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九百九十三章原來是一女子

第二千九百九十三章原來是一女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並不違規嘛,橫空的董事長是蔡強是不是?一個副省長還不能直接管著一個鎮長不成?因為橫空集團是省政府直管下的橫空集團,並不是單獨獨立出去的企業。這兩個相互補充一下,應該也是符合政策要求的是不是?」組織部長吉拉阿沙也講道。

「蔡強同志只是掛個名而已,他真正的工作崗位就在省政府而不是橫空集團。當初也講清楚的了。這只是為了方便橫空集團與省政府聯繫,開展工作。」金副書記哼道。

「撇開蔡強同志不說,其實,有些事完全可以普通一下。比如,葉凡同志現在是橫空集團代書記,咱們完全可以再給葉凡同志安排一個掛職嘛。

我聽說葉凡同志以前在晉嶺省擔任過省長助理一職。咱們完全可以仿效是不是?

難道晉嶺的同志能搞咱們天雲大省的同志反倒是畏首畏尾的了。這種前怕狼後怕虎的思想是要不得的。

世代造英雄,一直窩著的人是成不了英雄的,只能窩在窩裡哀嘆命運對自己的不公平。」杜劍說道。

「此一時彼一時了,就是在級別方面也沒辦法複製晉嶺的事。比如,咱們給葉凡定為什麼級別。

你說是正廳級的省長助理嘛,人家貌似也不是。如果你定性為副省級的省長助理,咱們省里可沒那麼大權力定位這個。」金仁遠當然點的是葉凡在企業的身份,有些尷尬。

只能講是參照副部。不能明確認可葉凡就是副部或副省身份。這一戳倒是戳中了要害。

「呵呵,變通法門還是有的嘛。比如,給葉凡同志掛個省長助理頭銜,這邊嘛,呵呵,級別方面還是如以前省委組織部代表中組部宣布時所講的,級別方面參照副部或副省。

同志們,這只是『參照』。要確定定級咱們省委組織部沒這權力,但把中組部的『參照』搬過來還是行的。

這樣,也沒有違規更沒違法是不是?至於職位方面。我看其實可以掛個省委副秘書長職位也不無不可。

這省長助理干久了再換個名頭也新鮮一些。」吉拉阿沙這話一出,金仁遠跟布華清一愣,兩人眉頭都挑了一下。

「『參照』副部那是中組部定的拍子,也只是指葉凡在橫空集團企業老總的身份。

咱們省委組織部可是沒這許可權。你要安排一個『參照』副部的省委副秘書長。明天中組部問起來怎麼回答。

要是下邊省份全都照這種法子搞,那豈不是能搞出幾十個甚至上百個的『參照』副部來。這口子可是開不得,一開就違制了。」金仁遠哼道。

「呵呵,下邊省份可是沒幾個像葉凡同志這種身份特殊的人。就拿咱們天雲大省來講,目前能稱得是參照副部的企業就三家,加上橫空也才四家。

組織部只是『參照』中組部那邊搬過來,並不是自己可以定性為『參照』是不是?

比如,某位同志原來參照的是正廳,咱們也只能參照正廳。並不是咱們給『參照』的,而這事是中組部那邊『參照』的。

所以。並不存在一下子就能在省里『參照』幾十甚至幾百個副部來這種事是不是?

這個。不能搞混淆了。自己定性跟搬過來是不一樣的。」吉拉阿沙笑道。

看來,他跟分管人事的金副書記並不怎麼和拍。也許葉凡是喬的女婿人家吉部長知道。看在喬的面上也要拉葉凡一把。

「就這麼定了吧,把中組部的『參照』副部照搬過來。到時宣布的時候一個字都不能改。

咱們只是借用一下,正如吉拉同志所講的,不是定性。只是借用,這個二者要區分開來。

至於省委這邊給葉凡同志安排個什麼職位,我看吉拉部長的提法不錯。

給葉凡掛一個省委副秘書長位置較合適,方便今後管理橫空鎮。也能堵住悠悠眾中是不是?」寧大佬突然出口要定拍子。

金仁遠咂巴了嘴一下正想說話,不過,曲省長比他還要快一點點,說道:「這事寧書記的看法提得好,我看成。」

曲省長如此明朗的一表態,省委一二把手都定了拍了,金仁遠嘴皮子動了動,不過,最終沒再開口。

這事,自然,順利通過。自然,鬱悶著的是某兩位同志了。

「葉凡同志,你們提的要求省委省政府都儘力的滿足了你們。你們可得加把勁頭幹起來。不然,我可得打你屁股了。」想不到會議結束後,寧大佬笑著開了句玩笑。

在這種莊嚴的場合開這種玩笑,那絕對的顯出了寧大佬跟葉凡的關係非同小可。

金仁遠跟布華清兩位同志明顯的一愣,爾後臉色馬上陰沉了下來。

「寧書記,我這屁股可是不好打。」葉凡也笑道。

「噢?」寧大佬愣了一下轉頭看著葉凡。

「因為我跑得快嘛。」葉凡這話一出,含意雙關,表面講自己會跑,實際上指帶著橫空騰飛了,你寧大佬還打啥的『屁股』。

哈哈哈……

都笑了,就是布華清跟金仁遠也給逗樂了。

「這傢伙還真些手段,聽說舌戰省委群雄啊。」曾雲閑不由得有些感慨道。

「劉標成難道就此算啦,那也太鬱悶了。」鄭一天哼道。

「不算能怎麼樣,難道他還敢違抗省委的決定。」曾雲閑冷哼道。

「唉,可惜了。」鄭一天有些遺撼。

通天山下白雲庵葉凡過去的那個獨門四角院子,其中一個房間,裡面正香火裊裊。

一個全身黑衣女子此刻正跪在幾個木牌前,這個明顯是靈位了。

女子一臉的凄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