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零一十五章收人

第二千零一十五章收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牛霸,此人是不是很憨厚?」葉凡心裡一動官術。

「憨厚,表面看去是這個樣子的。不過,人很爽義。那得看你能不能入他的法眼。」段德成笑道。

「斗元寺的高手不少吧?」車天沒忍住,問了問。這傢伙就是一好鬥份子。估計是手痒痒了。

「不多,好像就三四個人會武。其它的都是學學健身拳的那種。

畢竟,練功也要看根骨,根骨不好也是練不出什麼來的。」段德成說道,「像我們段家在明朝時就有著幾十位高手。

現在怎麼樣,連個像樣的高手都拿不出來。武術整個都沒落了。

現代人也沒幾個能吃得了這種練功的苦頭。而且,給現代槍械等一衝擊,武功一塊的功力更是弱化了不少。

你練了幾十年,還不如買把ak47。其實,他們不理解武功的真諦。」

「等下就去?」葉凡問道。

「行,我先給圓知打個電話。如果在寺里的話他會接受我的挑戰的。到時你出手就是了。」段德成笑道,一臉的興彩。

不久回了電話說是圓知正好在寺里,而且答應了挑戰。

斗元寺在隆昌市還是相當有名氣的,寺院佔地範圍相當的大。平時也是香火旺盛著。

而好多遊客都是慕名而來來,因為,環境搞得不錯,倒也是個休閑的好去處。

現在已經是下午時分,不過,斗元寺突然封寺了官術。說是要暫時整修一下什麼。

段德成跟寺里的和尚們都熟,剛到門口,一個中年和尚先是打了個稽首,而後笑道:「方丈已經在後院等著了。」

那和尚又掃了葉凡跟車天一眼。

段德成點了點頭,三人跟著中年和尚直奔後院而去。

後院還有道院牆跟拱形的門,要通過一座小石拱橋才能到達。

進去後才發現裡面原來是個花園院子,小橋流水游魚假山大樹小樹什麼都有,源著鵝卵石鋪的小路走過去。

兩旁流水緩緩流著。金魚兒在游著。令人相當的快意。

「這裡環境不錯吧?」段德成笑道。

「嗯,小橋流水,休身養性的好地方。」葉凡點了點頭。

「嗯,這斗元寺的和尚大師們都很有修養。談吐禮貌,隨口就能道出深刻的佛理來。」段德成笑道。

「呵呵呵,段施主過誇了。老納可並不懂雅,而是一個粗俗的和尚。」這時。一道笑聲傳來。

葉凡放眼看去才發現,在金魚池邊站著一個高大和尚,一身灰朴的僧衣,好像一打雜和尚裝扮。

而旁邊站著一個大漢,倒是有著黑旋風李逵的身材。不過,此人留著小平頭。並不是和尚。不曉得是誰了,應該不是牛霸。

「牛霸,你是越發的精神頭了。」段德成沖老和尚旁邊那年青人笑道,自然是在提醒葉凡此人就是牛霸。

「我天天都精神,難道段大師沒發現嗎?」牛霸哈笑道。

「聽說你最近到處跑,是不是要離開元寺了?」段德成笑問道。

「斗元寺是我的家,牛霸永遠不會離開。只是偶爾出去玩一下罷了。」牛霸搖了搖頭。

「唉……」圓知突然嘆了口氣,看了牛霸一眼。說道。「牛霸,你也老大不小了。

我知道你對斗元寺的感情。但是。你都三十齣頭的人了,也該是成家立業的時候了。

這次叫你出去就是要送你走的,以後想回來玩隨時可以回來。聽師傅的。」

「我牛霸發過誓,只要有人在斗元寺能打敗我就是我牛霸離開的時候。不然的話,師傅,你可是鬥不過我的。所以,我永遠沒辦法離開。」牛霸說道。

「你這孩子。」圓知哭笑不得。

「要離開還不容易?」就在這時候,跟在葉凡身後的車天突然冷冷哼了一聲。

「你是哪來的,這話什麼意思?」牛霸可是氣了,跨前幾步,雙眼冷冷瞪著車天。

「牛霸,別這樣,他是我朋友。」段德成趕緊身子一側攔在了車天面前。

葉凡是高手,也許能戰勝牛霸。

但是,跟葉凡來的這個跟班應該沒那麼厲害。五六段頂天了,哪能是牛霸對手。

牛霸這人的秉性段德成最清楚了。惹毛了他的話天王老子都扛不住他的。

「你不是想離開斗元寺嗎?」車天才不怕,在段德成身後冷冷回應到,爾後看了葉凡一眼,說道,「至於我是誰,你叫我車天就是了。我是葉先生的跟班。你說『下人』也行。」

「你的意思是你能打敗我不成?不過,一個『下人』如此的囂張,肯定有兩把刷子是不是。

不過,就你,不夠格跟我牛霸一戰,還是叫你主子出來跟我玩幾手。

讓你牛霸爺爺好好教教你怎麼懂禮貌。而狂妄是需要付出代價的。」牛霸兇巴巴的哼道,一雙大眼在車天身上掃描著。而且,咔嚓一聲還捏響了拳頭,有示威的意思了。

「你說葉先生是不是,不是我車天看輕你。你想跟他『玩』。呵呵,你根本就不夠格。只要我車天這個『下人』出手就是了。就你那兩手,不怎麼夠看。」車天寸步不離,一臉的鄙夷味兒。

那是差點氣炸了牛霸的肺,這貨吼道:「來來,馬上來。讓牛霸爺爺讓你嘗嘗什麼叫拳頭的滋味。」

奇怪的就是圓知跟段德成這時都閃開了在一旁,似笑非笑的看著並不作聲阻攔了。

「我是輕易不出手的,要出手就要添些彩頭。」車天哼道。

「說!」牛霸霸氣衝天。

「千生缽跟佛蓮是第一彩頭。」車天一臉淡定。

「那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