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零五十八章給老子滾回去

第三千零五十八章給老子滾回去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這下子可是惹出大麻煩來了。

「好好,好你個姓宋的。現在當副市長了,家花沒有野花香,你嫌棄我了是不是。

嫌我老了,嫌我長得丑,嫌我……你還有沒良心,當年還不是你死氣白臉的硬要貼上來。

在我家門口蹲點蹲了三天三夜,要不是看你當時餓得都快不行了,我才懶得理你。

你說,你外邊是不是有女人了,咱們今天當面鑼對面鼓的講清楚小說章節。」楊琴可是大怒了,扯著宋星的袖子就開始了。

說起來楊琴講的還真是真話,其實楊琴長相雖說沒有其姐姐鐵菊花那般的丑,但也算不上漂亮。

真要算起來連中等都靠不上,只能是算是下品,當然,不能歸類為醜類之中。

當年宋星也是打聽到了楊家跟張省長的關係,所以,為了前程,才狠下心來追楊琴的。

當然,宋星也不怕家裡這位長相不耐看。

這男人嘛,家裡那位『抵任務』,外邊彩旗照樣子飄就是了。這個,並不影響自己過性福生活的是不是?

「你這不是胡攪蠻纏嘛,你是你你姐姐是你姐姐,你姐姐是滿天星,你又不是。這根本就是兩碼事嘛,不能混為一談。」宋星腦袋可是大了起來。

「哼,姓宋的,現在我總算是看清了你的嘴臉。當年你看見我姐姐時還整天誇我姐姐臉上的東西長得好,有福氣的。

現在又是另外一番說法了。不行不行,我得馬上打電話跟乾爹講講。

我要告訴乾爹,你宋星就是個狼心狗肺的人。」楊琴走過去要掛電話。

「你倒底想幹什麼?」宋星一把抓住了楊琴的手不讓她拔電話。

「姓宋的,放手!」楊琴真像一頭髮怒的母獅子兇巴巴的盯著咱們的宋大市長。

不過,宋星還真有些發怵,這娘們發起怒來也相當的可怕。關鍵還是宋星還得靠著楊家這裙帶關係往上爬,除非是宋星這輩子就原地踏步了。

張省長雖說退休了,但張家幾個孩子都大有出昔,張洪東省長的大兒子張古慶現在貴為政務院副秘書長。雖說在政務院九大副秘書中排名墊底。

不過。因為其父張洪東省長好朋友鄭松錢同志現在已經位居國務委員一職了。

所以,靠著這層關係,再加上張古慶的確沒讓人失望,所以,張古慶專門負責鄭松錢同志工作。

「求你了,要打我來打。」宋星哀求道,他就怕老婆楊琴不知輕重。在乾爹面前撒潑,那豈不是更麻煩。

「哼,你打就你打,我不管其它的,反正姐姐的事你得給辦妥了。不然,老娘要去砸了葉凡的桌子。」楊珍憤怒的叫道。「到時,丟的也是你宋大市長的臉子。」

下午兩點正,橫空集團人事部門貼出了開除鐵菊花的公告。一石激起千重浪。

公告欄旁擠滿了人,絕大部分都是那原本還在堅持著不來上班還在觀望著處理結果的背後都有點關係的幾百號職工們。

「活該,這種人早就該滾蛋了。嗎滴,幾年沒來上班居然還敢砸公司桌子,槍斃了都不過份。」一個年青人看著公告憤憤然罵道。

「沒錯,就該這樣。集團公司以前的領導全是他娘的愵夫。還是葉總果斷。就應該這樣子干。管他娘的有沒後台。我們就是支持他。」另一個中年人也罵道。

「後台算個屁,宋市長又怎麼樣。咱們葉總照樣子『開了』他親戚。這就叫鐵面無私。」小年青勢氣高昂,一臉的幸哉樂禍。

「開得好,要把這些不來上班只懂得討工資的國家蝕蟲們全開了才好。」一個老頭插嘴說道。

「你們全是葉總的狗是不是?」一個沒來上班,跟鐵菊花關係還錯的老婦女生氣了,指著三人罵道。

「你才是狗,一隻連孩子都不會生的母狗。」小年青可不好惹,奔著鐵菊花的好友就去了。

「你們怎麼能罵李姐,混蛋!」鐵菊花一個麻將友衝過來罵道。

「罵的就是你們,你們這些不知恥的母狗又怎麼樣?」中年人也來氣了。

因為他發現現在人越圍越多了,總體來講上班的比不上班的娘子軍們多得多。

「扯爛了他的臭嘴!」李姐生氣了,張牙舞爪的撲向了中年人,一把就抓了過去。

「潑婦打人啦,咱們不能再忍了,把這群不干事弄得公司差點倒閉的母狗們趕出去,我們要求葉總全部開除了他們。」老頭子大叫道。

這老頭子還是相當有威信的,經他一叫,忽啦啦就上來了幾十號人,全是小年青的。

一時之間,場面大亂,人越扯越多,發展到了上千號人在公告欄前拉扯開了。

包毅接到報警,馬上帶人過來了。

不過,包毅這傢伙很鬼,來的晚了些。發現二三百號娘子軍們早被外邊上班的那些職工們扯得是丟盔棄甲,有的差點連胸峰子都露在了外頭。

而有的娘子軍們乾脆連胸罩都給扯成了兩片,像兩片破抹布慘兮兮的掛在腰間。

儼然兩個大號饅頭掛在褲帶上,貌似有紅軍當年掛著乾糧打游擊戰的勢頭。

當然,娘子軍也不是蓋的。好些小年青的臉上都挂彩了,自然被五指山伺候成這樣子的。

「不像話,你們昨天剛鬧事過,想不到今天又在這裡鬧事,真把橫空集團當成練功場地了是不是?給我全帶回局裡好好審審。」包毅板著個臉,把十幾個帶頭的全抓了起來。

不過,包毅正在審理之時被蓋紹中叫了過去。

「你是怎麼搞的?」蓋紹中劈頭蓋臉的就來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