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零三十七章優待政策

第三千零三十七章優待政策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幾人又商量了一些設陷的細節,爾後休息。

車一刀下午五點到的。

稍微休息了一陣子後葉凡『逼』出蝙蝠又鑽了進去。

一去就攻擊那隻從盅,從盅突然間被蝙蝠化成的刀片給斬斷了幾根紫『毛』,從盅憤怒了。

那紫『毛』如蛇一樣全面往蝙蝠身上纏來,不過,蝙蝠有了魚龍十八變閃得很快。官術3037

在大腦部位跟從盅作起『迷』藏來。當然,蝙蝠全面散開了內息,把事態掌控在可控的範圍之內,免得朱水冒受傷。

車一刀戴著夜視眼鏡站在山莊的一顆大樹上,一雙眼睛像鷹潭一般的掃描著周遭的一切。

幸好朱水冒打過麻『葯』,不然的話也得給痛死過去了。

二個多小時過後,叭地一聲,一個傢伙被車一刀扔到了地板上。

葉凡也趕緊退回了蝙蝠,這貨也差點脫力了。這個,既要逗得紫胴盅發怒,暴燥,這邊還要保護住朱水冒的生命,著實難為了葉老大了。

好一陣子,葉凡才緩過神來。

往地下一瞧,發現居然是個三角眼的中年人,一身苗族打扮。頭上還圍扎著一『毛』巾樣東東。

「閣下名叫什麼?家住什麼地方,幹什麼的?」葉凡像個公安人員一般,審問了起來。

「哼!」那傢伙哼了一聲不答。

「不要在我面前裝傻,這紫胴盅是不是你養的?」葉凡冷哼一聲,指了指還在暈睡的朱水冒。

「什麼紫胴盅,閣下電影看多了是不是?這種荒唐事也整得出來?」那人還嘴硬。

「你不講也許,那咱們開始弄死這紫胴盅就是了。」葉凡突然以化音『迷』術,迅猛著,寒森森說道。

「諒你們也不敢,腦部,會折騰死人的。」中年人脫口而出。

哈哈哈……

中年人自知中計,馬上閉嘴。

「不用裝了,不然的話。我們能抓住你。當然有法子折騰你。」葉凡淡淡一笑。

「你敢,現在可是有法律的。我出來時家裡人知道,要是我圖閣力回不去,家裡人會報警的。」圖閣力大叫道。

「哈哈哈……」

張雄跟葉凡都笑了起來。官術3037

「笑什麼,現在可不是古代,有法律。而且,我有個親戚就在省公安廳。」圖閣力有些傲狂道。

「那正好了。看看這是什麼?」張雄拿出一證件遞了過去,圖閣力有些疑『惑』的翻了翻,頓時臉『色』唰地一下就白了。

「你乾的事已經危及到了國家安全,就憑你乾的,我們完全可以在私下裡處理掉你。

因為,朱水冒同志就是我們一個安全人員。當年是安『插』在雲雄的身邊的。當然,當時還沒有國安部。

而當時是由解放軍偵察部隊安排的。怎麼樣,老實交待吧。如果能讓我們mǎnyi,說你沒事就沒事,不然的話,直接處理掉你,我們有這個權力。

而且,你的事因為觸及到了國家安全。這樣子下來還要危及到你的家人。」張雄一臉的淡然。貌似在講一件無關痛癢的事。

這國安部的從來神秘。像什麼擁有『殺人執照』等等在民間傳得很兇的。

其實根本就不是哪碼子事,不過。老百姓卻是很相信這個。當然,有的時候為了國家安全,特事特辦也正常。

「唉,你們真能放過我?」圖閣力嘆了口氣,知道今天躲不過去了。

因為,張雄的職位太高了。真要滅了自己還真是有手腕的。圖閣力知道,國安是不會『亂』來的。

但是,如果有些高位者像張雄這種人真要滅了你,那也完全能利用一些手段擺平了。估計最後自己會落個屍骨無存的下場。

「那得看你的表現了。」計永遠瞄了這傢伙一眼哼道。

「我叫圖閣力,滇南省省城昆德市人。家裡雖說是玩盅的世家,但是,我們家裡人基本上沒害過人。

平時就做點小生意,生活過得也不錯。不過,當年我的爺爺圖龍被一夥土匪圍攻受了重傷。

眼見就快沒命了,是一個叫錢媚的女子救了他。想不到那女子也會玩盅,只不過沒有我爺爺厲害。

只是懂得一些皮『毛』罷了。最後,女子提出了要學盅,爺爺沒辦法,因為面對的是恩人,所以教給了她。

而且,女子要求我們圖家沖朱水冒下盅,下的還是最厲害的紫胴盅王。

這一晃就是50幾年過去了。爺爺現在雖說還健在,但是,他老了,已經不能控制這紫胴盅王了。

不過,我們家的盅可以通過一定的特殊手段遺傳過來。爺爺把盅傳給了爸,最後爸傳給了我。

不過,我爸先我爺爺而去了。」圖閣力講道。

「還有這種手段,不錯。」『太窮』一聽,頓時來了興趣。要是能把這個發揚光大用在a組,那豈不就賺大發了。

「你不用高興,只有我們圖家血親,比如父傳子女才行。其它的人就是告訴你方法也沒用。因為,這是血遺。」圖閣力並不笨,馬上講道。官術3037

「什麼破玩意兒,只能你們圖家人用。」『太窮』一下子泄氣了。

「它本來就是我們圖家祖上研究出來的,只適合於我們圖家。曾經爺爺有個好友也試著用了用,最後反倒是害死了家裡人。」圖閣力居然略顯得意,講道。

「那這說明錢媚也能使是不是?」葉凡問道。

「她雖說拿到了我們的使盅方法,但爺爺也不可能把家底兒全都給她。所以,她的手法並不是特別高明。這麼講吧,她使用的盅術只相當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