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零一十四章小手段

第三千零一十四章小手段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好嘞,今天我們沒準兒還能欣賞到葉大師的釣魚本事,咱們將要大開眼界了。後生可畏嘛。」老譚配合著笑道。

「對嘞對嘞,年青人就是沖啊……」一時,十幾個老傢伙全起鬨了。

開始釣魚了。

段德成對葉凡還是不怎麼放心,老傢伙貌似在安心的釣魚。實則上那眼神有五成都在偷偷用餘光關注著葉凡,怕葉凡用出微內氣。

當然,段德成也相當的自信。你要使出內氣把河裡的魚搞上來的話至少這水波起泛起。

不然,你內息再好也不可能能做到風平浪靜就能把魚給弄上來。

葉凡段德成今天運氣不好的就是他遇上了葉凡這個怪胎。這傢伙剛開始時貌似很正經的釣著魚。

剛五分鐘,段德成收穫到了。一條三斤重的大鯉魚活蹦亂跳著被他從魚鉤上摘下來放進了桶里。

老傢伙相當的得瑟的斜瞄了葉凡那邊,發現一點動靜都沒有的魚鉤。

「小葉,我看你那邊狀況不大好啊。這釣魚也是門技術活,而且經驗還相當的重要。我老段在這個行當至少也有些年頭了,所以,這活計,不是說有就有的。」段德成一邊再下釣一邊還挪喻著葉凡。

「金釣竿就是金釣竿,我看老段,你可以叫『金槍王』了。」老譚一看,馬上大聲講著湊興助威了。

「沒錯,還是金釣竿厲害啊。才五分鐘居然釣上這麼大條魚來,佩服。」另一個老傢伙也出聲了。

老傢伙們,還想打擊我的勢氣,分散我的注意力,葉老大在心裡冷笑了一聲,嘴裡卻是笑道:「離約定的時間還剩下25分鐘,笑到最後的才是英雄。沒準兒等下子這河裡的魚王一高興過來接受我的『邀請』了呢?」

「呵呵,那咱這老頭子還真得要拭目以待了。」段德成以譏諷語調說道。

「魚王,咱們在這百品壩子釣了幾十年的魚也沒見過魚王。這魚王嘛。只是一個傳說罷了。」幾個老傢伙講著。笑開了。

眼見離半個小時就剩下一分鐘了,葉凡水桶里還是空空如也。老段同志已經釣上來了三條魚,合起來也有四五斤重。

「時間可是不多了,哈哈哈……再過幾十秒可以倒計時了,哈哈……各位老哥老弟們,到時給我使勁兒喊,倒計時啊。」段德成開始打心理戰了。以笑聲來震動,自然打滴是把魚兒全給嚇走的主意了。

這個時候,段德成已經不想再釣到魚了。只要能攪得葉凡釣不到魚這面子可就掙回來了。

「認輸吧小夥子,只是叫一聲『段大師』又有什麼。要是以著我的臭脾氣,不磕三個響頭可是不行的。」老譚又來了。

「那是那是,能給段大師磕三個響頭也是你的福份嘛。」另一個老頭也助興開了。

「是么?」葉凡嘴裡淡淡一笑。突然往河裡一瞧,訝然的叫道,「哎呀,好像還真是魚王到了。你們看看,好像是奔我來了?看那水花,那勢頭,這魚王,肯定大得不得了。」

眾老傢伙一聽。全都圍了過來。

還真是。一條長達一米五多的大魚居然真的游過來了。那劃開的水花就是這些老眼昏花的老傢伙也能全看清楚。

老傢伙們頓時興奮了起來,差點都要叫起來了。

「過來!」段德成大叫了一聲。其實是想把魚給嚇跑。十幾個老傢伙全都跟著大叫了起來。

不過,令老傢伙們很鬱悶的就是,那魚還是直大奔葉凡的誘餌而去了。

而且,還顯得很乖巧樣子一張口就把葉凡的魚鉤給吞了下去。

「謝謝你了魚王老弟,哈哈哈……」葉凡狂笑著一拉釣竿,魚王活蹦亂跳著。

「真大啊,足足有七八十來斤吧?」老譚都忍不住讚歎道。

「時間到!」站一邊一直沒吭聲的車天突然喊了一聲。

眾人才回過神來,一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眼光全集中在了段德成臉上。

老傢伙那臉漲成了紫茄,嘆了:「罷了,這金釣竿我們送給小葉了。」

「哈哈哈,段大師,我只是運氣好而已。這魚王,送給你們了。」葉凡笑道,給足了段德成面子,老傢伙臉色才好看了不少。

車天在心裡冷笑。

有些老傢伙居然向葉凡請教起釣魚經驗來了,葉凡貌似很『大師』樣子提點了這些『小學生』一頓。

其實,這貨講滴全是屁話。

自然,雖說沒動內氣。但其實是動了,是葉老大的蝙蝠在暗中作鬼罷了。這蝙蝠出來倒是無聲無息的倒是耍了瞞天過海之計。

中午,魚王被分了。因為,眾老傢伙說是捨不得就此吃了。所以,全切成一塊塊的拿回家向老婆大人吹噓去了。

段德成分了個魚頭,老譚分了個魚尾巴。兩老傢伙還真是高興得很。

回到隆昌市,三人進了一小酒館。段德成叫了一些小酒菜三人坐了下來。

「唉……」段德成干進去一杯五糧液,居然嘆了口氣。

「大伯有心事,能否說來聽聽?」葉凡問道。

「實在是慚愧,這『佛蓮』給我賭輸給了別人了。」段德成扭捏了一下,還是漲紅著臉說了出來。

「說句不客氣的話,既然你都賭輸給別人了你居然還老著臉皮跟葉大賭,老傢伙,你這張臉皮可是厚過鍋底子了?」車天一聽可是氣了,葉凡對段客氣,車天可是沒這習慣,插嘴就來。其實也是替葉凡問了。

「說來慚愧,我有些小算盤。雖說這『佛蓮』是輸了,但是,卻是輸給了我們斗元寺的圓知方丈。

這『佛蓮』被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