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零三十章蓋老虎大反常態

第三千零三十章蓋老虎大反常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朱縣長,還是那句話,你有證據嗎?不然,你就是空口說白話官術。而且,朱雀山莊鬧鬼的事已經有著幾十年歷史了。這個,橫空人都知道的事,你說說朱縣長,是不是有這麼回事?」包毅今天是擔當了大任。

「這個……」朱一旦被噻了一下。

「難道朱縣長沒有聽說過嗎?今天當作布省長以及省里一行領導的面,你說實話,知道不知道?這是個很嚴肅的問題,一調查就清楚了。」葉凡冷冷哼道,逼了過去。

「聽說過這事,不過,那也是謠言。這世上哪有鬼一說,根本就是一些人害怕,膽小後捕風捉影罷了。這些能證明什麼,證明不了什麼嘛。」朱一旦臉一紅,說道。

「謠言,謠言能傳幾十年嗎?而且,以前不是沒有人被打傷過,被打傷的人還都在橫空鎮,要不要把他們請來問一問?

十幾年前,葉書記跟我都還沒到橫空來,總不能說那個時候我們也在玩陰謀下套子打人了官術。

那咱們倆還真是吃飽飯沒事幹了是不是?」包毅這話一問出來,頓時引來一場鬨笑。

「那個時候的事跟現在不一樣,現在是有針對性的,就是針對的我們皇崗縣。這顯然是有預謀有計劃的行為。」崗皇縣公安局長蓋飛插嘴反擊。

「呵呵,那只能證明你們犯了『鬼』的大忌嘛,人家是專打壞人是不是?」葉凡笑了兩聲。

「葉書記,作為一名黨員,難道你也信封建迷信?」朱一旦氣得臉紅脖子粗。

「怎麼講話的,我這話是搞封建迷信嗎?朱縣長,還請別亂扣帽子。不然的話,本人可是要向布省長申訴你朱縣長可是有造謠中傷我葉凡的事實了。」葉凡淡淡哼了一聲。

「這事我們先別扯了,還是講講星大集團的事。」劉標成一看,馬上插嘴移話了,轉爾又問葉凡道,「葉書記。你的看法是什麼?」

「先。你們沒向我們橫空集團打任何的招呼居然跟星大集團合作開通天山,這是嚴重的違規行為。

即便是說你們的合同是簽定在省委省政府宣布之前,但是,也不能拿我們現在這個通天山的實際擁有者不當回事是不是?

我們不是不能情達理,但是,你們一味指責我們搞陰謀耍手段玩拳腳功夫的。

這捕風捉影的事兒你們也敢出口。老實跟你們講,這種小兒科的玩意兒我葉凡不屑去玩。

還有。你們說事先並不知道省委省政府的一些決定。但是,我想說句題外話,你們是真不知道嗎?」葉凡講到這裡,突然一拍桌子,沖朱一旦說道,「朱一旦同志。你講清楚,在省委省政府還沒宣布橫空集團管理橫空鎮的前幾天,你是否已經知道了省委省政府的決定?講!」

布華清一聽,正要火,想不到朱一旦一愣,脫口而出道:「我們知道。」

「誰告訴你的?」葉老大不理布華清,馬上緊逼,自然用的是化音迷術了。

現在到12段位了。這化音迷術突然間施展開來還是相當有效果的。

「那天劉書記跟我商量過。」朱一旦來不及鎮定。又是脫口而出。

頓時,全場嘩然。

「朱一旦同志。我什麼時候跟你講過這個。那是省委省政府的決定,而且是省常委會的決定。

這事,在沒有宣布之前一切都是保密的,我劉標成啥時有資格參加那種高級別的會議了。

這事,怎麼可能知道,你是不是給燒糊塗了?」劉標成可是氣著了,嘴唇抖瑟著,人不由自主的就站了起來。

「我……我剛才一時糊塗,講錯了,我們沒聽說過。」朱一旦反應過來,馬上想反嘴,可惜晚了。

「布省長,您看,朱一旦同志可是有些問題啊!一會東一會西的。

明明知道,連消息的來處都曉得的。現在居然想反口不承認。這位同志太不誠實了。

作為皇崗縣縣長,一個管理著幾十萬人口的縣長,一名老黨員,怎麼能如此的不誠實。

而且,剛才在坐的各位領導跟同志們都看到了,我葉凡有沒玩什麼手段,只是直接問他。

朱一旦同志如此的不誠實。」葉凡講到這裡,看了布華清一眼,說道,「是不是得處理一下,不然,所有的同志都如此,那咱們的幹部形象可得全給帶壞了。」

「布省長,我只是一時糊塗。剛才只是口誤,口誤了,並不是我朱一旦不誠實。我朱一旦的心唯天可表,作為一個擁有幾十年黨齡的老黨員,我深懂得誠信的重要性。」朱一旦那臉一下了就黑了下去。

「口誤口誤,這話能亂講嗎?你這『口誤』的毛病還真要不得,回去好好寫份檢查,好好練練講話,不像話!」布省長也沒辦法,以小罰處理這件事了。

不然,葉凡肯定會緊咬住這事不放。不過,布省長可是有暗示這是『口誤』的意思了。既然是口誤,那就說明剛才朱一旦講的不是事實了。

「布省長,朱縣長可不是『口誤』。他講的是實情。這件事,劉標成同志顯然在簽定合同前就知道了。

可見崗皇縣一夥同志根本就沒把省委省政府的決定擱在眼中。

這跟在要搞拆遷前突擊建房建樓以獲取高額賠償金有何區別?

這種行為是要不得的,明曉得還要頂風去干,這事,從大的來講,就是藐視省委省政府的決定。

從小的方面講,是個人作風跟干工作的性質問題。」葉凡可是不會輕易的放過他們倆個的。

「葉凡同志,講話要講究證據。你如此的抵毀我劉標成,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