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零六十五章蓋服氣了

第三千零六十五章蓋服氣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沒錯,我也是這樣想的。當然,對於某些同志的有些想法,咱們是不是也得採取一定的想法?」葉凡試探『性』的問了問。

「嗯,對於這種不當想法的同志咱們一定經糾正。不糾正內部一直不和諧,這樣子干不利於公司的長治久安。攘外必先安內是不是?」蓋紹中貌似有聯手葉凡的意思了。

「不錯不錯,蓋書記講得在理。攘外當然必先安內了。所以,對於還在繼續堅持,繼續觀望著不來上班的某些娘子軍們。

我的想法就是要重拳出擊。不然的話,沒有威懾也就失去了效果。官術3065

用咱們經常講的一句名言就是『殺雞嚇猴子」。公司的發展人的因素很重要,咱們要以鐵的紀律來管理公司。葉凡說道。

「我完全同意葉總的看法,重拳出擊是必須的。」蓋紹中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說道,「葉總,我想拜託你一件事。」

「噢,蓋書記請說?」葉凡裝著一愣。

「唉,這下子我也顧不及臉皮不臉皮了。還是包毅同志的事,布省長追得緊,只有一天時間。

你跟包毅同志的關係不錯,這事,能不能麻煩你出面跟他溝通一下。我看

,咱們的想法是有些分岐,但是,這並不是主要矛盾是不是?有些事,講開了什麼事都沒有了。

我希望包毅同志還是以公司大局為重,回來主持偵案工作。不然的話,502資料追不回來,公司損失不可估量。

你我作為公司領導層,絕不願意看到如此現象發生。」蓋紹中搞出這麼多鋪墊,還是硬著頭皮倒出了今天的目的。

「這事光是我出面跟包毅同志溝通顯得心有些不誠是不是?人都是好面子的。

當然,由蓋書記你個人出面這個也有些不妥當。畢竟你是包毅的領導。

蓋書記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出面邀請包毅同志,咱們三個坐一起喝幾杯怎麼樣?」葉凡問道。

「好好。這想法不錯。那你馬上打個電話給包毅同志。咱們就選在這裡另挑個日子三個好好的喝幾杯。」蓋紹中一聽,很高興,催著葉凡。

因為,布華清是受曲省長的委託『逼』過來的,他的意思就是曲省長的意思。

蓋紹中再臭脾氣也不可能拿著腦袋去撞曲省長這尊大神的牆了。而且,金仁遠也打過電話過來明示過了。

蓋紹中省里這條路子斷了,只好厚著臉皮來求葉凡了。因為蓋曉得。自己跟包毅通電話估計會受辱更嚴重,是叫不回包毅來的。

「呵呵呵,蓋書記可能還不知道,包毅同志其實就在橫空鎮。」葉凡笑道。

「他回來啦,什麼時候的事?」蓋紹中真的發愣了一下。

「聽說咱們丟失了502資料,他也心急。說起來。前幾天他也是氣話著走人了。

現在想想,自己脾氣也有些不好。所以,把人馬都帶回來了。我打個電話試試,如果還在破案子的話就改明天。官術3065

如果有閑功夫的話叫他馬上出來,咱們三個喝上幾盅。」葉凡笑道。

「好好,還是包毅同志高風亮節啊。跟他比,我蓋紹中是有些過了,過了。」蓋紹中真高興了。這壓在心頭一塊石頭終於要落地了。

葉凡打了電話。把蓋紹中的意思也轉達了一下。

包毅當然也就驢子下坡了,不久到了小菜館。

「包毅同志。前幾天我是有些心急了。你也知道我這臭脾氣。其實,我蓋紹中這個人沒多少花花腸子。脾氣發過後一想,是有些過了,過了。」蓋紹中親自站起在包廂門迎接,跟包毅的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蓋書記,您批評我吧。我也有些心急了,脾氣也不好。現在我包毅回來了,帶著大家回來了。他們已經展開了調查偵案。兩位領導有什麼指示,請你們當面跟我說。包毅一定照辦。」包毅說道。

蓋紹中的低姿態,也是給足了自己面子。這下子再不識好歹的話也講不過去了。殺人不過頭點地是不是?

「發現什麼蛛絲馬跡沒有?」葉凡巧妙的岔開了話,如果不岔開一直在聊著發脾氣的事也太讓人尷尬了,乾脆轉個話題聊聊。

「是啊,這案子拖不得。包局長,應該有發現點什麼吧?」蓋紹中看了葉凡一眼,臉上閃過一絲感激,馬上接岔道。

「作案的人是個高手,就連我們安裝的探頭都躲過了。我在想,此人肯定是有人請來的高人。

而且,是個慣犯。而且,有著很強的反偵破能力。咱們直到現在,也沒能找到一些強有力的痕迹落下。

這案子,一下子想破,估計難度太大了。」包毅是實話實說。

「唉,泄密啊。」蓋紹中一拳輕敲在桌上,看錶情不像是假的。

這餐點心吃到了11點多。

葉凡打著飽嗝到了朱雀山莊,包毅回到公安局繼續破案子。

本來朱雀山莊已經還給了雲雄。葉凡是想搬出來的,不過,雲雄請求葉凡繼續住在山莊,也好打理。當然,雲雄看出了葉凡喜歡這山莊才是主要原因。

葉凡覺得肚皮有些漲,於是在朱雀山莊外邊的樹林子里去走一圈,準備舒展一下拳腳,發泄一下。

今天晚上因為蓋紹中的服軟,葉老大其實心情很不錯,只不過502資料沒追回來,總是一塊石頭壓在心頭上不暢快著。

「哼!」葉老大正想動拳頭,突然傳來一道有些熟悉的冷哼聲,這貨一愣,施展開鷹眼一探。

才發現大樹上正盤腿坐著一白衣女子,女子的裙子隨風輕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