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九百七十九章赤腳醫生葉凡

第二千九百七十九章赤腳醫生葉凡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明白了,葉老大果然高。」費一度不得不再次豎起大拇指。看得在遠處正在指揮著整地測量規劃的曹月同志時不時瞅瞅這兩個傢伙,也不曉得囉嗦什麼。

費一度速度很快,晚上就行動了。

果然。

第二天下午,聽說汪省長要到燕月灘所在的馬東區考察。省委常委、省城市委書記蘇青雲陪同一起到了馬東區。

自然,馬東區四套班子全體出動,浩浩『盪』『盪』的幾十號人馬陪著汪蘇兩人一起考察了。2979

燕省長轉悠了一圈下來,說是要到燕月灘一片地區去走走。而葉老大正指揮著工人們測地規劃,而粵州軍區派出的工兵們也正在忙碌著,進行初步的整地工作。

見汪省長一行人過來,葉老大當然熱情的迎了上去。

不過,今天很罕見。對於一個來自外省的破落企業的老總汪省長好像很熱情,居然伸出雙手跟葉總同志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葉書記,你能到咱們粵州來投資,我代表省委省『政府』感謝橫空集團的英明決定。」汪省長呵呵笑道。

「汪省長,我們本來就有個分廠,叫飛空機械製造廠十幾年前就紮根於粵州市了。」葉凡笑道,「於今,我們開拓了另外的事業。

盤下燕月灘之後準備搞一個集旅遊悠閑還外帶開會比賽的渡假山莊於yiti。

希望到時候汪省長能在政策指標等方面大力的扶持一下。說起來也不容易,這麼大塊地盤,雖說我們已經有了合資方。

但是,啟動資金還是嚴重不足啊。」

「很好嘛,你這塊地皮可是值錢不少。抵押一下完全可以向銀行貸款嘛。對於企業,即便是外來的企業,我相信我們的銀行部門都會同等對待的。」汪省長笑道。

「就是這貸款程序較複雜,而且時間拖得較長。我們耗不起也等不起。」葉凡皺了下眉頭,說道。

「吳市長,如果手續齊備的話有些事要特事特辦。而且。聽說你們的宏都商業圈的論證工作已經差不多了是不是?一旦結束馬上提交省『政府』。省『政府』如果能通過的話就要上報到省委了。」汪省長一轉頭問起吳市長來。

「省長,這事我們已經規劃完成。正準備著往省『政府』遞呢。就在這一兩天內。

而且,宏都商業圈如果真能落成,將對於我們這邊馬東區來講是個巨大的機會。

馬東區的經濟狀況跟其它區相比是落後了一點,市委市『政府』也是考慮到了這一點。

所以,想以宏都商業圈的落成來刺激馬東區,拉升馬東區經濟增長的力度。

而且。如果真能辦成的話,那對全市的輻『射』帶動作用不可小視。

葉總的橫空集團走在了前頭,我們歡迎每位來宏都商業圈投資洽談的貴客們。

對於像葉總這樣的大集團,我們市裡有優惠政策,在貸款,政策扶持。指標規劃方面都有一定的傾斜。

葉總如果要以地皮抵押貸款,這事好辦。我會專門針對宏都商業圈的事招開金融會議。2979

在貸款手續方面給以一定的優惠,保證宏都商業圈能儘早建成並運作發展起來。」吳市長趕緊上前彙報道。而旁邊電視台當然是跟進拍攝了。

「汪省長,你可能還不知道。葉書記曾經也可是我們粵東的官員。」蘇青雲笑道。

「對了,看我,是忘了。葉書記以前好像在咱們省省委組織部工作過吧?」汪省長好像想起來了。

「呵呵呵,咱這一小人物還勞煩汪省長記得著。當時在省委組織部里任副部長。而且,我也在魚桐市擔任過政法委書記一職。」葉凡笑道。

「我說嘛。葉書記曾在咱們省工作過。對咱們省是有感情的是不是?現在走上了更高層次的領導崗位,馬上就想著要回來建設我們的粵東。這是大好事兒啊。咱們。是不會把好事兒往外推的是不是?」汪省長笑道。

中午吃飯時,汪省長點名邀請葉凡一起就餐。

就在市委招待所用餐,吃工作餐,四菜一湯。只是菜的份量加重了一點。

晚上的時候,在費一度帶引下葉凡進了醫院。

汪省長親自到門口迎接,看來,汪省長也給孫子的病折騰得不行了。

「實在沒想到,葉書記居然還會針灸之術。這針灸之術可是咱們華夏獨門絕技啊。」跟葉凡握著手,汪省長笑道。

「小時候跟一個老道學過,也曾經給幾個富人治過,還有點小效果。」葉凡笑道。

「葉書記是哪所大學畢業的?」旁邊三個『白大褂』中一個頭髮全白,麵皮皺巴的傢伙有些老氣橫秋的哼道。

此人就是省協和醫院副院長,省衛生廳保健局專家,國家特殊獎金補助者林梆明。

「呵呵,我剛才可是講過,是一個賣狗屁膏『葯』的道士那裡學來的。本人畢業於華夏海大,學的不是醫學,而且海大也沒有醫學這一專業。後面更沒到什麼醫學院進修。」葉凡一臉淡定,知道這些老傢伙不服氣。

「賣狗屁膏『葯』的。」林副院長特地念叨了一句,而且聲音相當的大。

轉爾說道,「汪省長,宏偉的病情可不是小事兒。這隨隨便便的治療,到時要是給弄出什麼來那就麻煩了。」

「如果你們能治好的話那就不麻煩了。」汪省長從鼻腔里哼了一聲,是個人都能聽出汪有意見了。

「就是,一個感冒發燒治了這麼久了人還是時清時不楚的。我真不曉得,這省協和醫院不是講排名全省第二嗎,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