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零一十一章強力手腕

第三千零一十一章強力手腕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他們這是要置杜衛國於死地。」葉凡豎起了眉頭。

「死倒是不用死,也許能把牢底坐穿。」包毅講道,「我們不好直接進去,所以,車天偷進去的。

用了一些特殊法子,二大麻子頂不住招了。都給我們記錄了下來。

當然,這些都是暗中搞來的證據,見不得到。只是二大麻子這個人我是擔心他反覆無常,到時翻臉不認賬就麻煩了小說章節。」

「嗯,如果二大麻子把這事給暗示他的人講起一話,估計馬上就有變故了。事不宜遲,明天一早咱們就過去。」葉凡講道,「不過,查到暗示他們的人沒有?」

「二大麻子頂不住了,說是看守所所長吳懷包暗示的。不過,要證據他可是沒有。」車天講道,「不過,也不用過於擔心。我在二大麻子身上用了特殊手段。相信這傢伙只要怕死的話應該不敢亂咬人的。」

「你現在馬上再進去一趟,把這個給二大麻子看看。要求他馬上要求跟吳懷包見面。

爾後講一些話,要求二大麻子把暗示的東西套出來。這些設備你也給帶去。」葉凡拿出一蠶豆大的東西以及證件遞給了車天,車天倒也會用,因為跟著葉凡出了幾趟任務。

證件是用來定心的,『蠶豆』是拿來竊聽的。這個不用講一個縣級市的看守所所長能看出來,就是一般的省廳刑偵人員也查不出來。

車天匆匆走了,對於一個小小的看守所,葉老大倒也不用擔心什麼。

三個小時後車天回來了。

「看你一臉喜色,有進展了?」葉凡笑問道。

「看到你這大證件,二大麻子還敢放什麼屁,答應一定全力配合,爭取立功。

這傢伙也有些能耐,畢竟是混社會的。用了一些法子把吳所長騙了進去。

爾後還假裝要進一步『立功』。要讓杜衛國死無葬身之地。還要羅列一些罪名什麼。

吳所長也沒懷疑。畢竟,這是在看守所里,是吳所長的地盤嘛。

吳所長相信。二大麻子一個小混頭難道還真敢跟他作對。那跟找死有啥區別。

結果,自然被套出一些暗示語來了。我現在已經拿回來了。而且把另一套更小的設備裝在他身上了。

咱們隨時可以掌握進展了。」車天笑道。

「晚上馬上行動,拿下吳所長,逼出上頭的人。當然,咱們適可而止就是了。

這事說大些肯定跟周林松這個市長是脫不開干係的。不過,咱們這次下來是救人的,並不是想去管這些閑事。

咱們也沒過多精力去管。」葉凡說道。「當然,讓一定的人受到懲罰還是應該的。」

車天跟包毅同時出動了。

葉凡打了電話給段海天,打聽了他哥哥的情況。既然這次下來,就要去拜訪一下段海天的哥哥。

凌晨一點多包毅跟車天才匆匆回來。

「吳所長說是安新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劉平昌暗示的,而劉副局長可是咱們劉林松市長的鐵竿親信。

葉大,還要不要往上。估計再往上就能把劉林松給糾出來了。嗎滴。一下來就搞了個市長也蠻有玩頭的。

雖說只是一個縣級市市長,但人家也是高配的副廳級幹部。」包毅這貨一臉的興奮。

「不必了,到劉平昌這裡為止吧。至於說劉林松,呵呵,這膽驚受怕就讓他嘗著就是了。

相信咱們來了這麼一出,他今後還敢對杜家怎麼樣哪才怪。我要讓咱們的劉市長一直記著杜家的恩德。

在這安新市,他是要罩著杜家的。」葉凡笑道,「打人未必一定要一棍子打死。這種法子比直接把劉林松拿下更合適。

而且。劉林松能坐上一市之長位置上。估計也留有後手,咱們查劉平昌好查。

但是。要再查出劉林松出來,那是有些難度。」

「嗯,只要你身份一露。劉林松還敢怎麼樣嗎?」包毅笑道。

「嗯,露肯定得露,平時不能露,但是,這次我一定要高調一回。就是為了杜家也要高調一回。麻痹的,這助理頭銜拿來也該是派上用場的時候了。」葉凡笑道。

第二天早上。

杜家住在銅滄市郊區的一座兩層的小樓裡面,顯得很舊,但並不破。看來,平常打理得挺好的。

「唉,以前是住在市裡的,而且是一套200平方的樓中樓。只是衛國出事後家裡把樓都給賣了。就是為了湊『活動』經費把衛國弄出來。想不到錢花了不少,只是人還在裡面。而且,連個面都不讓見,他們太欺負人。」杜成迎上葉老大後講道。

「這案子是由安新市公安局主辦的,周林松現在主持安新市工作。那公安局還不是他講了算。」葉凡哼道。

「沒錯,現在還處於調查取證階段,你公安局憑什麼不讓我們見本人。我們只是見一面,就是死犯也能有這機會是不是?」杜成說道。

杜成的嫂子木水香人明顯的憔悴不已,臉圈腫得老高。聽說吳大順不過五十歲,其夫人木水香不到五十。

不過,現在看去跟六十歲的婦人差不多了。可見這些天下來的折騰讓她是多擔心。

見葉凡進來,木水香一把撲過來抓緊杜成的手,問道「小叔子,打聽到什麼沒有,衛國放出來沒有?」

「嫂子,別急,這位是橫空集團的葉書記。他以前是哥的好朋友。聽說了這件事後馬上過來了。這事就交給他來處理了。」杜成趕緊介紹道。

「葉書記……嗚……」木水香肩膀亂抖著,哭著話都講不出來了。

「嫂子,讓你受苦了,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