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零三章真相

第三千零三章真相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伸手過來。」葉凡說道,查非雷乖乖伸出了手,葉凡伸出兩指夾住開始檢查了。而兩個保鏢給查雷洛斯給招呼到外間去了。

葉凡細心的檢查了起來,不久睜開了眼,說道:「查董,能不能請你三弟查彼此先生進來一趟。」

「葉總叫他幹什麼?」查董有些不悅,這種事最好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你搞得聲勢如此的大,那豈不是要讓老查家把臉越丟越大。

而且,對於自家這個三弟,查董也不是十分的放心。不光是三弟,所有查家子弟都有覬覦查家財產的心思。這家族內也是不和諧的。官術3003

而且,現在查切爾在瘋人院,而查非雷又如此,查董還真是快扛不住了。

「問這丟多幹嘛,反正是有助於治療他的病的。在這一塊上你們要聽我的,不然的話,這事我就不管了。」葉凡哼道,用的是叱吒的口吻。

查泰林一聽,剛想反駁,不過被查董給制止住了,哼道,「叫三弟進來。」

不久查彼此進來了。

想不到變故發生了。

葉凡突然一個跨步,瞬間就到了查彼此面前。伸手一攬就過去了,令查董驚愕得差點叫出聲來的事就是他的三弟居然很輕快的就閃過去了。

葉凡又是一個勾手直擊查彼此的下巴,不過,查彼此也相當的了得,居然往側一滑就閃過了。

「哈哈哈……」查彼此突然大笑開了,看了葉凡一眼,問道,「你是怎麼發現我的?」

「聞出來的。」葉凡笑道。

「聞出來,怎麼可能。我身上又沒怪味兒?」查彼此一愣,盯著葉凡哼道。

「呵呵,你身上是沒怪味兒,不過,你身上卻是有『葯』味兒。」葉凡笑道,乾脆一屁股坐回了沙發上,理都不理查彼此。

「你還蠻淡定的嘛,看來,閣下是個高手了?」查彼此覺得被輕視了,相當的不服氣。

「我沒猜錯的話,你應該是五毒教的人。而且是一高手,估計,你就是港九市的『痴子』了。而原先的那位只是個冒牌貨了。至於說你怎麼會成為查彼此,希望你能老實的交待出來。沒準兒葉某一高興,放你一馬。」葉凡笑道。

「不能放葉總,這種壞人要除惡務盡才是。」查泰林大叫了起來。

「你不是查彼此,我三弟呢?」這時,查董咬牙問道。

「查彼此啊,你以為他還真是只好鳥是不是?今天告訴你也無妨,這件事真正的幕後主使人是你的三弟查彼此。

而查切爾只是個可憐的傀儡罷了。而跟我們真正的合作者就是查彼此。」那人笑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葉總的眼光還真是准啊,居然認出『痴子』我來了。

不錯,聽說你還有兩下子。一個高手,躲在這橫空集團幹什麼,這破落企業的破落老總當起來多難過。

你看我們,吃香的喝辣的大把票子大把女人,多快活。做人嘛,就應該快快活活一世的。官術3003

不然,空負了你這身本事。」

因為譚笑笑來港九時痴子並不在,不然的話,這貨早就嚇得屁滾『尿』流,哪還敢鎮定的坐在這裡。

「呵呵,你還教訓起老子來了。還有點種嘛。至於說本人的喜好,不勞你來評判,你還是先想好怎麼脫身才是。」葉凡一臉淡定的笑道。

「進來吧。,「痴子』一拍手掌,門嘭地一聲給人撞了進來。

「你們快把這傢伙拿下!」一見進來的是自己的保鏢,查董指著『痴子』大叫道。

「哈哈哈……」

七八個保鏢全笑開了。

「你們幹什麼?」查泰林咬牙吼道。

「幹什麼,這不簡單嗎?這些人都是『他』的手下。並不是你們查家的保鏢。」葉凡冷哼一聲道。

「你們……你們處心積慮,就是想吞我們查家家產是不是?查彼此那混蛋呢,叫他進來。」查董氣得嘴唇都在打哆嗦。

「他,呵呵呵……,「痴子』是乾笑漣漣。

「估計他也是引狼入室了是不是?」葉凡淡定的問道。

「噢,聰明,還是葉總聰明。難道如此年輕就能坐上橫空集團老總的位置。雖說是一破落企業,但好歹不是一大企業嘛。,「痴子』豎起了大拇指。

「你們……你們把他怎麼樣了?」查董聲音顫慄著問道,眼中要噴火了。

「我們沒對他怎麼樣,只是借了他一張臉皮用用罷了。,「痴子』一句話出來,就是葉老大都感覺背上有些發寒。

難怪『痴子』如此的像查彼此,居然是活生生的把查彼此的臉皮給剝了下來。

「傳說在古代活剝人皮法子也是一門秘術,這個需要高階位練功者才能完成。

他們首先用內息把剝人的**刀具給洗鍊一下。爾後再放練有極寒內氣的人用最精純的內息把刀冷卻一下。

高手一刀下去先在頭部開個四五寸長的口子。爾後把一種混合了特殊『葯』材的水銀從這個口子慢慢的用內氣『逼』進去。

因為混合了特殊物質的水銀比人體的血『液』重得多。而在高手內氣之下往前緩緩的推進,在推進的過程中人體的皮肉就分家了。

而因為是活剝人皮,而水銀『逼』進去肯定很痛,活人受不了這種痛只好拚命的往上竄。

當然,得先把活人給窩進一個剛好人體大的特製的石瓮子中。人在疼痛之下拚命的往上竄,而跟身體血肉分離的人皮就給一種特殊的物質給暫時粘在了石瓮子上。官術3003

人是擠出了石瓮子,出來的只是一坨血乎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