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零五十九章又鬧事

第三千零五十九章又鬧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至於他帶來的幾個工作人員,一個個更慘。

蓋紹中磨蹭了半天不想出來,不過,娘子軍們可沒饒過他的意思,浩浩『盪』『盪』幾百號人衝進了蓋書記辦公室。

結局可想而知,蓋老虎在面對娘子軍們也成了紙老虎,跟葉總同志一樣的下場了。

項南市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鄭一天同志接到蓋紹中電話,帶了幾十號人馬匆匆趕到。

在鄭一天的全力相助下,娘子軍們終於被制服了。官術3059

「蓋書記,聽說包局長帶人撤走是你的指示?」葉凡一臉鐵青,瞪著蓋紹中,說道,「這麼大的事我居然一帶不知道,剛才要不是發現公安局沒人,我還被蒙鼓裡。」「你是來向我問罪是不是?」蓋紹中知道這傢伙沒安好心,根本就是來埋汰自己的,自然也是沒好氣了。

「問罪談不上,我問一下總行。如果真是蓋書記指示的,那也太草率了。

如果有包局長在,今天就不可能會發生這種事。集團公司以前為什麼有武裝保衛部,就是考慮到集團公司需要這些強力手段。

而且,包局長這帶人一撤走,公司一些機密地方,一些關鍵設備沒人保護了,到時出了什麼紕漏。

這個責任,蓋書記你來承擔是不是?」葉凡質問道。

「是我叫他滾的,難道離了他們就不能活下去了嗎?有些大型私人企業人家規模不會比咱們小。

但是,人家可以自設保安部,比警察局還負責任。用起來比正宗的警察們好用得多。

所以嘛,我看我們公司也可以照搬。」蓋紹中硬氣上來了,絕不會向葉凡跟包毅低頭的。

「講得容易,可惜的是咱們是大型國營企業、蓋書記你也不是私企老闆。

更何況,要組建一個訓練有素的保安隊伍談何容易。資金,人才哪裡來。

特別是關鍵部門的看守,我們能隨便的相信人嗎?」。葉凡冷哼了一聲看了蓋紹中一眼,說道。「就拿剛才的事來講吧。蓋書記應該看到了警察局的威懾力。如果是公司保安,這些娘子軍們會害怕嗎?」。

「葉凡同志,你這話什麼意思。難道要我蓋紹中去請包毅回來不成?」蓋紹中講著,看了葉凡一眼,突然話鋒一轉,說道,「這是不可能的。如果都這樣子縱容下屬,領導批評幾句都不行,那這工作還怎麼開展下去。

對某些同志也許能行得通,但是,我想告訴某些同志,在我蓋紹中這裡是絕對行不通的。」

「縱容。什麼叫縱容?蓋書記可是要分清楚了。蓋書記你是集團一把手,黨委書記。

你的話就代表著橫空集團的態度。你代表橫空集團叫人家滾了,人家難道還要死氣白臉的賴在這裡不走不成?

人家是省廳下派來協助我們維持平安的警察,不是任由我們可以胡『亂』打罵的僕人。

凡是沒犯罪的人都有人權,人人平等,不能講我們是領導就可以任意的打罵下屬了,他們是下屬,並不是僕人。」葉凡冷哼道。

「這事不必說了。葉凡同志。我要告訴你。咱們都要轉變思路,這公司保安部門的設置已經要馬上提上檯面上了。

這事。你得趕緊抓緊辦理。這段時間的空白期我會要求項南市公安局的鄭一天局長帶些人來協助我們。官術3059

葉凡同志,作為橫空機電集團總裁,這保安部門本來就是你的直接管理下屬部門。

我要求你在半個月內把公司保安部門組建起來。咱們集團還有許多機密地方要守衛,不能出任何的紕漏。」蓋紹中端出一把手的牌頭來。

「我們有正規的警察局,而且,級別跟規模都不低。幹什麼還要勞心費錢的去組建保安部門。

對不起,這事,我負責不了。而且,我也不同意公司組建新的保安部門。

咱們是大型國企業,省『政府』才是咱們的東家。這麼大的事,是不是要徵得省『政府』的同意,不是說撤掉一個部門就能撤掉的。」葉凡講道。

「葉凡同志,你可以不組建。不過,到時出了什麼問題,你自個兒掂量一下後果。」蓋紹中冷哼道,臉都差點成豬肝『色』了。

「我也想向紹中同志提醒一句,人是你給趕走的。到時出了什麼紕漏,這責任,該由誰負責所有人都看著的。

至於組建保安部門,那是絕不可能。我們沒有經費,也沒這個必要。

我先走了,那邊還有許多事要處理。」葉凡冷哼一聲,轉身大步而去。

就在這時候,鄭一天接了個電話後,一臉憤怒的說道:「蓋書記,我得走了。」

「你有事就先走吧,有他們盯著就是了。」蓋紹中點了點頭。

「不是,這個,我是要帶他們一起走的。」鄭一天看了看屬下們,說道。

「什麼意思鄭一天?」蓋紹中一愣盯著鄭一天。

「我也沒辦法,市裡有人講我是不是閑得沒事幹了。市裡好幾宗大案子都沒破了,現在居然管起橫空集團的閑事來了。還講橫空集團有警察局,輪不到我們市公安局去指手劃腳的。到時,會給人一種撈過界的講法。」鄭一天說道。

「是不是藍存鈞同志講的?」蓋紹中臉開始陰沉了下來。

「這事蓋書記明白就是了,我不好講得。既然領導有意見了,我得馬上帶人走。」鄭一天講著,指揮著市公安局的幹警全面的撤離了。

「滾,都滾!」蓋紹中氣得吼了一句,爾後轉進辦公室摔茶杯去了。

蓋紹中心裡有些凄涼,這人走茶涼還講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