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九百九十章我給你葉凡挪窩子

第二千九百九十章我給你葉凡挪窩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還不是我們申請把橫空鎮納入橫空集團規劃管理範圍之中這事兒。

這事我們報到項南市,人家那邊也批了。而且馬上也向省委省政府申報過了。

人家橫空鎮的上級管理部門都沒意見了。可是蔡省長堅決不肯,我不明白蔡省長如此的堅持是為了什麼?

橫空集團要恢復,要發展,要倔起,不是空口講大話就能實現的。

前段時間我一直紮根粵州那邊,已經把十幾個億的項目簽定下來了。那邊順利的話一二年內就能見產效。

不過,我們橫空總公司這邊倒是冷冷清清的。不能再這樣子繼續下去了。

所以,我們重新規划了總公司,這橫空鎮一直在跟我們集團拗著這事就干不下去。

最近因為朱雀山莊的糾葛他們是既派人搶佔又折騰事兒。這樣子下去還讓不讓我們橫空集團正常運轉下去。

所以,我下了大決心,就是要把橫空鎮納入我們橫空集團的總體規劃當中。

一個全新的以橫空集團管理為模式的橫空鎮將在不久的將來展現在我們面前。

前途非常的光明,我希望省委省政府能支持我們的申請。因為,這個關係著橫空集團能否正常發展。

現在已經展現了新氣像,不能讓這種氣像如曇花一現是不是。作為橫空集團的上級直接分管領導蔡強同志,更應該支持我們才對。

可是他堅持反對,還講我葉凡是瞎折騰,連支手遮天這種話話都講出來了。

曲省長,您說說,這事叫我們怎麼搞下去?」葉凡有理有據,說道。

「你這是不合理也不合法更不合情。黨領導政府,政府管理各方面。

包括你們橫空集團不是由省政府在直接管理嗎?可是你倒好。一個企業。即便是級別高規模大,那又怎麼樣?反倒是爬到政府頭上了。

咱們能同意嗎?同意的話咱們就是違反了黨的政策。這是在違規知道嗎葉凡同志。

你如果一意孤行下去,將來受處分或什麼就太晚了。我是在救你葉凡同志。

你倒好,不識好人心也就算啦,居然還跟我拗,我蔡強什麼時候不關心你們了。

你看看,這段時間。我什麼事插手過。我這個橫空的董事長根本就是虛設的。

我們省政府給你們企業的活動空間太大了。到現在搞得你們是越來越過份。

是不是想脫離我們了,你葉凡還真是幹得出來嘛。前次你沒跟我們講一句就跟滇南那邊簽定了合同。

現在是不是又要跟我們脫離獨個兒單幹了。」蔡強冷哼道。

「如果省政府同意的話我覺得也不無不可。反正橫空集團對你們來講也是個大包袱。我看倒是可以考慮這個問題。省政府不能再成為橫空集團的婆婆了,這個,本身就是有些違規是不是?」葉凡乾脆『光棍』下去了。

「你這是講真話?」想不到曲省長突然皺眉,問道。

「當然!關於這個問題其實我也考慮許久了。我知道其中的利害關係。

當然,你們並沒有給我們添什麼麻煩。反倒是我們整天給你們添麻煩。

這擦屁股的活你們幹了不少,年年背著個大包袱也難過。我認為你們也不能再這樣子繼續下去了,那樣子會拖圬省政府的。所以,我打算連這個也給申請了。不過,像滇南省一樣,你們也要適當的補貼一些給我們集團,作為抽身費吧。

我講得土些。」葉凡一臉慎重,講道。

「葉凡同志。這可是大事。你要考慮清楚了。這事,你得坐下來跟集團領導層好好談談。

別像前次的事搞得不三不四的。這事。現在省委省政府還沒表態,你跟滇南那邊簽定的合同其實是個無效合同。

你也知道省政府為什麼一直在裝傻,這事不好解決。給你搞成這樣子叫我們怎麼出面?」曲省長說道。

「要解決乾脆一次性全解決掉。」葉凡講道。

「好了,這個先別談。」曲省長擺了擺手,說道,「關於橫空鎮納入你們橫空集團直接管理的申請我也看過了。

我覺得從你們的規劃來講也不無不可。不過,從法律跟政府文件方面又不合法。

這個問題相當的矛盾。而且,橫空鎮上級主管皇崗縣並沒答應。並且,他們也往我們這裡提交了文件,要求我們省政府不能答應這種無理的要求。

就連朱雀山莊都要求我們直接明示那是崗皇縣的財產而不是橫空鎮的。

當然,朱雀山莊只是一件小事。但是,就是橫空鎮的問題比較大。不過,還有一個矛盾之處。

那就是崗皇縣不同意但是它們的上級部門項南市卻是同意了。這個,矛盾相當的多,全都糾結在了一起。

搞得我們省政府也相當的被動。」曲省長說道。

「這事我覺得可以變通一下。」葉凡講道。

「怎麼變通,我蔡強倒想聽聽。」蔡強在一旁抽冷子哼了一聲。

「橫空集團前任黨委書記衛玉強同志不是還是省長助理,這個其實就是代表省政府在管理橫空集團了。

而把橫空鎮納入進來也不是由省政府直管嗎?而蔡省長還是董事長,更可以直接,正大光明的接收橫空鎮了。

難道一個副省級領導還不能管著一個橫空鎮。那這個鎮也太牛逼了是不是?對橫空鎮來講當然是福音,是抬舉了它們的地位。」葉凡說道。

「這個……」曲省長一沉吟,看了蔡強一眼。

「這個兩碼事,我是在管你們企業。而且只是掛個名頭罷了。理念完全不一樣,不能扯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