。再說了,以他的年齡資歷都夠格了,咱們又沒違規是不是?」費一度憋了半天居然扯出這麼一個餿主意來,差點氣壞了葉老大。

這貨一下子就坐了起來,罵道,「就你這破主意能行的話老子還眼巴巴的把你叫過來添什麼堵,白白還欠你一個人情。抬喬家大院絕對不行,我跟我那岳父不怎麼對付。」

「唉……難死我了……」費一度拚命的撓著頭,把頭髮都快抓成鳥窩了。

不久。這貨突然叫道:「有了。」

「什麼有了,有屁快放。」葉凡問道。

「前段時間他到過我們家,閑聊時老頭子有問他孫子的事。好像是他孫子出了什麼狀況。」費一度說道。

「這事查一查就清楚了。」葉凡說著,馬上打了電話給蘇青雲,據蘇說是汪省長的孫子一直發高燒。時醒時不醒的。不過,現在好了沒有也不清楚。

葉凡又打了電話給狼破天,這貨馬上支使人去打聽了。

一個小時過後來了電話,說是汪省長的孫子叫汪宏偉。今年不過八歲。

一個月前汪省長的兒子汪勇回老家掃墓。而孫子汪宏偉在老宅玩著玩著突然尖叫了一聲。

爾後不久就暈睡過去,後來。汪家也請了許多人,還做了法事。說是中邪了什麼,不過,好像都不頂事兒。

一直到現在那汪宏偉還在粵州市協和醫院躺著治療。只是效果不怎麼好。時好時壞的,人也是昏一陣醒一陣的。

「這倒有些邪門了。」費一度聽了葉凡的講述後訝然道。

「既然是發病了,肯定就有法子治療。不過,咱們先去探探汪宏偉到底生什麼病?」葉凡講道。

「行啊,我提點東西咱們去醫院看看。」費一度笑道。

二人說干就干,馬上買了營養品由費一度提著直奔省協和醫院而去。

當然,汪省長的孫子病了來探望的人都快把省協和醫院踩破了。

所以,後來汪家發話了,不希望人再去打擾汪宏偉治療。

不過,費一度卻是身份特殊。這貨扯起父親的大旗說是父親忙,沒時間來,特地代父過來看看。

汪家人當然不會拒絕這事兒了,由汪夫人楊曉梅陪著到了特殊加護病房。

這病房只是等級高,並沒有躺在一個全部隔離的病房。所以,進去時發現有個美婦正坐在床邊,眼圈腫得老高,估計是汪宏偉的母親。

「楊姨,宏偉的情況查清楚沒有?」費一度坐下來開始套話了。

「醫生說是被什麼東西咬了過後就出現此怪癥狀了。」楊曉梅說道。

「那醫生也不曉得是什麼咬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