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零七十九章你玩女人也是為了

第三千零七十九章你玩女人也是為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那是妖見妖愛,屁的人。」葉凡哼道。

「妖就妖吧,妖也是人嘛。」龔開河說道,「對了,你隊員挑選好沒有?」

「估計組裡隊員也不多了吧?」葉凡正經了起來。

「唉,除了常駐不能離開的,西門東洪同志已經帶走了六個正式隊員,而昌背山又安排去了三個隊員。官術3079

現在組裡還真是捉襟見肘了。你這次過去,組裡最多能提供五名隊員了。

葉凡,這是我們a組可以出去的最後的人馬了。你要慎重,你一定要活著把他們帶回來。

不然的話,咱們a組就危險了。這荒島一行,也不曉得是對還是錯了。」龔開河滿臉的憂鬱。

「荒島肯定得去,為什麼其它國家都派人去了。有損失大家一起損失,我不相信他們就不損失人馬了。

如果咱們不去,好東西給他們弄走了,那豈不是虧得大了。當然,這次著實沒想到。

一個荒島,居然陷進去了我們半個排的隊員,咱們a組差點都要傾巢而出了。」計永遠在一旁講著看了葉凡一眼,突然笑道,「觀葉凡同志這臉『色』,去嶗山應該弄到了紅粉天妖了。」

「那當然,我葉老大什麼人,紅粉天妖,還不是手到擒來。」葉老大又高調了一回。

「那是那是。」想不到龔開河也會小拍小葉馬屁,不過,老龔同志轉爾卻是問道,「葉凡同志,這紅粉天妖到底是什麼?」

「這個,呵呵……」葉凡有點尷尬。

「你啥時變得這麼婆婆嗎嗎的了嘛?」計永遠笑道。

「要保密是不是。不過,葉凡。對國家來講,沒什麼秘密要保的。」龔開河臉『色』變得嚴肅了起來。看來,這老頭估計是動了些什麼鬼心思。

「一個女子。」葉凡說道。

「一個女子?」龔計兩老頭那四隻眼可是差點瞪成了銅鈴。轉爾,兩老傢伙哈哈狂笑了起來。

「有啥奇怪,其實就是一純情的女鼎那種。」葉凡瞪了兩不良老傢伙一眼,哼道。

「葉凡同志,你這艷福還真是不淺啊。」計永遠感嘆道,貌似老計同志有些羨慕樣子。「福個『毛』病。還不是為了國家嘛。」葉凡說道。

「為了國家,你玩女人是為了國家,這又是哪門子道理在?」龔開河譏諷道。

「是啊,玩女人也是為了國家的話那你葉凡同志還真是天下第一人了。繼續玩下去。」計永遠配合笑道。

「怎麼不是,玩女人是為了提功。功提上去了還不是為了組裡效力。為組裡不正是為國家嗎?我這次可是沒辦法,只好玩了。不然的話,就是不愛國了。」葉凡一臉正經。

「哈哈哈……有道理啊。」計永遠爽朗的笑了。官術3079

「提功,對了,講起提功,你既然得到了紅粉天妖。而嶗山派對她又是如此的重視,那你這次肯定有收穫是不是?」龔開河一雙眼灼灼的盯著葉凡。

「那當然!」葉老大輕瞄了兩個有點『飢渴』著想知道結果的同志一眼。

「提了多少?」龔開河聲音貌似都帶著點美聲顫慄。

「呵呵。」葉凡神秘一笑。不答,就得讓兩老傢伙噎一陣子才行。

「葉凡同志,你的功力高低可是關係著荒島行動能否順利成功。跟組裡調配人員有著直接的利害關係。我希望你不要隱瞞著,這樣子對於人員的調配。幾方實力的估算都有些不確定『性』。」龔開河抬出大義來了。

「是啊,快講吧,別折騰我們兩個老傢伙。人老了可是經不起折騰的。」計永遠可是更直白來著。

「呵呵,僅比車一刀同志高上一點點。」玩夠了兩個老傢伙。葉凡也就開口了。

「高一點點!」想不到龔開河跟計永遠兩位同志突然站了起來,一臉震驚的看著葉凡。四隻眼『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來。

「你確定?」龔開河還要確認一下。

「那當然。」葉凡正經的點了點頭。

「呃……這……啊……呃……」龔開河嘴唇顫慄著,半天沒噎出一個屁來,而且,葉凡震驚的發現。龔開河的眼眶居然濕了。

計永遠居然拿起桌上摺紙巾擦巴了一下眼睛。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這蟲子飛進眼睛了。」龔開河還想遮『丑』。

「哭就哭了吧,遮啥老龔。你這是為國家而激動,葉凡同志能突破到半先天,這是國之幸事,也是我們a組最大的榮耀,高興,真高興!」計永遠激動的講著。

「我是有些著相了,是激動得流淚了。咱們a組,終於也有半先天強者了。

再不用受海狼的夜當之氣了。高興,今兒個真高興,老計,來瓶茅台怎麼樣?」龔開河激動的講著,雙腳在屋子轉著圈子,轉爾停下來說道,「還有,給葉凡一箱煙,一箱酒。算是獎勵,獎勵。」

「中中,中中!」計永遠也是高興的點著頭,轉爾卻是苦瓜著臉了,說道,「老龔,這一高興得過頭了。可是庫里沒有存貨了?」

「一點都沒有了?」龔開河皺起了眉頭。

「我騙你幹嘛,不信你叫葉凡同志到庫里去看看。我老計這次絕不是小家之氣,是真沒了。」計永遠差點要翻白眼了。

「沒有了這煙酒也得給,這樣,反正等下子我要去『主席』處彙報這件事,隨口揩點油回來就是了。」龔開河擺了擺手。

「下一步你打算怎麼做,什麼時候出發。至於你們橫空集團那邊我們可以出手安排個『節目』給你放假。」龔開河講道。

「荒島之戰最可怕的