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零三十三章師傅,你終於出現

第三千零三十三章師傅,你終於出現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來來來,車天,咱們再干一碗。」葉凡端起了酒碗,車天沒二話,咕嚕著就幹了進去。

而費蝶舞見葉凡在朝著自己呶嘴,也勇敢的拿起海碗,是如法泡製,跟雪丫干進去一海碗。

「雪丫,你跟車天也曾經有過一份感情。這樣吧,常言說好聚好散。我看你們倆個是不是坐下來心平氣和的談一談。談不攏的話就此結束怎麼樣?今後,誰也不用糾纏著誰,免得大家都痛苦著。」葉凡問道。

「雪丫,你看呢?」車天醉蒙蒙的問道。

「談就談,談了也好。咱們這輩子是沒有希望的,我就跟你從此了斷吧。」雪丫冷冷說著,先上樓了,車天跟在屁股後邊上去了。

「葉哥哥,你搞什麼鬼?」雪紅湊葉凡跟著小聲問道。

「呵呵呵。」葉凡神秘一笑,不答。

「快說嘛,急死人啦。」雪紅撒嬌著,掐著葉凡的脖頸了。

「急啥,等下就知道了。」葉凡笑道。

「肯定不會幹什麼好事,男人,沒幾個好東西。」費蝶舞嬌顏似花,噴著酒氣,哼道。

「你莫非?」雪紅可是不笨,盯著葉凡,那臉刷地一下就紅了。

「郎情妾意,你情我願嘛。你看,咱們不幫他們,難道還真讓他們難過一輩子。或者說一輩子兩人都單身過去。你家那老祖宗啊。脾氣太臭。」葉凡搖了搖頭說道。

「你這主意太餿了。」費蝶舞譏諷道官術。雪紅倒是一臉興趣,拍掌道,「好哇好哇,這個好。」

轉爾,雪紅轉頭看著葉凡,蠢蠢的問道:「這樣子會不會造出孩子來?」

「那得看車天的本事了。」葉凡一臉曖昧,笑道。

「死人!」雪紅伸指戳了葉老大一把。

屋子裡燥動著。響動還是較大的。

雪紅把耳朵緊貼在壁上,小聲急道:「怎麼還沒行動?」

「別急,會上的。」葉凡小聲笑道,「咱葉老大可是半個毒人,這艷情之毒,就是烈女也將變成蕩婦。」

「你就專干這個是不是?」費蝶舞不時時機的打擊著葉老大。

「講啥話呢。你看,你都呆堡里這麼久了我葉老大幹過這些嗎?」葉凡有些惱了。

「諒你也不敢。」費蝶舞一臉桃紅,白了葉老大一眼。

「我有啥不敢的,咱爺們又不吃虧,吃虧的是你們。」葉凡胸脯一挺,哼道。

「人家蝶姐姐願意吃虧,葉哥哥,你有膽就上。就用你那艷情之毒。好好讓蝶姐姐嘗嘗滋味兒。那味道。肯定好。」雪紅在一旁笑道。

「丫頭,你上就是了。」費蝶舞羞得趕緊說道。

「要不。兩個一起,雙飛怎麼樣?」葉老大一臉淫蕩,玩味兒似的在兩女身上那凹出的地方滑動著。

「好哇好哇,雙飛好。」雪紅差點在拍手掌了,葉凡趕緊作了個噓聲的動作。

「你個混蛋!」費蝶舞一把在葉老大大腿上掐了一下,雪紅也跟著掐,罵道,「掐不死你,還雙飛,掐死你……」

某些同志,自然是寒磣磣的落慌而逃,一閃就下了樓。

「好像上床上。」雪紅貼著耳朵,一臉的興奮。

「嗯,這戲成了。」費蝶舞也是一臉潮紅,兩妮子其實都興奮得很。這種事可是令人噴血的。

半個小時過後,兩人下來了。

「怎麼,看戲看夠啦?」葉凡翹著個二郎腿,噴著煙圈。

「哼哼,我們只是聽,不是看。」雪紅哼道。

「我打死你這王八蛋……」突然,樓上傳來一聲尖叫。

「不好,穿幫啦。」葉凡叫道,正想上去勸勸,現某位同志裸著上身,下邊一短褲衩破成兩片,飛一樣從樓上一竄就到了門外。

「我要殺了你這混蛋。」雪丫也是衣衫不整,手中一把寶劍,從樓上殺將了下來。

「葉哥哥,快攔住她。」雪紅跟費蝶舞都彈身而起想去攔雪丫。

「讓她去,我倒要看看她會不會把老公給殺了。這事,是我主使的。要不你先把我給殺了。」葉凡冷冷哼著,後一擺就把費蝶舞跟雪紅給扯到了一邊。

雪丫明顯的一愣,不過,馬上又追殺了出去。

「這樣子會不會出人命,看你出的餿主意。雪丫可是很固執的人,到時這場可就沒法子收了。」費蝶舞怨怨道。

「沒事,死不了。」葉凡一臉淡定的擺了擺手,說道,「不過,車天這次皮肉之苦是免不了的。」

「雪姐姐氣起來真會殺了車天的。」雪紅有些擔心。

「我說沒事就沒事,現在車天功力比雪丫還高,想死都難。」葉凡哼聲道。

就在這時候。

啪啪……

一團黑影從門外像是被扔進來似的,馬上砸在了地下,還翻滾了好幾下一腳撞在壁上才停了下來。

「怎麼回事車天?」葉凡一臉訝然,趕緊去扶車天,現這貨臉腫得像豬頭。而大腿好像也受傷了。

「你怎麼不還手,怎麼能任由雪丫如此。這個時候你就要表現出男子漢氣概,以強力壓服雪丫。女人愛英雄,英雄愛美女。你丫的也還真是,活得這樣子。太窩囊了不是?」葉凡一邊數落著,一邊施展開內氣給車天檢查了起來。

「快跑,不然晚啦。」車天掙扎著叫道。

「跑啥,干都幹了。男子漢要勇於承擔責任。這責任你車天不承擔難道還要我給頂缸不成?」葉凡哼道。

「頂不了啦,快跑啊葉老大。」車天急了,大叫道。

「想跑,下地獄都沒有門了。」此刻,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從大門外緩慢進來一純純的少女不是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