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零五十四章娘子軍的衝擊

第三千零五十四章娘子軍的衝擊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轉爾一把就要脫褲子,那速度很快,葉老大還沒從震驚中醒轉,木月兒就剩下一條短褲了。

一把捋去。

「怎麼,不敢待著啦。我木月兒這相貌應該不差吧,我木月兒這身子也絕不差吧。姓葉的,怎麼,膽小是不是?誰是愵夫,誰是愵夫……」木月兒的尖叫聲在自已的小院子久久回『盪』。

不過,葉老大此刻卻是滿臉汗珠子在通天山的樹林子里穿梭著。官術3054

這貨昨天晚上從鼓邪身上奪來的30年內息發作,鼓邪作為先天高手,其內息是何等的純厚。

所以,這貨在樹林子里瘋狂的拳打腳踢了起來。

他好像是瘋了,打得石頭草葉漫天飛舞著。

瞬間,葉老大頭腦中明晰的出現了一條線。這貨追著那條線在樹林子里轉動著,如游魚一般。

不久,那成片的雜草好像浪花一般的一排一排的往前跳著,追逐著。

別看只是雜草,可是這些雜草碰上山石居然能粉碎石頭,端的是厲害無比。

足足二個小時,葉老大停了下來。

嗎滴,想不到給木月兒一急居然慣通了魚龍十八變第三式『魚波跳浪』。

這一招使出來,能把任何東西像波浪一般的催動著,排山倒海般的攻擊對手。

剛才那雜草就是葉凡想像中的波浪,著實厲害。

叮咚咚……

突然,遠處居然傳來泉水聲。那水聲非常的清晰,不過,顯得有些憂鬱似的。

哪來的泉水聲,葉凡一鼓,決定去洗把一下。於是追著聲音而去,不久,近了,葉老大獃住了。

哪來的泉水聲,根本就是一個白衣女子正盤腿兒坐在一片雜草頂端在拂琴。

琴跟著風吹動雜草在左右輕輕的晃動著。女子的身子也差不多狀況。這種高絕的輕身提縱術的確令人佩服。

「南雲天眉。」葉凡說道。

「感到意外是不是?」南雲天眉淡淡的哼了一聲。

「確實有些意外。世界這麼大,咱們倆個居然能在深更半夜的碰在了一起。」葉凡淡然講道。

就在這時候,吭地一聲,琴音突然高亢。葉凡發現,從琴身上突然划出一道刀氣樣的琴波來。官術3054

這貨趕緊往上一騰身子,後邊傳來嚓嚓幾聲脆響,葉凡身後的雜草頓時被削斷了一大片。好像割草機割的一樣。

「南雲天眉,你這是什麼意思?」葉凡惱了,想不到這女子說打就打,這下子要是沒閃得快那豈不是要了自家小命。

吭吭吭……

天雲天眉不答,琴音如箭,從琴身上彈出的琴波在空中形成一把把大刀四面向葉凡砍了過來。

「你!」葉凡大怒。雙手一轉,強悍內息發出。空氣頓時被『水功』凝聚成了薄冰塊。

南雲天眉明顯的是神『色』一愣,但並沒有停止攻擊,不過,那琴刀早被薄冰給凍結住在空中跟著薄冰一塊碎了散開雲。

這一招葉老大是剛從便宜師傅蝠王跟鼓邪相鬥中學來的,現學現賣,倒也奏效了。

噹噹噹噹……

南雲天眉的琴聲居然含有鋼鐵相撞的聲音,隨著琴波出來。一排排音浪排山倒海般的往葉老大身上壓了過來。

周遭空氣似乎都快被凝固了。一股巨大的威嚴壓得葉凡都快喘不過氣來。

魚龍十八變第三式『魚波跳浪』隨手而出,面前的雜草成了葉凡的兵器。雜草呈波浪狀一排排的起伏著往南雲天眉而雲。

嚓嚓……

一陣刺耳聲傳來,其帶動著的風勢好像在瞬間現場颳起了十級颱風似的。

葉凡跟天雲天眉面前空地上的雜草居然像是兩軍戰前相接一般僵持在了一起。

咚咚咚……

幾聲戰鼓聲從南雲天眉的琴身上傳來,頓時,跟葉凡僵持著的雜草兵們似乎聽到了催戰的鼓聲,往前一壓,葉凡感覺一股無匹的壓力傳來。

魚波跳浪雖說功法驚人,奈何葉凡的功力跟南雲天眉還是有著相當大的差距的。眼見著雜草全倒戈著反攻了過來。

那層層的草浪就快到葉凡面前了。

不過,距離葉凡僅有半米距離之時居然停了下來。南雲天眉面上掛著一絲不屑的冷笑,好像要特地戲耍葉老大似的。

這貨氣炸了肺,一咬牙,蝙蝠瞬間就到了南雲天眉面前。

就在南雲天眉還在玩味兒似的看著葉凡之時,突然感覺胸脯前一觸,南雲天眉頓時氣得滿臉通紅,叱道:「無恥!」

因為,胸脯前兩座峰頭上的衣服已經被蝙蝠化作的刀給割出了一道口子,『露』出了裡面的花紋樣的胸罩子來。官術3054

「呵呵呵,上面還繡得有兩隻水鴨子,有味道。」葉凡戲耍似的笑了,這貨把人家繡的鴛鴦講成水鴨子,爾後趕緊溜人。

「你逃到天邊本姑娘定要扒光了你掛在橫空集團總部大門上。」南雲天眉在後邊一滑動緊追了過來。

葉凡趕緊施展開魚龍十八變,這第二式『龍潛海空』。這一招猶如魚歸大海,可以把天空或任何地方當大海。這個,典型的『逃跑妙招』。

葉凡身子貌似一隻靈動的游魚滑不溜秋,南雲天眉儘管厲害得多,居然一時抓不到這傢伙。

不過,這逃跑功雖說厲害,但也不是個辦法。

眼看著通天河就在眼前,葉凡心裡一動,往前一竄,扎進了河裡。

這貨還有些感慨,前段時間自己『逼』得木月兒跳河,現在這『好運氣』居然落自個兒頭上了。這還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的,真不好說啊。

南雲天眉站在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