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零七十二章最老的長老

第三千零七十二章最老的長老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唉,你們啊。鐵心,你都掌門了,居然連你師弟的『頓悟』都不清楚,他是個天才。

幾十年下來了,沒有人能悟到大殿中央那面三清浮雕牆。想不到居然給一個外人弟子悟到了。

這是我們嶗山派的幸還是不幸。」權天嘆了口氣,口吻中居然有些落寞。

「太師叔,是我等愚笨。」鐵心跟殿中弟子全都跪了下來。

「唉,一切隨緣吧。你們不要打攪他,我想看看他能感悟到什麼時候。」權天說道,「還有,馬上招集弟子到殿中來觀摩學習。要注意看他的一舉一動。你們能悟到多少,那也得看你的悟『性』了。」官術3072

「太師叔,難道這浮雕是一項非常高深的武學招式是不是?」牛離麻著膽子問道。

「戳情指。」權天說道。

「戳情指。」大殿中頓時差點燥動了起來,不過,權天要求嚴,大家不敢作聲,此刻,大殿中靜得一枚針掉地下都能聽見。

不久,老老少少的進來了幾十號人,全都圍觀著葉凡在中間耍寶。但是,大家都不敢作聲。

不知什麼時候,大殿左邊牆壁上一塊凸出的圓形石頭上出現了一個人。

此人盤腿坐著,身著的是素『色』袍子,不像是道袍,倒像是古人那種布衣村民裝扮。

只不過,整個面龐都籠罩在一層薄薄的水霧中。

葉凡如果醒轉的話就曉得,此人施展的功法跟蝠王南陵候的手法有些類似。

葉凡玩到興奮之處時整個人就像一團影子,動作輕盈而無一絲凝滯之態。良久,葉凡才停了下來。盤腿閉目足足二個小時才睜開了眼。

「見過太師叔。」見葉凡睜眼,掌門鐵心跟一眾門徒全部再次隆重下跪見禮。

不過,葉凡卻是沒動。看了看那人,鷹眼發『射』了過去,只不過,還是看不清。

葉老大心裡一震,知道今天又遇上師傅級別的高手了。

「來來來。把你剛才學的戳情指使出來?」半壁上那人說著一指就點了下來。一道凌厲的指風如笛音出笛一般尖叫著彈向葉凡。

葉凡一側閃過了,不過,衣角還是被洞穿了一個小洞。這貨臉一紅,把剛才學的戳情之指施展了出來往半壁上那個盤腿的傢伙彈去。

不過,貌似點著了,但是,居然不著調。不管葉凡怎麼樣上下挪騰用勁。這指勁就是在彈到那人身邊一米之外距離之時就自動的滑開了。

似乎那人的身體之外有個無形的氣罩似的,滑不溜秋的。

而時不時那人一指點來,還得把葉凡整個很狼狽。就這樣,倆人你來我往,半個小時過後。

葉凡沒點中那人一指,而反觀葉凡。身上的衣服都快成榆錢衣了。

說是千瘡百孔也可以。官術3072

「戳情指,沒情怎麼能戳情?」那人冷哼了一聲。

就在這時候,後殿突然竄出一道飄飄的身影。一個全身淡綠衣衫的女子出現,叫道:「我們倆合力攻擊。」

而那女子卻是在吹簫,不過,而且,吹的還是『彩雲追月』。女子一邊吹著一邊在大殿四周牆壁上彈動著,圍繞著牆壁施展著輕身提縱之術。

受到音樂感染。葉凡漸入音境之中。

整個人隨著彩雲追月那……

彩雲追月本來採用的是五聲音階寫成。簡單、質樸,線條流暢。優美抒情。

在第一段中,由笛、簫、琵琶、二胡、中胡齊奏,弦管合鳴,悠然自得,從容不迫。秦琴、揚琴、……

第二部分,沒有明顯的對比『色』彩,旋律分明是第一部分抒情的延展,沒有衝突,有的只是和諧、圓融。

樂思正象聽者此時的思緒一樣,自由發展,渾然天成。最富有動感的應該是第三部分,樂器間應答式的對話彷彿是雲月的嬉戲,忽上忽下,忽進忽退,情態『逼』真、意趣盎然。

而葉凡也隨著音調在空中忽上忽下,彈指間寫意瀟洒,看得周遭弟子們不由得拍掌叫好了起來。

此一刻,戳情指得到了渾然天成的發揮。

雖說到最後還是沒能攻破壁上老人的防線,但是,老人卻是慎重了許多。

曲散人終,葉凡搜去,發現那綠衣女子早不見了人影。不由得有些惆悵。

「不錯,你已經掌握了戳情指一成的精華。戳情指中間有個情字,如果不蘊含情份。

這指法淡而無味,彈而無力,泛泛散散無精髓在其中。

只有蘊含了感情因素,才能讓你的戳情之指做到點石石碎斷鏈鏈斷。居有切金斷玉,劈水開月之威力。

甚至,用得大成之時,一指掃去能截斷一座山石。

當然,這個跟你的內息的增長是有關係的。以你現在的身手,那是不可能辦到的。」那人笑道,貌似頗為欣賞葉凡似的。

「多謝前輩指教。」葉凡佩服得很,行了個武士禮。

「師弟,他是我們嶗山派的太師叔。快叫太師叔。」牛離在一旁急著講道。

「不必了,你的師傅並不是費棟可對?」那人擺了擺手,突然問道。

「前輩講對了,我的師傅其實是費棟太師伯的親侄兒。他叫費方成。」葉凡倒出了實情,知道瞞不住了。官術3072

「費方成。」壁上人念叨了一句後搖了搖頭,說道,「費家能出費方成,不錯。他功力很高吧,應該比那個費青山厲害得多是不是?」

「前輩講錯了,我師傅其實功力並不高。而我有此成就,也是後邊運氣好才造成的。」葉凡說道。

「天意如此啊。」壁上人嘆了口氣,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