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零四十章縣太爺求見

第三千零四十章縣太爺求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呵呵,你小子占的便宜還不夠多嗎?不過,師傅老了官術。這大限也不曉得什麼時候說來就來。反正這些手藝帶進棺材還不如給你。至少,如果這世上能再現一個蝠王葉凡出來,那也是我的心愿所了。」蝠王講道。

「師傅現在境界到底到了何種層次,我只聽說過先天大能者。後邊是什麼,那一次在綠汗湖時師傅講得匆忙,而且我還在半昏迷之中,沒記清楚。」葉凡問道。

「嗯,真正的先天大能者境界之中跟下邊12段位以下不一樣,不是分為開源、截流、練純這些了。

而是分為,人關,地關,天關,大圓滿。而你的丹田擁有完全液化的『息液』之時就是先天大能者大圓滿之時。

而更高一個層次叫念氣境界,而『念氣』階段又分為,陰盤、陽盤、脫念、控念四個階段。

人分為陰陽,天下萬物都擁有陰陽之說,這宇宙也許也是由陰陽組成的。

比如有日就有月是不是?

先由陰再到陽,而先天上去的層次就跟人的念頭有關係了。這屬於一種精神層面的東西了。

這念頭,說白點就是你的『想法』。到這個層次,可以以自己的『想法』來殺人了官術。

比如,我想你死,內氣會自動就跟著念頭出去了。那種攻擊是無聲無息的。

當然,遇上同層次的高手你還是能感覺到的。

不過,真要進入這種境界,比登天還難。」蝠王講道。

「師傅肯定是進入了。」葉凡一臉的崇拜。

「呵呵。」蝠王含笑了兩聲不答,葉凡不好意思再逼問,只好當了一悶葫蘆。

不過,這貨還是硬著頭皮又問道。「師傅能把飛鈴鐺雪丫丫像耍猴子一樣,聽說雪丫丫就是一先天大圓滿者。師傅如果沒有進八第二個大層次,不可能能做到如此的得心應手是不是?」

「雪丫丫,呵呵,她剛到先天大圓滿。至於說她能不能進入第二個大層次,這個,估計是很難。

不過,她們雪家的童子臉很奇特,這種童子臉不但能讓人青春長駐。

而且有延緩身體各方面機能衰老的功力。當然只能講是延緩而不能講是不會衰老。

只不過容顏變化更為緩慢罷了。大自然的規律,人為也不可能推遲多久的。

像雪丫丫一旦被破功,她在瞬間就將成為一個雞皮鶴顏的老太婆。」蝠王說道。

「我看師傅歲數比雪丫丫還大,也並不老。」葉凡小拍馬屁,其實蝠王保養得還真好。百歲高齡的人看上去跟50歲的男子差不多。而且,蝠王長得很有風格,儼然就是一美男子。

「呵呵,你如果能早日突破先天,也能自然的讓身體各方面機能延緩衰老的。

這是先天大能者的一種特殊能力,而越高的層次延緩的力度越大。為什麼越高的層次能活得越久,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了。

我的祖師傅就活了150歲。快成老妖怪了。不過,最後還是塵歸塵土歸土。

終究還是要到極樂世界報道的嘛。當然,師傅如果能再突破一個小層次,再活上15年應該不難。

當然是在沒有受到重大創作的情況下了。」蝠王顯得很豁達。

「那師傅現在到第二個層次的脫念了。肯定是。」葉凡又瞅著機會問道。

「你的這點小把戲別在我面前玩了,想套我的話,那是不可能的。該給你知道時我會告訴你的。不過,師傅可以放言。所有的先天大能者大圓滿境界的人。都不是師傅對手。」蝠王豪氣一下子衝天了。

「聽說武當的張無道已經突然到第二個大層次了?」葉凡問道。

「他,還沒有。他比雪丫丫境界還要低。」蝠王微微搖頭。

「師傅,像你們這種層次的高手天天都在幹什麼?」葉凡問道,相當的好奇。

「到你達到我們這個境界時,你就知道我們在幹什麼了。而且,我可以先告訴你一點,像能達到我們這個層次的高手,都七老八十了。這個時候,只想著能多活幾年。你們年輕的時候體會不到生命的意義,只有到我們這個年齡階段,才想著能多活上幾年多好。

所以,我們這些人一直在尋覓著讓功力再上一個層次,至少,能多活上幾年吧。

其實,像我們這種層次的人,天天都在為活著而奔忙。如果哪裡有突破功力的天才地寶之類的藥材,我們一聽說馬上就會過去的。

等我的徒孫降生之後,不久師傅又將去南極一行。聽說深達幾十米的冰蓋之下有著遠古時間就形成的珍貴藥材。

這些藥材現在都快變成化石了。但是,只要是藥材,即便是變成化石,對我們來講是很有用的。

人哪,沒有一個人願意去死。包括我也一樣,總想著能多活上幾年。」蝠王吐露了心聲。

「唉……」葉凡嘆了口氣,想不到這種高手了居然每天在為著『活著』而賣命。

人生還真是說不準,練功者畢生的追求就是達到更高的境界。不過,你真的突破先天時才發現自己老得不行了。這個時候,又在為生命而奔波了。

張雄速度很快,第二天晚上,葉凡剛回到總部,張雄也回到了橫空集團。

「事解決了?」葉凡笑著問道。

「這事有著『太窮』跟圖閣龍相助倒是容易,因為,畢竟錢媚的盅術境界並不高,玩玩普通人還行。

但在圖閣龍面前可就不堪一擊了。我們到了醫院,不到一個小時就徹底解除了雲雄身上的盅咒。

在大量的證據跟事實面前,雲雄當然也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