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九百八十二章汪家示好

第二千九百八十二章汪家示好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你跟別的女人做生意我不管,不過,她,就是有點那個。」洛雪哼著別過臉去。

「哪個?」葉老大延著臉說道。

「還有哪個,做生意,估計最後就做到床上了吧。哼哼!」洛雪狠狠瞪了某男一眼。

「絕對不會,你要相信我。我葉老大是什麼人,這世上,除了你跟圓圓,我葉老大片葉沒沾身。」葉老大講起謊話來行雲流水一般,順當得很哪。

這貨一把愣是抱過了女兒親了一下,嚇得梅葉芊哇哇哭了起來。

「看你,鬍子都沒刮乾淨。」洛雪說道。

「女人不都喜歡男人的鬍子嗎?」葉老大笑道。

「你是不是用你這鬍子扎過許多女人?」洛雪可是逮住把柄了。

「哪裡,我是聽王仁磅那二貨講的。你也是曉得,那二貨的女人玩了不少。不過,自從跟十六結婚後也收斂了。現在也跟我一樣,於萬花叢中片葉不沾身啊。」葉凡笑道。

「狗能改得了吃屎嗎?」洛雪一句話塞過來,葉老大差點噎著了。

「唉,這事,我看怎麼講你都不信。乾脆不講了,煩人得很。」葉凡講道,「對了,我那岳母現在哪裡。你爸呢?」

「她,我也不曉得她在什麼地方。至於我爸,不是交待你去查了嗎?」洛雪一個『衛生球扎來。

「怎麼樣,董總真肯加股,你真不願意讓她入股我就回了她。咱們另外找東家就是了。不然,你們倆個女人湊一塊你天天懷疑,這個公司也搞不下去。要是給外人發現了一絲端倪,那豈不是就麻煩了。」葉凡一臉正經,說道。

「加就加唄。難道我洛雪飄梅還怕了她不成。你叫她加,她加10個億都行。」洛雪冷笑說道。

「看看,你又賭氣了,如此這般我哪敢去回話。」葉凡講道。

「我是講真的,她不是要加嗎。只要我們兩家加起來能控股就行了。

就是給她49%的股份都行。這錢誰還會嫌少,咱們家家裡人多,更需要錢。

咱們也要為葉芊準備一筆錢,今後別被老公給欺負了。」洛雪表現得很正經了。不過,貌似又有所指。

「那好,我就回話了。」葉凡厚著臉皮講道,爾後。自然是一把抱起洛雪進了房間。

梅千雪派來的伺候丫頭抱著孩子在大廳跟老媽子偷笑。

「咱們姑父很厲害,前天公主說是累得不行了。一直說腰酸,估計是給姑父折騰的吧?」小丫頭笑道。

「姑父的身手聽說現在比宮主還厲害,洛雪怎麼能挺得住。這男人啊。特別是高手,都是如狼似虎的。

如果實在挺不住了,呵呵,你可得頂上一起了。不然。別傷著公主了。」老媽子居然臉上難得的露出猥瑣來,梅香這丫頭羞得滿臉通紅。不依道,「梅媽媽,你胡說什麼?姑爺哪能看上我這蒲柳之姿。給他們鋪鋪床墊墊被子還行。」

「這可不是我講的,是宮主走前有交待過。說是洛雪的身體是熬不過姑爺的。

因為姑爺服食過『火龍翔天』。再加上幾百年的老蟒血。這世上估計沒有任何一個女子單獨能受得了。

而姑爺現在功力更高了,那方面的要求很旺了。這一次兩次的還能挺得住,多次就不行了。」老媽子梅蘋一臉正經,說道,「而且,你梅香可是我們梅家族人,長相也不差那些影視名星的。

是宮主從所有梅家人中千挑萬選出來的。從小就把你弄過來跟洛雪一起。

就是有這方面打算的。當然,宮主有交待,你如果不肯,可以不用這樣子。

都現代社會了,宮主說也不能強求什麼誤了你。爾後再選人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梅香趕緊說道。

「不是那個意思哪是什麼意思?」梅蘋一臉嚴肅,問道。

「我……我沒有什麼意思的。」梅香扭捏著說道。

「沒有意思那就算啦,我跟宮主說一聲,另外再挑人了。」老媽子講道。

「我不是那個意思,老媽子,你理解錯了。」梅香臉紅得賽血了。

「怪了,你到底什麼意思嘛,你知道老媽子我可是老人,沒文化。不懂你們這些年輕人的一些另類的想法。」梅蘋問道。

「我是說小姐……同意的話我……」梅香終究是羞得不行了,跑回自己房間了。

「你就同意是不是,好好,我跟小姐說去。」梅蘋沖著梅香的房間笑道。

「葉哥,你真的太生猛了。我有些頂不住了。」洛雪汗滿全身,像只死狗樣斜側在葉凡身旁。

「你才知道,估計是吃了那太歲的緣故。這下子真麻煩了,這過度的話傷著你可是不好。那我盡量忍忍就是了。」葉凡講道。

「不能忍,忍了對你自己有害。」洛雪說道。

「那怎麼辦,要不你給我打飛機就是了。」葉凡笑道。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洛雪哼了一聲,想了想,說道,「你看,梅香那丫頭怎麼樣?」

「那丫頭,長得挺標緻的。」葉凡隨口說道。

「那當然,她可是母親從梅家挑出來的。這在古代就叫選美。」洛雪梅飄略顯得意,說道。

「呵呵呵,那丫頭估計也有二十來歲了吧,是不是得給她找個人了。不要誤了人家的終身大事。」葉凡乾笑了幾聲,也猜到一些什麼了。

「我跟你講正經的,你又笑。我是說。如果我扛不住時,就叫梅香進來頂一陣子怎麼樣?」洛雪說道。

「不行!」葉凡想都沒想,直接給否了。

「怎麼不行,她也是梅家人,而且從小跟我一起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