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零七十八章開河同志盯上了

第三千零七十八章開河同志盯上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嗯,那傢伙叫依彼帝德,據說就是『依血鞭』的後人。當年世間十大高手排名第二的飛鈴鐺雪丫丫都突然到先天大圓滿之境了。

那排名第四的依血鞭的功力應該也不會差到哪裡去了。不過,只要不是依血鞭親自出手,我都不怕。

我相信,依血鞭家族也不可能有那麼多的半先天強者。」葉凡顯得很是自信。

「貓有貓道,狗有狗路。咱們能成,為什麼別人就不能成?這世間上天才並不止你葉凡一個。官術3078

而且,你大部分功階的提升都是靠運氣而得來的。葉凡,你千萬可別輕敵啊。

比如,美國海狼的『夜當』,人家還只是一個女子,聽說年歲跟你差不多,人家不是提前比你還半先天了。

還有南雲天眉,歲數最多比你大上二歲左右,人家前年就是半先天了。

所以,凡是有能力的家族,他們的後代中往往都能挑出一到二個傑出天才的重點培養。

有著先天高手相助,家族中出一二個半先天那是很有可能的事。

因為,先天強者有著許多的秘術可以施展,對我們來講絕不可能有後,擱他們手中就容易得多了。」費棟告誡道。

「我明白,而且,我這半先天還是紅粉天妖硬『性』的提上去的。所以,基礎還不穩當,還需要加緊練習才行。要讓境界實實在在的穩定在半先天才行。」葉凡點頭道。

「對了,紅粉天妖到底是個什麼東西?」費棟居然也十分的好奇這個。

「呵呵呵,雖說嶗山派有規定不準外傳。但是,我還是告訴費老你,紅粉天妖只是一個打娘胎里就培養出來的20歲女子罷了。」葉凡笑道。

「女子,怎麼可能?」費棟一下子從輪椅子上半站了起來。有些愣愣的看著葉凡。

「的確是個女子……」葉凡把紅粉天妖的事說了一遍。

「天意啊,還真是天意如此。想不到紅粉天妖只是類似於合歡宗的一個女鼎爐子。

只不過層次高了一些,培養難度加大了許多罷了。估計這種女鼎爐也很難培養。

不然,師門多培養一些紅粉天妖出來,那嶗山派豈不是傑出弟子倍出了。」費棟感嘆道。

「我想也是,他們20年才能出一位。也許是環境跟條件所限制吧。這個,上天給了嶗山派這種好秘法,當然也得給一定的限制。不然,這天下豈不是全被嶗山派佔盡了。」葉凡笑道。

「哈哈哈。講得對。一物降一物,一物生必有一物克制其生。這是上蒼的安排。

其實,各大門派都有自己的秘法相助最傑出的弟子不按常規提升功力的。

不然,都按部就班的提升,那各派的高手全得是些老人了。何來天才弟子?」費棟笑道。

「嗯。這個,跟有些派中的開頂灌功之法有些類似嘛。嶗山是用陰陽結合的調理,彼合自然之道,而有些門派是派中高手用輸功之法轉給弟子,這個就有些硬來的意願了。不如嶗山的法子高明。不過,他們更直接一些。」葉凡說道。官術3078

「你們集團現在情況怎麼樣了,葉凡。練功不能停。但是,工作不能落下,二者都要兼顧,這都是為國為民的好事兒。

而且。我知道,你是個有責任心的人。國家人民時刻裝在你的心中。

這也是一個官員應該做的事。不愛國不愛民了當官當來只為自己撈好處,那是不合格的官員。

你絕不能做這種低品位的官員,當然。愛國愛民也要兼顧自身,公私兼顧最好。」費棟轉爾問道。

「不錯。開頭幾個月就打了個翻身仗。只不過還有一些小問題沒處理好。」葉凡說道。

「什麼小問題,說來聽聽,反正也是閑來無事。」費棟笑道,「咱爺倆很難得碰一起聊聊,因為你太忙了,而我又快閑出病來了。」

「就是通天山開發景區的事……」葉凡把木月兒的一些糾葛說了出來。

「木月兒這是在跟你賭氣啊葉凡。」費棟說道。

「跟我賭啥氣,我跟她又沒頂點關係什麼。」葉凡搖頭道,這貨其實心裡有些發虛。

「是么?」費棟一雙眼神有點怪異斜了葉凡一眼。

「呵呵。」葉凡乾笑了兩聲。

「我想,木月兒雖說是跟你在賭氣。但是,確切來講,她還是原諒了爺爺雲雄這個人。

你想,既然雲雄是木月兒在世上唯一的血親了。木月兒當然不願意看到他就這麼早死去。

能多活些日子也能續續爺孫之緣,木月兒不是個重錢的女而,她其實很重情。這種女子很難得的。」費棟說道。

「我也想到了,不過,耐何咱們只是武功高了些,並不能練出什麼九轉金丹來讓人長壽。古代的煉丹術它娘的全是騙人去死的東東。」葉凡說道。

「呵呵,按你所講的雲雄的情況,只是身體太虛弱,精氣不足,再加上一下子大悲之下所倒致的。

現在木月兒認了他,相信雲雄的求生願望會更高一些。如果能找到一些比如幾百年的老山參王那種『葯』材。

再經過合理的配製,一定會再次激活雲雄那老邁的身體。從而讓他能再多活上二三年吧。」費棟笑道。

「幾百年的老山參,哪裡去找。現在這世道,不要講幾百年,就是幾十年的市面上都見不到。偶爾遇上一顆,估計拍出來都是天價了。這就是一個『野』字兒,關鍵是年份,現代人等不及這種了。」葉凡說道。

「你啊你,眼前的寶貝就不懂得利用。」費棟神秘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