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零四十六章敗類

第三千零四十六章敗類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我怎麼樣了,要不要擺在桌面上去議議。」葉凡追問。

「無恥!」木月兒罵道。

「哈哈哈……」葉老大突然霸氣的笑了,揚了揚手中的《聊齋》,笑道,「難怪啊,咱們的尼姑妹子也思春了。『坐時衣帶縈纖草,行即裙裾掃落梅。更道明朝不當作,相期共斗管弦來。』這不是孟大師的《春情》嗎?」

這些都是木月兒隨手記在書邊空白處的,儼然就是記錄心聲的筆記嘛,難怪她一直飛撲著要搶回去。

「還給我混蛋。」木月兒羞得趕緊又飛撲了過來。官術3046

「你要再次投懷送抱的話,本人可是沒那麼好的鎮定功夫。要是觸發了什麼干出什麼人神共憤的事來可就怪不得咱了。」葉凡臉一豎,哼道。

「那你把書還給我。」木月兒不敢動了,坐在床沿邊咬牙盯著葉老大。

「我可以不翻了,但是,晚上過來是想跟你聊聊一些事的。」葉凡講著把書合上擱在了桌上,這貨變得一臉正經了起來。

「什麼事?」木月兒恢復了平靜,冷冷哼道。

「血緣關係是抹不開的木月兒,你爺爺雲雄以前所作出的決定都是因為他被錢媚『迷』住了雙眼。

這是一個精心設計的陷井,都過去50多年了,上幾輩人的恩怨,你何必如此的執著。

要知道,你爺爺為了你,把家裡一大半的家產都給你了。老爺子人老了,什麼時候去這個沒個准數。

這麼大的太陽你讓他一個年近九旬的老人站在烈日子,如果他因此病倒或死去,你良心上能過得去嗎?」葉凡質問道。

「哼,他不是我爺爺,我也沒這種比狼還狠心的爺爺。當年我『奶』『奶』哭瞎了雙眼,一個瞎子帶著孩子,再加上剛解放。

而我『奶』『奶』又是國民黨將軍的夫人,她這日子是怎麼熬過來的,就是當年的批鬥也能把她給批鬥死。

你吃過這種苦頭嗎?你只想到了他站幾天太陽。可是你想到過當年嗎?

要論心狠。誰的心也沒他狠。」木月兒陰沉著臉。

「不是講過這只是一場誤會,對於一個男人來講,發生這種事誰也受不了。」葉凡講道。

「那只能怪他識人不明,而且,錢媚明顯是一個『騷』狐狸。我『奶』『奶』給他玩膩了,不經看了。

這都是你們這些男人的通病,什麼情啊愛的。全是假的。再漂亮的女人也有玩膩的一天。

到時,你們這些男人還不是像丟破抹布一樣。」木月兒受著家裡的影響,天生對男人有一種排斥心理。

「可不能這樣以偏概全,這天下的男人好的還是絕大多數。比如,本人就不錯嘛。」葉凡厚著臉皮講道。

「就你,還能講不錯。我看你比狼還狼。你簡直可以稱得上是男人中的敗類。」木月兒是毫不留情的要擊著某人。

「放屁。本人真是那種人的話,你現在早成我葉凡的女人了?」葉凡一拍桌子,有些惱了。官術3046

「那是因為本姑娘要自爆而死,你是怕成為殺人犯。武林高手又怎麼樣?難道還能跟國家機器相抗嗎?而且,最主要的就是你還想這頂烏紗帽。男人,哪個不想當官。前呼後擁的氣派著。又有美女投懷送抱的,風光著了。」木月兒還真是理直氣壯。

「你是不是要試試?」葉凡哼道。

「本姑娘不怕,你敢侵犯我的話。本姑娘就讓你得到一具屍體。」木月兒還真是硬朗著。

「算啦。不聊這個無聊的話題了。關於雲雄,你還真是如此狠心。人心都是肉長的。」葉凡說道。

「不是我狠。是他狠。這輩子,休想著我能原諒他。就是他死了跟我又有何干?」木月兒態度太倔了。

「你還真是愚不可及,雲雄現在是你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了。如果他真去了,你會後悔一輩子的?」葉凡說道。

「咯咯咯……」木月兒突然瘋狂的笑了起來,笑得腰枝『亂』顫,良久才停下,冷冷盯著葉凡,哼道,「別以為你打的算盤我不清楚?」

「你這話啥意思?」葉凡問道。

「很簡單嘛,你還不是看雲雄有錢就貼上去了。你們橫空集團不是想開發通天山景區嗎?

人家雲家的公司有大錢。想人家投資是不是?話講得冠冕堂皇的,還不是看著利益了。

人哪,沒幾個是好東西。全是利,利字當頭。像你這種人,為來為去的,還不是為了頭頂這頂帽子。」木月兒憤憤然。

「你也太偏激了,我承認我是有這方面打算。但是,人跟人之間還是有情的。

就是雲雄不投分文,我葉凡照樣子想幫他和解你們之間的糾葛。既然我住進了朱雀山莊,跟你們也算是有些緣紛。

不然的話,我才懶得管你們這閑事。哪曉得你一個姑娘,居然如此的不開化。

你難道一輩子就活在仇恨當中,這不能當飯吃。而且,你們兩方都煎熬著,有必要如此較真嗎?」葉凡有些生氣了。

「那是我的事,跟你沒關係。」木月兒說著打了個呵欠,說,「我要睡了,你走吧。還有,以後不要再來了。這樣子干有失你這橫空大老闆的身份。要是給人曉得了,你堂堂的大幹部深更半夜往一尼姑庵堂鑽的話,你能想到後果的。」

「我不再乎這些。」葉凡哼道。

「那就試試,某天如果項南日報有登出來的話。你這當官人,帽子可就得丟啦?」木月兒譏諷道。

「沒啥,我丟帽子的同時,估計某位尼姑同志也將身敗名裂吧。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