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零三十一章兩位縣太爺慘

第三千零三十一章兩位縣太爺慘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布省長您問他們倆?」蓋紹中哼道,居然不賣面子官術。

「蓋紹中同志曾經提醒過嗎劉標成跟朱一旦兩位同志?」布華清相當的惱火了,聲音粗了不少。

覺得自己的權威在這裡被無限的挑戰了。先前是葉凡,現在連蓋紹中居然都不聽話了。

當然,布華清也曉得幾天後蓋紹中就要到橫空了。但是,我布華清現在這裡,你也不能不賣面子。

「我……這……我……」朱一旦吶吶著,一會看看蓋紹中,一會看看布華清。

「我蓋紹中講過的話是放屁是不是?」蓋紹中火大了,霸氣上來。

「布省長,蓋書記,這事,我們真忘了,記不清了。」劉標成膽氣足些,硬著頭皮。

「呵呵呵,記不清就算啦。估計是不是紹中同志一時性急也給忘了。

本來是想要傳達一下曲省長的指示要求皇崗縣早做準備的,想不到後來給忘了就沒講了。

這事,唉,要是早講,也沒必要引出後邊一些麻煩事是不是紹中同志。」布省長臉上多雲轉睛,笑眯眯的說道。自然,是要狠狠的打蓋紹中的臉子啦。

「嗯,是記不清了。」朱一旦反應過來,既然布省長定了調子,只能拋棄蓋紹中了。

「你們……兩個混蛋!」蓋紹中氣得雙眼冒火,「那天你們倆位到我辦公室可是好多同志都看到過。」

「我們是到過蓋書記辦公室,可是你並沒有談橫空鎮要劃入橫空集團管轄這件事官術。

當時我記得談的好像是皇崗縣給多少的配額為市裡的『星輝大道』支持的。」劉標成是睜眼說瞎話了,今天反正都給蓋紹中得罪透了,也不再乎再多戳一把刀子了。

「沒錯,我們回來後還商量了許久。皇崗縣並不富裕,可是蓋書記給的指標是相當重的,我們有些承受不起。說白了,這星輝大道工程,好是好,就是咱們縣窮啊。」朱一旦也配合劉標成演起了雙簧。

「放屁!」蓋紹中氣得臉紅脖子粗的。想不到兩個手下居然跟自己在橫空集團總部對昴了起來。這是嚴重的挑釁行為。

「蓋書記,我們倆位是黨員,是黨的幹部。是組織部門任命的正式的國家幹部,我們可不是『屁』。倒是蓋書記這講話還希望能文明一些。」劉標成言詞犀利。

叭叭……

突然響起了刺耳的掌聲,大家一看,居然是葉凡在拍手掌。

「精彩,真是精彩。這種空口說白話的事想不到皇崗縣兩位縣太爺也能講得出來。」葉凡一邊拍掌一邊笑道。

「嚴肅點葉凡同志。什麼叫空口說白話。今天把話講清楚,不然的話,我布華清要批評你。」布華清可不想讓葉凡攪了局。

「這事布省長是不是認為蓋紹中同志沒有傳達曲省長指示?」葉凡反問道。

「人家皇崗縣兩位同志都承認沒講了,你葉凡同志難道還能伸出個千里耳來聽到不成?這沒講的事即便是你葉凡同志有千里耳也是聽不到是不是?」布華清淡淡的譏諷道。

「是非曲直,事實就是事實,是無法抹殺的。我葉凡實在是沒想到。兩位縣太爺也會如此的編瞎話。

這樣的同志,還能擔當起領導全縣幾十萬人民的重任嗎?蓋書記講得沒錯,他們倆個就是兩個混蛋,他們自己講自己不是『屁』。

我的看法就是,他們倆個連屁都不如,當然不能算是屁了。」葉凡哼了一聲,突然對星大集團的張厲星董事長說道,「這件事。我相信。在簽定合同之時張董事長有聽到什麼,還請張董事長說說吧。」

「張董。你要講什麼?」劉標成咬牙問道,眼睛直愣愣的盯著張厲星。

「呵呵,當初簽定合同時,朱縣長跟萬副縣長兩位在談判時見我們提出的條件太苛刻。

一時氣憤的講,說是不久橫空鎮就要劃入橫空集團管轄之中了。

不然的話,他們不可能會如此的答應我們提出的條件的。這話,呵呵,我公司當時參與談判的十幾位同志都聽見了。

當時為了保險起見,我還偷偷叫人錄了音的。以免得當時大家又反悔什麼。

我叫人錄音是不對,不過,幸好。不然的話,現在就講不清楚了。」張厲星笑道。

「張董,這話可不能亂講。」劉標成威脅道。

「我沒有亂講啊,要不,盒帶我都帶來了,不信的話就放出來給大家聽聽。」張厲星才不怵你劉標成呢。

「你……」劉標成臉色由紅轉青,由青轉白,最後,猛烈的咳嗽了起來,下邊人趕緊扶他進了衛生間。

回來後,蓋紹中一臉嚴肅,說道:「我代表項南市委宣布,從現在起,劉標成跟朱一旦同志暫時停職,接受組織調查。」

而布華清也不好再開口了,再開口真變成是非不分了。

「張厲星,你如此的干不得好死。我倒要看看,橫空集團能給你什麼?什麼玩意兒。」朱一旦咬牙切齒,罵道。

「我活得好好的,倒是你們。如果你們皇崗縣無權履行合約的話,我們星大集團保留對你們起訴的權利。

到時這合同上可是講得很清楚的,違約的話賠償當時簽約總經額的20%。

咱們簽約總量涉及經額達到2個億,這20%嘛,就是4000萬了。

朱縣長,你可是要事先準備好這筆款子。我給你一個星期時間,我們的項目再無法進行下去的話,你們就是賠付。

臭話講在前頭,少一個字兒都不行。」張厲星露出了生意人的本色,這叫殺人不見血。

「張厲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