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零九章夜當的最核心秘密

第三千零九章夜當的最核心秘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誰?」葉凡哼道,臉『色』有些陰沉,想不出什麼理由組裡敢把自己的身份泄『露』出去。

「吳大順。」男子講出這三個字,葉凡是真的震驚了,一個跨步勒住了那人脖子,哼道,「你到底是誰,怎麼知道他?」

「因為他是我親哥。」男子再倒出一句話,葉凡一愣,旋即鬆開了手,兩人坐在了床邊的獨沙發上。

「吳大順應該不是真名吧?」葉凡問道。

「不是,我哥的事我知道一些,但我哥只讓我知道了一點皮『毛』,好像是他加入了國家一個什麼特殊組織在執行特殊任務。官術3009

我哥原名杜一生,而我叫杜成。這才是我們的真名。不過,哥好些年沒用真名了,都快忘了。

在瑪麗珠納號快沉前,哥交待了一樣東西,叫我務必要親手交給你。」杜成臉上掛著哀傷。

「你哥怎麼會知道我?」葉凡哼道。覺得這個杜成太詭異,不得不防。而自己作為a組最高機密成員,龔開河難道會把自己透『露』給吳大順。

「我不知道我哥跟你是什麼關係,但是,我哥就是這樣子交待我的。我只是在完成我哥交待的事,其它的我都不清楚。」杜成講著,從背包里掏出一個牛皮包著的盒子,有點像是茶葉盒子遞給葉凡,說道,「這就是我哥再三交待我一定要交給你的東西。」

葉凡接過盒子用鷹眼掃了一下,覺得沒什麼危險。

「放心,這盒子里的東西我也沒看過。我哥雖說『去了』。但是,我哥交待的東西,他怎麼講我就怎麼做。

打小我就崇拜我哥,我就是他的跟屁蟲。只是,自從他加入了國家什麼秘密組織後,我們極少聯繫。

哥說這是為了我們杜家的安全。他跟我聯繫是極端機密的。後來,我哥跟我好久沒聯繫過了。

我知道,他可能死了。而且。這事國家也來人過。

只不過我們杜家人都不敢相信這件事。都盼望著他還活著。」杜成說著,眼淚掉了下來。

葉凡進衛生間跟龔開河聯繫上了,龔開河交待人查證過後證明吳大順的確有個弟弟叫杜成。

葉凡也就放心了,不過,龔開河堅決否認組裡有把葉凡的真實身份告訴吳大順的。我們現在叫他杜一生吧。

「組裡沒『露』底子,杜一生怎麼可能知曉我的真實身份。要知道,我的真實身份是高度機密。當時我還改過臉過去的。如果組裡這樣子『亂』來的話。我將考慮離開組裡了。」葉凡有些疑『惑』。

「組裡你就不用講了,你的身份是國家最高機密,你想我龔開河腦子會犯糊塗嗎?不過,杜一生有個特殊能力,會不會是這個導致他知道了你。」龔開河講道。

「什麼能力?」葉凡緊追著問道,這個問題不搞清楚的話那就太危險了。

如果今後『露』出破綻。那葉老大就要倒霉了。給各國特勤隊員知道了『死神』的真實身份,葉老大還有安身日子過嗎?

「感覺特別的靈敏,聽說這是他天生的。組裡當初會安『插』他到托米斯拳會也是看中了他這一項特殊能力。

這個,你叫我講也講不出來。反正就是各方面反應能力都是超強於普通人,而且這能力是天生的並不是後天練就的。

比如,狗的鼻子天生就比咱們人要強得多。也許,這就是世人所講的超能力。」龔開河講道,轉爾卻是問道。「怪了。你突然問起他來幹什麼?」官術3009

「沒什麼,杜一生是為了救我而死的。我心裡有愧。所以,想了解清楚杜家情況,適當的時候能照顧的就照顧點。畢竟,杜一生為國而死,死得很悲壯。而且,他救了我葉凡。」葉凡半真半假。

「唉……」龔開河嘆了口氣。

從衛生間出來後,葉凡打開了盒子,發現這盒子還封著的,看來,杜成並沒有騙自己。如果被打開過,那是絕對會不一樣的。

最外邊擱著的好像是一封信,內容如下:

……………………………………………………………………

『死神』你好!

我是吳大順,托米斯拳會的主持人吳大順。我真名叫杜一生,華夏國滇南省銅滄市人,老婆木水香。

生有一子一女,兒子杜衛國。女兒木馨。家中我最信任的弟弟叫杜成,它做點小生意。

一直以來,我只跟我弟弟聯繫。自從去托米斯拳會後我極少回家,愧對了家裡人。

因為任務需要,這是沒辦法的事。不過,我一點都不後悔,能為國出力,是我杜一生的榮耀。

如果你接到這封信,那肯定就是我已經死了。也許你感覺到很疑『惑』,我怎麼知道你的真實身份?

其實,自從你進入托米斯拳會開始我就在調查你了。我並沒有其它什麼想法,只是想更好的為你服務,為國服務。

因為,牛所的喬枘無輕我一直對她有些懷疑,但在沒拿到證據前又不好向你暗示什麼。

如果暗示出了差錯,我杜一生這輩子都將成為共和國的罪人。

到後來秘密揭穿了,想不到喬枘無輕居然是美眾國海狼的王牌『夜當』。

而且,我查過,發現了一個驚天的大秘密。

你一定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難道夜當在裝傻,居然用她的身子跟你混在一起是不是發現了你就是華夏國咱們a組的『死神』。

不過,我在想。如果夜當發現了你的秘密,還不如一把刀戳死你來得乾淨。這對夜當來講並不難。

所以,其實不是,夜當也未必發現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