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九百八十四章對峙

第二千九百八十四章對峙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好滴,這樣吧,關於你們燕月灘在醫院一塊的規划上。我明天就安排邱院長過來跟你們一起探討一下。

如果能在規劃階段就能相融,也便於今後我們兩家醫院的合作是不是?

至少資金申報,爭取方面,我也會向市委市政府以及省衛生廳提起你們這個意思的。」林院長馬上就還之以桃。他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並且,我們省協和醫院當然也不能袖手旁觀。

不如我們兩家醫院搞個互幫互助吧。到時,我們醫院也能擠出一點閑錢。

就再捐贈些醫療器材方面也能弄些給你們是不是?」

「那敢情好,我會安排人跟邱院長一起探討的。」葉凡笑道。

這頓飯雙方都吃得很滿意。

「葉書記,你還真會利用人啊。」包毅呵呵笑道。

「這社會就是如此,不是光我們利用人,他們也不正在利用我們。

這人與人之間就是互相『幫助』嘛,說白點就是互相利用。無利不起早,就是那些義工們,你以為他們就沒有所求了嗎?

其實他們也有所求,求的就是個名義以及心裡安慰。這也是精神層面的一種享受是不是?

不然的話,你真以為人家堂堂的省協和醫院的院長林梆明同志犯迷糊,來宴請咱們一個企業老總。

根本上就是風馬牛不相及嘛。」葉凡笑道。

「葉書記,咱們得趕緊趕回去了。」包毅說道。

「趕回去,為什麼?」葉凡看著包毅。

「我剛接到孔主任電話,說是皇崗縣縣長把咱們告到省里了。」包毅講道。

「告啥?」葉凡哼道。

「還不是那天的事,就是朱雀山莊。告我們打人傷人,強佔橫空鎮的財產云云。」包毅憤然講道。

「人放了沒有?」葉凡問道。

「放了。只是罰了點款子。」包毅講道。

「省里什麼態度?」葉凡問道。

「派調查組下來,明後天就要下來了。咱們得趕回去準備一下。不然,由著他們折騰也不行。這省里也是,這點屁眼大的事居然也派啥調查組,都這樣子干還讓不讓人活?」包毅講道。

「呵呵,包毅,這事幕後有推手。有人不想讓我過安穩日子。而且,通天河有人看中了,自然想把朱雀山莊占回去。

這個。無非就是一個利益所驅動罷了。只是,不過,這邊我可是抽不開身。

估計明後天咱們公司跟帝都皇朝集團的正式磋商就要進行了。

我要隨時掌握現場狀況才行。」葉凡笑了兩聲,又皺起了眉頭。

「可是那邊不去不行啊。」包毅眉頭皺得緊緊的。

「你先回去,你是當事人。肯定得接受調查組的問詢。隨時有情況向我直接彙報。」葉凡講,包毅沒辦法,只好收拾了一下匆匆趕回橫空總部。

第二天,帝都皇朝集團跟橫空集團的合資磋商正式進行。雙方都派了談判高手過來。

而葉凡這邊由曹月這個副總負責。帝都皇朝那邊由高天明副總負責。

而葉凡跟董鶯鶯都各自坐在辦公室內隨時聽取彙報。

「聽說橫空又被調查了,這件事還涉及到葉凡本人。」曾雲閑很悠閑,很快意的噴了個煙圈。

「打了人還要強佔別人的房子,這天下難道還沒說理的地方。葉凡又怎麼樣。以為橫空就牛逼了是不是?咱們項南市管不了他們,可是還有省委省政府。」鄭一天冷哼了一聲,看了蓋老虎一眼,又有些疑惑。

「別看我。這事不是我乾的。」蓋紹中瞪了鄭一天一眼。曾雲閑眼中閃過一絲令人難以覺察到的幸哉樂禍。

「這到底是誰的手筆,光靠皇崗縣那個傻貌縣長朱一旦能幹出什麼來?」鄭一天十分的不明白。

「呵呵,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皇崗一號的手筆了。朱一旦肯定是不行。他沒那麼深的背景。」蓋老虎一幅老謀深算樣子,笑了。

「這幕後大老闆到底是誰?」曾雲閑也相當的疑惑。

「你問我我問誰去。」蓋老虎也是瞪了曾雲閑一眼。

「蓋書記。你說這次他們能折騰出什麼風波來?」鄭一天又問道。

「小打小鬧,最後不了了之。劉標成的目的並不是想為朱一旦出氣,至於橫空鎮那些工作人員劉標成更沒拿他們當回事兒。」蓋老虎講道。

「那到底又是為了什麼?」曾雲閑問道。

「通天山嘛。」蓋老虎笑道。

「也是,我們倒給弄糊塗了。」曾雲閑點了點頭,笑道,「我看又夠他喝一壺的。

好像這傢伙到橫空後不到二個月時間,這事可是整了不少出來。

趙向東副省長帶的調查組剛回去,這下子省政法委下派的調查組又下來了。

這樣子是不是有點輪番轟炸的味兒?」

「你說這樣子『炸』下去,葉凡還能扛得住嗎?聽說這傢伙最近幾天都不在,去粵州那邊飛空廠了。經這事一折騰,估計那邊都搞不下去了。」曾雲閑嘿嘿乾笑了兩聲。

「這不正好了,你老曾可以坐著好生看戲了嘛。」鄭一天哼道。

「你不一樣。」曾雲閑沒好氣的說道。

第二天上午,葉凡接到包毅電話,說道:「葉書記,調查組是由省政法委的姜東亭副書記帶隊的。成員有檢察院的,還有省國土資源廳的同志。」

「來者不善啊。」葉凡冷哼了一聲。

「可不是嘛,貌似姜東亭就是沖著我們來的。一下來就公事公辦,連咱們的橫空賓館都不住而是住在鎮里一個私人公寓里。陽副請他們吃飯他們也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