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三百四十四章好厲害

第二千三百四十四章好厲害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哥,只要有機會,叫上我,咱們兄弟併肩子上。顧家人,是不容欺負的。」顧友綱聲音鏗鏘有力,擲地有聲,不虧為軍人。

四天苦練。

四人站著四個方向,四股內息之氣從手掌中逼出如見不到影的長龍一樣直擊中央空地而去。

速度相當的快,而且,周遭的空氣在劇烈的抖動著,猶如飛機快解體前那種痛苦的瑟瑟慘叫。

而在這大冬天裡,本來是零下二度左右的天,周遭突然好像著了火似的。

空氣的熱度一下子從零下暴漲到了幾百度架勢。遠距四人二百米的幾隻松鼠野雞都被這突然升高的溫度嚇得尖叫著四處飛撲逃竄而去。

鷹眼下,葉凡發現,四股內息之氣糾纏在了一起。當發現中央融合部位地方突然閃出一點肉眼難見的火星之後,葉凡曉得成了。

這就是天雷四象陣的引火之源,其實是四人的掌力糾結在一起跟空氣摩擦的產生罷了。

「合了,注意鎖定目標。」傳來西門津通的聲音。

「發動!」葉凡這個臨時頭的大帥一聲吼叫,轟隆一聲巨響之後傳來了天通那孩子般興奮的叫聲道:「嗎的,還真是厲害著了,炸了這麼大一坑出來。」

「嗯,威力的確不凡。這坑至少範圍達三十米,深也有三米吧。我想,十一段位高手又不是神仙,真能鎖定的話,必炸死無疑。不過,真炸死了那也帶來麻煩了。那鳳家還不跟咱們死磕?」葉凡看了看眼前那大坑,又想到另一端事上來了。

「是啊,鳳家好像還有兩個十段位吧?到時,即便是鳳家不敢群打,但人家肯定心裡埋下了恨了。那人既然能左右鳳聲香跟才東眉,估計是鳳家老一輩人還沒死的了。最好是力度拿捏得穩當些,把那人炸傷就是了。絕不能炸死了。」王成澤也略顯擔心講道。

「樹兩個十段位大敵。實為不智。我估計,鳳聲香的實力比咱們四個中任何一位都要強些。

而才東眉也不差到哪裡,所以,這個,火候的掌握就難了。而且,我們並不曉得宋青的真實段位。

如果發出的掌力太弱的話就怕炸不傷他反倒把我們全撂倒在地了。太強又怕炸死了,還真是難辦了。

不過。我覺得不管怎麼樣,還是先站在勝者一方為好。咱們必須出全力。

不然,敗了還有什麼話講。一個丟了咱們國家的臉子,二個鳳家的年青高手咱們只能看不能收。

任務在咱們四位手頭失敗了,我天通都擱不下這張小臉蛋。」天通這分析還真是透徹,這傢伙還真是屬於那種大智若愚之輩。講出來的話還真能令人刮目相看。

「還是先完成任務,全力出擊。我覺得那位宋青不簡單。人家隔著一帘子居然能玩猴子一樣的把東洪同志這位九段位高手玩於股掌之間。

這種實力咱們在坐的都做不到,如果是拆了帘子還差不多。這手隔山打牛的功夫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高度。

就怕他的段位不止十一段位,如果他是位十二段位強者,我想。即便是咱們全力能否擊傷他都有難度。

所以,不出全力肯定不行。咱們只能暫時拋卻任何的顧慮了。」葉凡講道。

「只能如此了,那就全力攻擊,不管其它。」王成澤也點了點頭。

「唉,這怨,恐怕是結定了。」西門津通嘆了口氣。

晚上。葉凡下班後交待完一切。剛好是星期四,葉凡請了一天假。張強的車子早悄悄在外邊候著了。

響虎師團大門邊整齊的排列著兩列軍人,一個個全身軍裝,個個虎氣活活的。

齊天這貨正一臉焦急的在大門外鍍著步子。一會兒就會問問到了沒有。

現場雖說有著上百名軍人,但沒有一個敢開口亂講話。全都像標竿一樣的立著。

因為。今天接到燕軍軍區副司令員趙括將軍親自下的指示,晚上在這裡,響虎師團的任務就是全面戒奮。

「飛機再檢查過一遍沒有?」齊天轉頭問後面一個少校。

「已經檢查過五遍,出了問題的話我提頭來見師長。」該少校一個立正,一臉嚴肅的講道。

「出了問題你那破頭拿來有屁用,老子的人頭都得落地,你們這些個傢伙,沒一個逃得掉!」齊天舞著手巡了一周下來。頓時,一石激起千層次。

全體官兵都震動了,全在心裡猜測這即將要到的是什麼大人物。居然,連齊師長都這般講法。

「快到了,全體警戒!」齊天接到消息後一個立正,大聲的喊道。

不久,一輛軍吉開了過來。

齊天快步上前行了個標準軍禮,見張強示意了一下後,馬上手一揮,車子直接往停機坪上開了過去。

望著直升飛機騰空而去,齊天久久貯立,心裡默念著『大哥好運』。

「齊師,真是大人物啊,可惜了,我就看了個背影,連正面都沒瞧見。」一團團長蔡同慶同志有些遺憾的講道。

「齊師,有些怪了,有個長相好像蠻年輕的首長居然還走上來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了聲好樣的。這個,我真是給弄糊塗了,我跟他不認識啊?」玉東講道。

不認識才怪,葉大書記你丫的不認識,人家變臉了。齊天在心裡得瑟的笑了一聲,嘴裡卻是講道:「別亂猜測,首長沒準兒是看你長得帥,所以,誇你了。」

「我長得帥么?」玉東嘀咕了一句,聽說這貨回到家裡足足在鏡子面前呆了十幾分鐘,老婆都差點要砸鏡子了才肯上床。

到了離鳳家村子不遠的地方四人好好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