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零七十五章突破半先天

第三千零七十五章突破半先天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500年了,我也想看到一個能通過三關的人。這也是500年來所有派中長老們的一個共同的心愿。

這代表著500年了,派中並沒有頂極的天才出現,這對派中長老們來講,是一件很丟臉,很殘酷的事。

而且,嶗山派這500年重新設置的三關,將因為撞關者撞過去後而全面就作廢了。

因為,我們現在已經沒有了能恢復這三關設置的材料以及能力小說章節。

我們是有這方面的方法,程序以及地理。但是,耐何現代社會,沒有能實施這種計劃的人跟材料。

能設計的三關的強者,那是高於先天二個大層次的強者。就是我也無能力辦到。

而就是那千年何首也不是我們能得到的。所以,這三關,如果你能撞過去,咱們派中將再無這樣的三關了。」權天感嘆了一聲,估計心裡十分的矛盾著。

「可以降低一些要求嘛,比如,千年首烏用百年的代替。我想,效果還是有些吧。

而且,能讓自己操控著。讓一些心志堅毅的弟子進來磨礪一下,這對於更高層次功力的突破很有好處。

如果弟子實在不會過,你還可以救他出來,豈不是比這個自己無法控制的三關更為好用。」葉凡說道。

「嗯,你這建議不錯,我們可以試試。」權天居然同意了。

「不過,有一點我不明白。如果我撞不過三關,也算是沒人能通過三關的。難道前面兩關就不能恢復了嗎?如果能自動恢復,這材料又從何處來?」葉凡問道。

「撞不過第三關,第三關永遠在。但是,前面兩關就此廢了。」權天講道。

「明白了。」葉凡點了點頭,再次表示感謝。

「這天關到底是何種玩意兒?」葉凡心裡哼了一聲,感覺這第三關估計才是最難撞之關了。

鷹眼四望而去。

發現來到了一個山谷底下,四周圍全是茂密得只能看到一個十幾米寬度的藍地。地下浮葉深達二三米深度。

奇怪的是並沒有一絲的霉氣,本來還擔心有瘴氣什麼的玩意兒。葉老大又裝上了鼻吸式氧氣。

不過。聞了聞後,毒功能感得到應該是無害的,葉老大也就摘下了鼻吸式。

這浮葉倒也不能攔倒葉老大,這貨施展開輕功在浮葉上輕輕的掠過。

前面傳來潺潺的流水聲,葉老大心裡一喜。因為口的的確渴得不行了。

葉老大循著水聲而去,突然,這貨停住了腳步。因為,有悠揚的聲音傳來

水碧碧

高山流水韻依依

一聲聲如泣如訴

如悲啼

嘆的是

人生難得一知己

千古知音最難覓……

居然,有女在唱《知音》一曲。

這貨隨聲而去,發現前面霧氣很大,大得看什麼都模糊不清的地步。

近了。

葉凡呆愣住了。

因為,前面有一水潭。裡面水清凌凌的,一眼就能看到裡面七八米深度。

而此刻,居然有一頭戴花環的少女在水潭裡輕輕的蕩漾著自己那修長而賽雪樣的雙腿。

往少女臉龐一看,葉凡更是呆愣住了,心說這不是在大廳相助自己戳情指的那位吹蕭的少女嗎?

少女頭上戴著自編的花環,而水潭裡漂著一些白色的花朵。不過,此女好像是沒穿衣服,肉色若隱若現。

葉凡一震。就在這時候。感覺天上霧氣越來越深,連天都不見了。

這少女莫非也是一種幻覺。葉凡心裡詫異的想著就想轉道而走。

主要是擔心被她誘惑了栽倒在石榴裙下豈不是很冤。不過,心血突然來潮,葉凡感覺整個身體內充滿了爆炸般的雞情。

這雞情貌似在血管中流動一般澎湃得很,往葉凡全身衝擊而付出。

完蛋了,這霧氣估計有情毒。

葉凡趕緊想去掏鼻吸式,不過,顯然晚了。雙眼就要想看那在水潭中赤裸的少女。

這一看就無法收回眼光了。

少女好像也感覺到了,居然在潭中沖葉凡嫣嫣的一笑,頓時,如千百朵清純的百合同時盛開了似的,葉凡似乎聞到了那股子淡淡的香味兒。

忍不住啦,要死就死吧。葉老大大叫了一聲卟嗵一聲扎進了水裡,開始還本能般的施展開魚龍十八變防止少女攻擊。

後來,心智全給激情給迷亂了。

潭水頓起,兩條人魚在水潭中糾葛在了一起。

進而水面時而水下,如兩條蛟龍在水中遊戲一般。

這次味兒全不一樣,葉凡始終感覺是在清純的百合花中遊戲一般。那激情變成了清純的味兒。

那女子身體似水一般,柔得很。其實,葉凡能感覺到她好像就是一水和成的身體一般。

就在小葉凡快攀向『頂峰』之時,一股冰涼傳導給了小葉凡。而通過小葉凡直接進了葉凡的經絡,在經絡中衝擊著,不久,布滿全身。

此刻,葉凡先前服食的千年首烏貯存的能量釋放出來了。不久,跟著這股詭異的冰涼之氣融合在了一起,往任督二脈周遭而去。

啪啪啪……

葉凡彷彿聽到了微弱的破堤聲,他從沒感覺到過這種暢意。而且,身體內的一些阻滯豁然貫通。

感覺內息在經絡中流通的速度整整快了幾倍不止。

難道我達到半先天境界了?葉凡在心裡想著,漸漸的,迷亂過去了。

也不曉得什麼時候,睡過來了。這貨一掃,頓時臉漲得通紅。因為,自己居然全身赤裸的躺在草叢上,而權天道長居然盤腿坐在一樹丫上看著自己。

老雜毛,難道是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