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零七十七章閑談大事

第三千零七十七章閑談大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你們想怎麼樣?」葉凡才不怵他,淡淡的哼了一聲。

「我們對付不了你,但是,我們自己創造的紅粉天妖我們有權自己毀了她小說章節。而孩子,呵呵,我們還拿他沒辦法嗎?」鐵心冷笑道。

「她現在不屬於你們了,她是屬於我葉凡的。屬於我葉氏的,我醜話先講在前頭,你們一切威脅在我們面都是廢紙一張。

我葉凡慎重的警告你們。如果你們膽敢傷她一絲一毫,嶗山,從此後,這世上再沒有嶗山派。

我葉凡能在30歲之前就突破半先天,你鐵心也要想好了。我的朋友遍天下。

只要我葉凡一聲呼喚,踏平你們嶗山,不是很長遠的事。」葉凡聲音更冷,兩人像是兩隻鬥雞對上了。

「踏平嶗山派,哈哈哈,你也太狂了。你以為嶗山就你見到的那些人嗎?笑話!」鐵心狂笑了起來。

「哼,嶗山再大,能大過a組嗎?老子就是a組最核心的班子成員。

踏平你們嶗山不是信口開河,不信你就試試。即便是不動用a組的力量,就是我葉凡自己,也完全能做到。

言盡於此,你好生想想。」葉凡甩完狠話,不再理這傢伙,轉身走上了小橋。

「你……氣死我了。」鐵心掌門氣得一腳把一個重達幾百斤的石凳子踢得飛到了幾十米開外,砸進水潭裡叭地一聲響,驚飛了幾隻飛鳥。

「掌門,我看,此人太天才了。能培養出如此天才中天才的人。肯定不得了。

我看。只要他不過份,咱們還是和平共處將好。不然,無端的為嶗山樹下這麼一位年輕得可怕的半先天強者。

著實對咱們門派很不利。」這時,牛離出來了,勸道。

「蝠王南陵候,你說可怕不可怕。」鐵心鬱悶的哼了一聲。

「是他!」牛離的身子居然抖瑟了一下,臉色變得更為難看。想了想說,「我看還是算啦。

這事,我們跟費棟師伯好好商量一下。葉凡再怎麼樣狂傲,相信他會尊重費師伯的。

相信費師伯也會跟他好好談談,這是我們嶗山派的規矩,不能亂了。」

「也好。你即刻趕往京城見費師伯一面。把其中的利害關係都呈給他聽聽。

只要葉凡不過份,咱們也就相安無事。不然,就是魚死網破,咱們也得拚一把。

咱們嶗山派是千年大派,不是任人欺負一孬種。」鐵心甩下話後,轉身氣呼呼而去。

「唉,想不到這次的紅粉天妖倒是招來一匹狼。」牛離鬱悶的搖了搖頭也走了。

「你很憂傷?」葉凡站在女子面前,嘆息了一聲。

「是你。怎麼可能?」紅粉天妖『如琴』驚得擱下了簫。獃獃的看著葉凡,突然。她臉紅透了。

「在我葉凡面前,沒有不可能。」葉凡走近了她,伸手輕輕的摸著她那秀髮,一股淡淡的花香味兒傳來。

「唉……」如琴輕輕的依偎進了葉凡懷裡。葉老大伸手一環抱,進到了房間。

「在三樓。」如琴輕輕說道。

這次才是正式的陰陽融合,輕輕的脫去如珍那寬鬆的袍子,露出一對中號的挺拔小山來。

「你洗澡時用的是什麼香水?」葉凡輕輕的嗅著如琴的身子問道。

「我們紅粉天妖從小服食花葉,以花葉為食。所以,身體天然帶有淡淡的輕香,並沒有用任何的香水。葉凡,讓如琴好好的伺候你一回吧。今後,難見面了。」如琴輕輕的脫完了衣衫,露出那如雪玉般的身子來。

如琴的長想只能算是上品,並不上極品。但是,她身上那股子特殊的氣質,特殊的味兒,還是讓葉老大好生的瘋狂開了。

儘管一天前遭到破瓜之疼,現在傷處還沒好。但是,如琴知道機會難得,她使出了渾身的……

倆人都如醉如痴……

春宵總是苦短。

「我要走了。」葉凡看了看床上的如琴,相當的不舍。這女子,真是令人食髓知味兒。也許是從小培養跟她們食用的東西不無關係吧。

「我送你……」如琴爬了起來。

「不要送了,這是我給你們倆的。」葉凡掏出一張五千萬的支票,輕輕的擱在如琴的床頭,轉身,大步而去。而且,連個電話都沒留下,因為,葉凡也不想激發跟嶗山派的矛盾。畢竟,嶗山派是費老的師門。

「老公……我這輩子唯一的男人……」如琴沒看床頭的支票,只是雙眼含淚,看著葉凡的背影遠去。如琴明白,嶗山派是不會讓她再親近另外一個男子的。

因為,要保持她腹中孩子的純潔性。即便是以後生產了,但是,一個純潔的母親更為重要。

這個,說起來也是十分的殘酷的。不過,葉凡的霸氣,又讓如琴看到了一絲光明。

她知道,他偶爾還會再回來的。如琴相信,自己那股味兒能讓葉凡永遠的記住自己的。如琴期待著下一次的光臨。

如琴也有些幸運,她至少比上幾代的紅粉天妖幸運得多了。因為,如琴是親眼看著前三代的紅粉天妖孤獨老去的。

如琴是幸運的,因為她遇上了葉凡。

如琴又是不幸的,因為,還是因為她遇上了葉凡。

回到紅葉堡,喬圓圓因為身體練過武的緣故。居然能在紅葉堡草坪上走動了。

她說是躺太久了,一定要出來走走。

而兩個孩子可是寶貝,雪家費家喬家各自挑選出了幾個族人奶媽子來照顧孩子的。簡直可以稱之為一個奶媽團了。

這個倒不必擔心什麼了,因為,葉凡還專門請了一個退休的婦產科專家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