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零七章某女氣得跺腳丫

第三千零七章某女氣得跺腳丫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不過,原本只有九個常委的,現在又增加了兩位同志,變成了11個常委官術。

增加的兩人分別是總裁助理候斌跟楊貴芳兩位同志。這兩位同志中楊貴芳是由其它國企提拔到這邊的。而候斌卻是由省委辦直接打擦邊球到這邊的。

至於接周棟班的陳圓嬌同志也是由省治金工業廳一個正處級部門主任提拔過來打擦邊球的。

這一下子增加了二個常委,就是蓋老虎還沒到位已經達到10個常委了。

至於參照副廳級的同志,黨政辦主任曹凱雄同志調任人力資源部部長,級別沒變,只是平調。但是權力可是增大了不少。

而孔意雄同志由黨政辦副主任提拔為黨政辦主任,接替了曹凱雄同志的班。也算是大大的前進了一回。

一朝天子一朝臣,葉凡主持橫空集團工作,肯定得用得順手的辦公室主任才行。..

而姜軍同志任命為橫空集團工業園區主任兼下屬的天馬建築工程公司總經理,級別參照副廳級待遇。

而正處級的中層班子還有一些調整。

這次人事調整可是大變動。

「橫空班子大變動,真是詭異啊。」曾雲閑悠閑的喝著茶,看了看對面的蓋老虎一眼。

「沒啥奇怪的,亂世造英雄官術。橫空班子遲早大變動,只是早了一點罷了。」蓋老虎冷哼了一聲,面上明顯的不悅。

看得曾雲閑跟鄭一天都在心裡嘀咕,這橫空班子變動你蓋老虎生啥子氣。這不是自找不自在嗎?

「可惜的是葉凡沒給調整掉,還讓他代著這黨委書記一職。真他娘的晦氣。不然,來個婆婆總能制他一點。這樣子讓他一家獨大,也太風光了。」鄭一天哼道。

「快啦!」蓋老虎這兩個字一出,曾雲閑跟鄭一天都愣神了一下,獃獃的看著蓋老虎。

「明擺著嘛,先調整下邊,爾後才會輪到金字塔頂端了。而橫空集團黨委書記一職何等重要。葉凡不可能扶正的,因為。他不夠這個格。」蓋老虎講到這裡突然溢相當強橫的霸氣來。

弄得曾雲閑兩人更是迷糊。心說人家不夠格你難道夠格啦?屁話嘛!

「是不是覺得我有些自大。在胡扯蛋?」蓋老虎突然淡然一笑。

「沒……沒有,我們相信蓋書記的眼光跟判斷能力。葉凡是不可能夠格的,這黨委書記一職由咱們蓋書記去坐一坐才夠格是不是?」曾雲閑小拍馬屁,令曾雲閑今後大跌眼鏡的就是他這馬屁還真是拍中要害了。

「哈哈哈,我說雲閑啊,你都快成諸葛神候了。」蓋紹中笑開了,不過。好像很滿足。

弄得曾雲閑在心裡直犯嘀咕,你就這點「本事」?,連拍馬屁的話都聽不出來,這個,好像不會吧?

「周棟黯然謝幕,不過。新進的三位同志我是有些看不懂。不曉得他們各是誰的人馬?」鄭一天搖了搖頭。

「這個,只要是有人下來,都是有些來處的。比如拿總裁助理候斌來講吧,你們想想,他原本在啥地方就職?」蓋老虎又開始賣弄他的小道消息了。

「聽說候斌是從省zheng府辦下來的,原本是省zheng府辦一下正處級的某室主任。」曾雲閑說道。

「這就對了嘛,他是誰的人不就明了啦?」蓋紹中笑道。

「蓋書記的意思是他是曲省長的人?」曾雲閑不愧自詡為『笑裡藏刀』,的確有兩把刷子。

「那也不一定。省zheng府辦的同志多得海里去了。光是正處級的幹部估計有一個加強排吧。

那裡面魚龍混雜。各方諸候都有人馬在裡頭任職。不能光從候斌是從省zheng府辦下來的就斷定他是曲省長的人。

據我所知,寧書記難道沒有安排同志在裡面任職嗎?還有布省長。哪位不想分杯羹。

同理,省委辦也差不多,最多就是主要領導是由寧書記安排的。而下邊的同志也說不定了。」鄭一天提出了不同看法來。

「光從候斌是從省zheng府辦下來的當然不能斷定他是曲省長的人。但是,還有一點你們倆個都不清楚。

候斌以前在某市時曾經擔任過曲省長的辦公室主任一職。當然,當時的曲省長只是市長,而候斌卻是市政辦主任。

你說,這兩相一湊和在一起,難道還能用巧合來理解嗎?」蓋紹中哼聲道。

「那這樣看來還真有可能了。」鄭一天嘴硬,不想服輸。

「不是可能,是絕對的。我蓋紹中這雙眼不花。」對於鄭一天的硬氣蓋紹中明顯的有些不滿意了,奔著他就哼了一句出來。

「絕對的。」曾雲閑點了點頭。

「嗯,應該是。不過,那位陳圓嬌可是讓人看不透。周棟的案子到現在還沒結了。她愣是搶了周棟的位置,這不遭人忌恨嗎?」鄭一天馬上轉移話題,這貨心裡也有點不痛快。

「呵呵,小鄭,你這是完全錯啦。」蓋紹中笑了。

「錯啦?」鄭一天一臉丈二和尚樣子。

「當然錯了,這個,估計是另有原因吧?」曾雲閑也插了句話助興,氣得鄭一天狠狠的瞪了這傢伙一眼。

蓋紹中他不敢頂嘴,但是曾雲閑你又算是哪門子蔥蒜的在這裡充軍師大爺的。

「嗯,雲閑理解能力強。不錯,這對周棟來講卻是一個好機會。

目前的橫空集團對他來講已經算是龍潭虎穴了。一個大泥潭,他想抽身還來不及。

如果這職位一直由他虛掛著,他肯定就脫不了身了。而他省里的那位很聰明,用了什麼,壯士斷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